第十八章

推荐阅读: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文明我是光明神开天录修罗丹神吞海

千千小说网 www.qqxs.la,最快更新修真之花世最新章节!

    真灵大陆通用的通讯方式为幻界传讯。

    幻界,这是一个以精神体连接的世界,它有自己的规则,仿佛另一个小世界,可以让现实世界远在天涯两端的人彼此交流。

    进入幻界的方式很简单,只要运转幻灵决,便可进入幻界。

    张老师没有参与众老师的交谈,而是盘膝而坐,运转幻灵决,进入幻界。

    现实世界分三大势力,幻界同样有三大势力,除了三大势力外,还有各种大大小小的势力,比起现实世界,幻界身为虚拟世界,比起现实世界的势力分布更为复杂,每日有无数小势力被毁灭,同样有无数的小势力兴起,每一个势力只要交纳一定的幻界流通币,便可在中央宫殿得到势力附属地,掌管这一片地域,势力人数越多,可购买的面积更大。

    张老师身为景兰学府的教师,很自然的加入了东景府在幻界的势力,他进入势力附属地,通过一层层的通传,终于见到了花沉逸。

    花沉逸是东景府二殿主,张老师并非第一次见到花沉逸,却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他心下惊叹,花沉生得好,可更令人惊艳的是他的气质,如神祗般出尘的气质,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张老师不敢直视花沉逸,心跳有些加速,他低下头,将花临的事说了出来。

    花沉逸的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俊美的容颜中染上一层寒霜。

    张老师又道:“花夫人,花夫人也进入了妖灵山脉……”

    花沉逸垂下眼睫,遮掩住了眸中的情绪,道:“她,进入了妖灵山脉?”

    张老师点头。

    花沉逸宛若自言自语一般,轻声道:“还好。”

    张老师愣了一下,他怀疑,他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

    另一端。

    寒烟与黄欢欢带领着一批小朋友,朝着妖灵山脉进发。

    与其他几个队伍比起来,他们这个队伍是极为幸运的,在其他的队伍遇到好几拨鼠群交战时,他们从开始至现在没有遇到一只妖兽。

    有些小孩们连呼好无聊好无聊,辟谷丹索然无味,蚊虫太厉害,守夜太辛苦……

    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遇到了第一波鼠军。

    他们第一反应是傻眼,然后,张小青小身板扑簌簌地发抖,道:“我们,我们跑吧?我们往回跑吧?”

    不少孩子们下意识地看向了他们的主心骨,寒烟。

    寒烟面无表情,不说话。

    黄欢欢两手叉腰,以稚嫩的童音道:“不跑!我们要赢得这场试炼!”作为墙头草队伍的代表人,黄欢欢一向是没什么志气的,无论是对学习还是修真她都不够认真,而这次这场比赛,她是第一次这么坚定地想要获胜。

    李小硕道:“这么多利齿鼠,我们打不过怎么办……”

    黄欢欢道:“谁说打不过的!?你们想一想,花花在参加试炼时信心满满的欠揍样子!你们在想一想,咱们干掉花花后,站在王座之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花花眼睛瞪得溜圆,胖脸鼓成小包子,小嘴可以挂两斤猪肉的模样,啊哈哈哈哈哈!”一想到这个模样的花临,黄欢欢便兴奋了起来。

    众小孩闻言,包括张小青李小硕,他们双眸顿时一亮,有些小孩更是没忍住,“嘿嘿”笑出了声,道:“战啊战啊。”

    寒烟以清冷的声音,道:“备战。”

    -

    四处变得一片寂静。

    鼠群停住步伐,它们目光忌惮地盯着漂浮在半空中的花环。

    花环旋转,漫天花雨铺天盖地,一片片花瓣将鼠群淹没。

    鼠群发出“吱吱”的惨叫声,打破了寂静,听着极为渗人,片刻后,四处再度安静了下来,一片片的花瓣遮掩了鼠群的尸体。

    花骨朵虚影渐消,水雾消散,花环落下,牢牢地扣在了花临的左手腕上。

    男子怔怔地看着昏倒在怀中血肉模糊的花临,他的手轻抚了一下花临稚嫩的面颊,双唇微微开启,只吐出一个“你”字,便阖上了唇。

    他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个绿色的药瓶,从中倒出两粒丹丸,先喂花临吃了一颗,自己也吃了一颗。储物戒指是他进入真灵界后购买的,丹药是他购买炼丹材料,亲手炼制的,等级不高,药效却很好。

    吃过丹药,男子盘膝坐下,为花临脱掉了被鼠群咬得支离破碎的衣裳,看到那只摄魂鼠趴在花临的胸口,伸出小小的舌头,舔着花临受伤的伤口。

    男子将摄魂鼠拿了起来,摄魂鼠小小的身体颤动了一下,一口咬住了男子的手。

    摄魂鼠刚出生不久,还没有长牙,咬了也没什么感觉。

    男子将摄魂鼠放到一边,为花临将身上的血痕擦了下,拿出药膏,为他上药止血,再从储物空间中取出自己的换穿衣裳,撕成一块布,将花临小小的身板裹了起来。

    那只被男子放到一边的摄魂鼠扭动着小身体,缓慢地移动到花临的手心上团成了一个小团,不动了。

    也不过片刻的时间,周围又聚集了数万只利齿鼠。

    鼠类生育力极强,每二三十天生一窝,一窝几十只,利齿鼠在妖灵山脉数之不尽,个体没什么力量,可是胜在数量多,死了数十万只还能来上百万只,杀之不尽。

    越来越多的利齿鼠聚集,其中还有不少影鼠,它们看着团在花临手心上的摄魂鼠很是暴躁。

    男子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这时,妖灵山脉的方向传来了一阵骚动,群兽惊慌四散。

    男子目光穿过树木,隐约间瞧见了蜂拥而至的鼠军,领头的是一只幻鼠,幻鼠身后跟着数以万只的影鼠,影鼠之后是数量最多的利齿鼠。

    一只幻鼠带领的队伍,哪怕是三四位御灵期的强者面对也要陨落,而此时他的境界已经滑落到了御灵初期,更是深受重创,无力逃亡。

    鼠军在幻鼠的带领下,停在了距离摄魂鼠三米远的地方。

    幻鼠目光阴鸷地看了看花临,“吱吱”叫了两声。

    鼠军一同迈动了步子,做好了一把将一大一小淹没的准备,忽然,团在花临手心上的雪色小鼠“吱”叫了一声,声音很是软蠕。

    那浩浩荡荡的鼠军立即停住了步子,看向了领头的幻鼠。

    幻鼠暴躁地跳了一下,“吱吱吱吱”叫了数声,看着极为烦躁。

    摄魂鼠又“吱”叫了一声。

    男子听它们“吱”叫,听不懂,但是不难想象,摄魂鼠是在制止鼠军向他们发动攻击,但是很显然,摄魂鼠与它们谈不拢。

    幻鼠“吱”叫一声,一声令下,鼠军目露凶光,千万只鼠军齐动。

    男子手握长剑,便要与鼠军对抗,窝在花临手心上的摄魂鼠舔了舔花临的手心,它“吱”叫了一声,随后,蓦然睁开了双瞳。

    那是一双漆黑如墨的双瞳,看起来空洞而深邃,仿佛能够摄人心魄。

    摄魂鼠睁眸,整个鼠军再次安静了,领头的幻鼠愤怒地“吱”叫了数声,双眼略显无奈地看了眼摄魂鼠,转身,带领鼠军一起离开了。

    鼠军对摄魂鼠极为不舍,在离去时频繁回头看过来,又威胁一般地对着男子“吱吱”叫了数声,频繁磨着尖锐的牙齿。

    男子抱着花临在附近开辟了一座简陋的洞府,在洞府四周设立了简易幻阵,便在洞府中疗伤。

    过不了多久,那些早先离开的几只禽类妖兽还会再来,他要在它们来之前调养好身体,伤势每恢复一点,他就多一分活下去的希望。

    男子闭目打坐。

    小半天后,花临从昏迷中醒来。

    在他的记忆中,他被数不清的老鼠啃咬,他忍受不了疼痛,昏了过去。

    身体还在疼,很疼很疼,但是他很开心,他听人说过,死人是不会感到疼的,所以,他还活着。

    花临迷茫地睁开双眼,从石床爬起身,便看到了正在一旁打坐恢复伤势的男子。

    花临没有打扰男子,双目向四处扫了一眼。

    这是一处简陋石洞,洞中放着一颗拳头大小的珠子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将这里照亮。

    石床上,花临看到了自己的小布袋,被利齿鼠咬得破破烂烂,甚至看不出原形了。

    花临小手动了动,他一愣,这才发现他的手心上竟然握着一只小鼠,是摄魂鼠。

    也许是身体疼得厉害,感官下降,又或许是刚起来犯迷糊,他竟没有在醒来的第一时间发现摄魂鼠。

    花临将雪色小鼠放到了一边。

    摄魂鼠鼻子嗅了嗅,扭动小身板靠向花临,两只爪子紧紧地揪住了花临的一角衣裳。

    花临也没在意,小手拿起一旁破破烂烂的小布袋查看。

    小布袋是花临自己买的,价格两块下品晶石,卖家说它的制作材料取自一些珍贵的药草,很结实耐用,他那个时候视晶石如粪土,便也没有跟卖家讨价还价,直接财大气粗地买了下来,自此以后,他便喜欢往里面装喜欢的东西,晶石晶珠灵符……后来,他没有晶石了,里面便一直收着灵符。

    这里有二十几张水灵符,二十几张火灵府,还有两百多张风灵符。如今,这些灵符跟着小布袋一起,绝大多数被咬得坑坑洞洞,看着惨不忍睹。

    花临从中挑挑拣拣,总算挑出了两张完好的水灵符,两张火灵府,还有五张风灵符。

    花临感觉这些灵符弱爆了,一咬就坏了。

    他皱眉,很是心疼,这些灵符可以换多少晶石?

    他吸了吸鼻子,拿起一张被咬了一小口的灵符查看,里面纯粹的火灵气在缓缓泻出,存储的灵气在减弱。

    花临想了想,一股脑地将所有破损的灵符点燃,顿时,洞府中水火风三种灵气变得充裕了起来。

    他盘膝坐下,运转灵诀,将这一股灵气炼化入体。

    另一端,男子感受到洞府中的异样睁开了双眼,入目的便是空气中浓郁的灵气仿佛受到了牵引,前仆后继的扑向花临的小身板。

    蓦地,男子戴在左手食指上的储物戒指颤动,有什么东西从中飞出,融入到了灵气之中,转眼便消失不见。

    男子抿了抿唇,看着修炼中的花临出神,唇角微扬,露出了一抹轻柔的笑容。

    半晌后,洞府中至纯的灵气被花临吸收一空。

    花临停止运转灵诀,查探一下丹田,下一刻,花临苍白漂亮的小脸上染上了一层惊骇。

    那,那,那是什么?

    那,那,那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他的丹田中有着一个个婴儿指甲盖大小的灵气团,分别为水灵气,火灵气,风灵气……

    除此之外,丹田之中还混进来了一颗奇怪的东西。

    那是一颗蛋,鸡蛋大小,颜色火红,上面有着奇怪的纹路,被一团火焰包裹,丹田中的火灵气受到牵引,朝着蛋飘去,紧紧地贴附在了蛋的表层上。

    ……蛋,那是蛋,那是一颗蛋……

    他的丹田里有蛋?难道,他要下蛋吗?但是,不是说只有女人才能下蛋吗?

    花临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下面的两个小蛋蛋,他的蛋蛋没丢,还在着呢,他是真男人,他不是女人,他不能下蛋!

    花临黑白分明的大眼瞪得溜圆,眸中渐渐染上一层雾气,他吸了吸鼻子,忍了忍,没忍住,“哇”地一声嚎啕哭了出来。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他面临绝境时不哭,他被鼠群噬咬时不哭,很疼很疼也不哭,可是……

    花临悲从中来,他现在真的忍不住了。

    男子见花临哭得如此伤心,轻声询问:“怎么了?”

    花临抽噎着道:“我,我怀孕了!”

    男子严肃道:“我想,你没有这个技能。”

    花临委屈道:“我,我有蛋,丹,丹田里有蛋!它,它会生出来,哇哇哇……”

    男子沉默了一下,道:“听说,火灵气至纯,会形成蛋形火灵气,那不是蛋,那是灵气。”他一脸温柔地扯淡。

    花临眨着水汪汪的大眼,说:“那不是蛋,那是火灵气?”

    男子认真脸,点头。

    花临闻言,松了一口大气,止住了哭泣,感觉洞中照明的夜明珠是如此的明媚耀眼,世界是如此的美好,人生是充满了希望,他破涕为傻笑。

    男子见花临这模样,不由轻笑出了声。

    花临像是想到什么,双瞳雪亮地看向男子,道:“叔叔,你说,你找到了小鸟?我怎么没有看到?”

    男子微笑道:“它走了。”

    花临疑惑:“叔叔,你好不容易找到了它,就这样让它走了?”

    男子道:“因为,我留不住它。”

    花临问:“它去了哪里?”

    男子深深地看了花临一眼,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一天后,洞府遭到了数头妖禽的攻击。

    男子带着花临在妖灵山脉逃亡,那几只妖禽纠缠不休。

    让花临略感安心的是,鼠军忽然消失了。

    花临不解,鼠军怎么忽然退走了?

    男子解释,那是因为摄魂鼠护着他。

    花临心想,既然鼠君不再纠缠,他就可以将摄魂鼠还给它们了吧?在花临的心中,摄魂鼠就是麻烦的根源。

    如果不是摄魂鼠,他和他的小伙伴们不会分离。

    花临没有任何犹豫,将摄魂鼠放到了一颗大树底下。

    男子看着花临的一举一动,并没有制止。成年化形后的摄魂鼠高贵冷艳,而幼时的摄魂鼠一旦缠上了人,那股黏糊劲儿,想要甩脱是极难的。

    被遗弃的摄魂鼠“吱吱”叫出声,它扭动着小身板想要靠近花临,只是它太小了,根本追不上花临。

    它晃了晃小脑袋,努力地掀动眼皮,睁开了一双如墨的双眼,映入眼帘的是花临渐行渐远的模糊身影。

    是的,模糊,它刚出生没多久,视力并不好,看不清人影。

    才睁开眼睛,它便感觉眼睛又疼又累,它终是忍受不住,阖上了双眼。

    它扭了扭小身板,发出“吱吱”叫声,声音软蠕蠕地,不久,它的周围聚集了数百只利齿鼠。

    它又发出了两声软蠕的叫声。

    鼠群骚动,但是没有任何动作。

    它不开心,它扭动着小身板,用屁股面对着鼠群,又“吱吱”叫了两声。

    一只在利齿鼠群中长得最为高壮的一只跺了跺爪子,然后上前,将摄魂鼠背在了背上。

    原本这里只聚集了数百只摄魂鼠,短短时间中,利齿鼠越聚越多,它们一路向前,飞快地移动,终于,看到了目标。

    摄魂鼠吸了吸鼻子,小身板在利齿鼠高大的背上扭动了一下。

    男子与花临再次被鼠群包围,他们绷紧了身子。

    利齿鼠群在距离他们三米远的位置停住了步子,其中背着摄魂鼠的利齿鼠上前,一步一步地靠近花临,在他的面前停下了步子。

    摄魂鼠扭动着身板,从利齿鼠鼠背上趴下来,动作艰难地爬到了花临破破烂烂的小鞋上。

    花临:“……”

    摄魂鼠两只爪子抓紧花临裤脚,一路向上爬,爬进了花临的怀里,小身板顺着花临的领口露出小半个脑袋,“吱”叫了一声。

    花临:“……”

    利齿鼠群一步三回头,退走了。

    男子轻声道:“你不妨带着它。

    花临皱眉:“我担心,我要是将它带出这里,鼠军会跟出去。”

    男子道:“不会,它们既然将它送过来了,便是谈妥了。”

    花临:“……”就当养了一只小灵宠。

    这之后的两天,花临与男子遇到了一次最大的危机,遭遇到了二十多头飞禽妖兽的攻击,其中三头雪鸟,七头雷鹰,以及几头驭风鸟……

    其中有三头为御灵初期的妖兽,剩下的都是汇灵期妖兽,绝大多数是汇灵后期,最差的也达到了汇灵中期。

    在这种级别的战斗中,花临根本做不了什么。

    男子伤体还未复原,便带着花临逃亡,如今面对众多妖兽,身子摇摇欲坠。

    花临着急,他将窝在他怀中的摄魂鼠拿出来,想让它召唤鼠军帮助他们。

    摄魂鼠很配合地“吱吱”叫了两声,但是,鼠军没有回应,它们恨不能这一大一小立刻身死,又怎会帮助他们?

    摄魂鼠毕竟太小,目前为止,它还无法控制鼠军。

    花临有些生气,揪着摄魂鼠的尾巴转了两圈。

    摄魂鼠委屈地“吱”叫了一声。

    半空中,一只大红鸟羽翼煽动,炙热的火焰朝着花临笔直地射了过去。

    另一方,男子被数十头禽类妖兽攻击,一半被男子利刃斩杀,还剩下一半步步逼近,男子已到了穷途末路。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水蓝色婀娜身影翩然飞至,她伸出白皙纤长的玉手,指尖灵气凝聚,瞬间形成了两条水龙,一条包裹住了男子,另一条包裹住花临,将他们带到了身边。

    花临双瞳大睁,一把丢掉手中的摄魂鼠,抱住了少妇的大腿,声音软蠕道:“娘!”

    蓝如月摸了摸花临的头,将他抱起放到男子的怀中,说道:“请您帮我照顾他,这些妖兽我来解决。”

    男子点头。

    被丢到一边的摄魂鼠很委屈,它扭动着小身板,爬上男子的鞋子,一路向上,爬到花临的裤脚,继续向上,爬到了花临的怀中。

    蓝如月运转灵诀,周围水火双灵气以极快的速度凝聚,她轻声吐出四个字:“水火双域。”下一刻,以她为中心,这片区域被一股蓝红交加的颜色所笼罩。

    她将是这片界域的王者。

    蓝如月朝着那头攻击花临的大红鸟伸出了左手,五条火龙顺着她的指尖凝聚出,灼热的温度席卷了这片大地。

    五条火龙朝着大红鸟冲去,它们缠绕在一起,紧紧束缚住了大红鸟。

    蓝如月祭出一颗巴掌大的水晶球,水晶球变大,五条火龙缠绕着大红鸟将之拖入了水晶球中。

    水晶球在空中滴溜溜转了两圈,火焰包裹住水晶球,烈焰滔天,凄厉的鸟鸣从中传来。

    从透明的火红色水晶球中,他们可以看到里面的妖禽被焚烧的过程,转眼,它被炼化成了灰烬。。

    她目光冰冷地看向其他十几只大红鸟,这一回,她伸出了右手,五条水龙凝聚在她的指尖,与环绕水晶球的另外五条火龙交织在一起,发出庞大的威压,向另外几头妖禽碾压而去。

    两只达到御灵期境界的雪鸟与雷鹰判断出了蓝如月的大概实力,再加上一旁的男子,它们认为自己的处境很危险,第一时间便选择带着同伴撤离。

    花临看着这一幕惊呆了,小嘴大张,一个没注意,口水便顺着他的嘴角留了下来。

    男子为花临擦掉脸上的口水,道:“你似乎很吃惊?”

    花临嘴巴张太大,下颚有些酸涩,他立刻阖上嘴,回道:“我一直知道爹很厉害,但是,我从来不知道娘,娘……”这么霸气侧漏。

    男子看着蓝如月的战斗方式,说道:“她是水火双重顶尖天赋。”

    花临愣了一下,道:“可是,我听很多人说,娘的血脉天赋很差。”所以他被测出无之血脉后,很多人都说,是蓝如月拖了后腿,才没能为花沉逸生出优秀的孩子。

    男子道:“水火为截然相反的能量,这种天赋很容易便会被相互抵消,进而测试错误。”

    花临似懂非懂。

    不久,蓝如月便结束了这场战斗,向男子点了点头,将花临抱起来,在他的脸蛋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花临双手抱住蓝如月的脖子,大眼睛亮晶晶地,他在蓝如月的脸颊上回亲了一口,道:“娘天纵神武威武不凡神威盖世所向披靡不可阻挡!”这些词句他是特意背的,是预备用在自己身上的,没想到,先用在了蓝如月身上。

    蓝如月微微一笑,被取悦了。

    -

    景兰学府十个试炼队伍,其中包括花临在内的十班在内,九个班级中途退场,试炼失败,剩余的第一班,还在试炼途中。

    在最初几天,只有三个班级中途退场,其他班级坚持了一半的路程,结果遭遇鼠军引发的暴动,导致剩余的几个班级支撑不住,全部中途退场了。在这个时候,第一班的小朋友们则是在寒烟、黄欢欢等几个小孩的带领下,依旧在试炼途中。

    回到驻地的小孩们受到了太大的惊吓,吵嚷着要离开这里,要回家,有些小孩们,如十班的小朋友,他们说不走,他们说要等花临回来了,跟花临一起走。

    很让人意外,十班参加试炼的孩子共三百多人,竟没有一个孩子说要先走。

    明明,他们跟其他班级的孩子一样,同样遭遇到了各种艰险阻难,甚至与鼠军战斗过……

    不,不一样的,他们跟其他班级的孩子们是不一样的,因为其他试炼失败的班级的孩子们都没能扛过鼠军,是由躲在暗处的老师带队突破,这才扛过,即便如此,回来的路上依旧哭哭啼啼,说害怕,说疼。而十班的孩子,他们是靠着自己的力量突破重重阻难,来到了环妖城。

    他们来的时候衣衫破烂,小脸脏污,遍体鳞伤,但是很镇定。

    一位带领四班的老师看到这样的他们,说道:“他们能够这样回来运气实在是好,应该是没有遇到鼠军。”他的学生们刚好在一日前抵挡不住鼠群,回到了环妖城,那些孩子们吓坏了,哭哭啼啼的,精神很是萎靡。相反十班的孩子们,小身板仿佛在泥沼中滚过好几圈一般,可看着很镇定。

    有些不明情况的孩子们看到十班的孩子们有些嫉妒羡慕恨了,他们认为,十班的孩子肯定取巧,没有试炼,而是躲在距离环妖城不远的地方玩儿泥巴了!

    四班老师话落,一头柔软长发被咬得七零八落的蓝纤纤站出来,瞪大一双眼睛,说道:“我们不是运气好,我们是强,强得不会输给鼠军!”

    另一个小男孩站出来,他将袖子掀开,众人为所看到的这一幕倒抽了一口气,小男孩隐藏在衣袖下的手臂被利齿鼠的牙齿咬出了密密麻麻的伤口,已经结了痂,看着却更是渗人,他语气平淡地说:“我们战斗过,短短几日,我们与鼠军遭遇了七次,我们活着来到了环妖城。”就是因为他们身上残留着摄魂鼠的气息,因此,他们是所有队伍中与鼠军接触最多的一个队伍了。

    众人闻言震惊,如果是一般的孩子,遭遇到这种级别的战斗,恐怕早就崩溃了。

    事实上,十班的孩子们确实要承受不住了,可是每当想到带着摄魂鼠离开的花临,他们便能坚持下来。这是花临用自己的命为他们争取来的时间,他们要珍惜。

    孩子们太小,就是因为太小,更是能保持住自己的信念。

    众老师震惊,他们对男孩的话语保持质疑态度,可是看着他们身上惨不忍睹的伤痕,还有他们坚定的目光,他们不得不相信,这些孩子们真的是经历了万难来到了这里。

    两日后,成功完成试炼的一班小朋友们骄傲地回到了环妖城。

    在他们抵达妖灵山脉的入口时,在那里接应的老师说,他们是第一批赶到目的地的,他们很开心,一想到以花临为首的十班小朋友们愤怒地捶胸顿足撅嘴鼓脸哀怨忧愁的小模样,整个人都好了。

    回到环妖城,他们本以为要隔好久才能见到其他班级的小朋友,却没想,在城门口他们便见到了熟悉的小朋友。

    绝大多数是十班的,却也有不少其他八个班级的小朋友。这是在等花临回归的小朋友。

    一班的小朋友们愣住了,他们不是第一个完成试炼的吗,怎么其他班级的小朋友们比他们率先回到了环妖城?难道说,他们放弃了?别的班级放弃比赛他们相信,可是花临,他不可能放弃,他不放弃,整个十班的小朋友就不会放弃,不是不想,而是在花临的小拳头威胁之下不敢。

    黄欢欢左右瞄了一眼,询问:“花花呢?花花在哪里?”

    姚剑承说:“他……”他条理分明地将之前发生地事讲了出来。

    黄欢欢一双眼睛登时红了,她吸了吸鼻子,推了姚剑承一把。

    寒烟瞥了眼姚剑承,没有说话,而是转身,再次朝着妖灵山脉的方向前进,黄欢欢跟上,一班其他的小朋友们对视了一眼,纷纷跟了上去。

    有个小孩问:“你们去哪里?”

    黄欢欢回答:“花花不来,我们就把他找出来。”

    一班的小朋友们没走出多远,就被东景府的老师们拦住了,不允许他们再次走出环妖城。

    小孩们最喜欢阳奉阴违,明的不行来暗的,一个人的智商不行就十个人一百个人聚在一起想对策,这天晚上一部分小孩留在环妖城拖住老师,理由找的好一点的是求老师指导修炼,差一点的是求老师陪伴花前月下你侬我侬赏景作画,还有诸如陪嘘嘘,念童话书,谈谈人生理想,聊聊晶石为何物……等诸多千奇百怪的理由。

    以寒烟为首,一共聚集了六百多的孩子,在夜色下,悄悄地走出了环妖城城门。

    小孩们按照记忆中的路线行走,人多力量大,遇到妖兽也不怕,事实上,他们运气很好,一路勇往直前没有遇到一头妖兽,蓦地,他们停住了步伐,双眸雪亮地看着不远处的一幕。

    他们看到地面上有很多的包裹,目测多达三百,每一个包裹大约二三十斤重,此时此刻,那里有一个小小的身板,正勤劳地将包裹搬运至绝美少妇的面前,少妇随手一挥,便将包裹收入了储物空间之中。

    那些包裹,是十班的小朋友辛勤狩猎抢劫得来的战果。

    那位貌美少妇,是东景府二殿主夫人,蓝如月。

    那个勤劳的搬运小朋友,是他们心心念念的花临。

    他们惊喜交加,他们还没来得及表达自己的喜悦,便看到三头炼灵初期的长尾猴在靠近包裹。

    一群小朋友看到这一幕,立刻整齐划一地:“花花,花花娘,你们不怕不怕,我来保护你们!”

本站推荐:短篇合集赘婿当道女神的超级赘婿一世倾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伏天氏沧元图艳骨诡秘之主天神诀

修真之花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千千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红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夜并收藏修真之花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