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一代宗师[系统] > 第56章 为什么

第56章 为什么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la,最快更新一代宗师[系统]最新章节!

    不可能,当然不可能。

    我们这里暗搓搓的行动呢!

    我连亲儿子都没告诉呢!!单家怎么会知道!!!

    还有,那个擅闯私人花园是怎么回事!他有派人去过吗?

    好吧,是有的,他就是让人绕着花园走走而已。探听一下关于那个花园最近的动静,明明很低调来着,怎么会瞬间变成……

    秦云丰的人好歹也是有点能力的,老板在那里震惊,老板的儿子一头雾水,他还是快速的把目前的情况给说明了一下。

    单家没有派什么普通人来,而是单家家主亲临,表情严肃。家主身后跟着的人表情都带着点愤怒。手里捧着的几个文件夹。

    “现在谁在接待?”再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对方家主亲临,他作为家主也要出现。“哪位长老?”

    “是毅先生和艇先生。”一家都姓曹,说职位又麻烦,亲戚间还能叫个大伯二叔,大堂哥什么的。非血缘关系的,还是这样叫比较快速。

    秦云丰在当上家主之前,在家族其他人员属下嘴里也是一个丰先生。

    不过心腹说完以后就火速的低头。落后两大歩,避开秦云丰怒火。

    曹毅和曹艇,正是那个女儿加入豪门,儿子特别有出息的那两个旁支。秦乱给秦亮下过敏花粉的时候拿出来举例的几个人之二。

    秦云丰对他们的在意程度某种程度上来说甚至超过了秦乱。

    会咬人的狗不叫,秦乱太过于锋芒毕露,虽然给小亮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和阻碍,但是他却奈何不了他。

    只要自己还是家主,哪怕这小兔崽子真的把小亮给挤下来了,自己也有的是办法弄死势单力薄的他。

    “他们……在门口遇上的,我过来的时候,毅先生已经去请长老们了。说是……”

    “如果单家所言非虚,那么这种给家族蒙羞的事情,自然要请长老们来评判一二,不是吗?丰堂叔。”

    一个丰神俊朗的青年身姿挺拔的站在拐角处。嘴角扬起了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配合着窗外射入打在他侧面的光芒。

    整幅画面颇有油画般的厚重的美感。

    不得不说,秦家的基因还挺不错的。

    这个青年没有秦乱那种惨绝人寰的容貌,但是却很符合时下的潮流帅。那种沉稳自信再加点无赖的感觉,整个楼层眼神偷偷朝着他飘男男女女不知道有多少。三十岁男人的魅力被散发得淋漓尽致。

    不过他的出色显然和秦云丰没有半毛钱关系,就算有那也是反面的关系。

    “秦略,你怎么在这里!”他就是秦艇的那个年仅30,自主创业,为秦家开辟了新市场,被誉为新一代的商业奇才的秦略。

    “跟着父亲来和毅叔来的,听说堂弟考试没考好,这不是来安慰一下嘛。现身说法,怎么样,堂叔看到我一定很高兴。”

    “小亮和你可不一样。”没错,秦略的武学天赋不高,甚至可以说是很不高。但是上帝给你关上了门就给你打开了窗。

    在秦云丰刚刚满意的想起秦略的武学问题的时候,就也顺便想起了他日进斗金扶摇直上的公司。

    那可全是个人资产,不是家族产业。

    创业成功后,还十分巧妙的,引领家族涉足这个区域,让自己在家族内的地位日渐攀升。

    当年那个傲气的把剑一扔的孩子,真的做到了当初的看起来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誓言。

    最近这十几年,世家当家人到底需不需要强大的武力这个问题越来越备受争议。所以秦云丰才把秦略列为需要防备的对象之一。

    【真没想到,秦艇这个木讷的没用的老古板,却能有一个这样出色的儿子……】

    哪怕秦云丰也无法否认,秦家的上一代,最出色的是秦云啸,接下来才是他秦云丰。

    但是再下一代,却像是祖宗显灵一样,各种天才扎堆的闪光。

    “高考失利,我当年也是。”秦略脸上是一副感同身受的表情,打断了秦云丰刚刚在内心酝酿的感慨。

    汹汹的怒火瞬间点燃。

    然后秦略却收起了脸上那份十分气人的玩世不恭,进行了幽默秀逗总裁转变成冷漠狂炫总裁的模式切换。

    “堂叔,现在有空和我这个晚辈斗嘴生气,还不如快去会客室接待贵宾,这次的事情可不算小。”

    “现在有事,等会儿我会和你父亲好好聊了,怎么尊敬长辈。”好不容易把气歪得脸掰正,觉得正事重要的秦云丰转身就走,而临走前随便撂下的狠话,瞬间让在场偷听旁观的年轻人下意识的鄙视。

    简直就像是家中长辈或者是学校老师,被孩子说中了自己的错误有口难辩的时候,就搬出辈分压人,用道德绑票来强迫孩子认输。

    就算没遇到过这样的人,现在资讯那么发达,小说看多了也有会看到这样的角色。

    秦云丰刚刚的嘴脸瞬间让大家想起了这样“模板”,一些平时认为秦云丰是不错的老板/家主的人一时间都有点难以置信。

    而秦略几乎在秦云丰转身的同时,也转身离开,拿出手机来拨了个没有记录的号码,正好在踏入电梯的那一刻接通电话。

    “我说秦乱,今天的好戏不会是你安排的吧?你是什么时候和单家搭上的?”

    “我如果能和单家搭上线,秦云丰还会这么舒服吗?”

    “他现在已经不舒服了。”话是这么说,不过秦略却觉得这件事肯定和秦乱拖不了关系。

    不过……才回来一个多月,就几乎兵不血刃的整垮了秦亮。

    所有和秦乱勾搭过的秦家人都对秦乱这个合作者很满意,他已经足够展现他的争夺家主实力和智商了。

    是的,争夺家主。

    表面上大家嘴里说得都是争夺继承人,但是谁都知道,实际上秦乱是以继承人的身份来挑战家主,不然他这个继承人虽然能膈应死秦云丰,但是也坐不久。

    虽然乱了规矩,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且不说秦乱的许诺的好处,如果他能为父报仇成功,本身就说明他比秦云丰更强。

    这个世界,强者为尊。

    但是这些和秦家勾搭的人中间,只有秦略才是和秦乱真正合伙的。也就是说,只有他知道秦乱是打算拆了秦家的。

    “我可是背着父亲和你合作的,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就算你告诉你父亲,他也只会高兴。有了我分给你的那些,你绝对能自己再撑起一个新的秦家,属于你的秦家。”

    “属于我的秦家,真是个诱人的称呼……秦乱,说实话吧,除了我,还有谁?”

    “只有你,整个秦家,只有你有这个胆子和魄力,剩下的人,他们的野心和眼睛永远只盯着那只腐烂的碗,而不肯抬头。”

    “既然只有我,那单家这事……”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忙音,秦略优雅的挂断电话,“小气的小鬼。”

    秦乱是怎么做到的?太简单了。如果秦略知道乱花酒配方就是秦乱的拿出来的话,那他脑海中的谜题就解开了。

    配方是他给的,计划是他安排的,剩下的只要以秦家内部矛盾,分配不均为理由,写匿名信就够了。

    一份乱花酒配方诱惑,再加上守株待兔,还怕抓不住秦云丰的人?剩下的只要相信单家的智商就够了。

    果不其然,单家咄咄逼人的表示,这是他们单家地盘上的宝物,拍了几张角度特好的照片,又在老太爷最爱的泰山石假山附近发现了挖掘的痕迹。

    “秦家完全可以请刑侦公正。”单家家主愤怒的把几张照片摔在秦云丰面前。秦家这边的人脸色全部不好看。

    秦云丰一脉以外的秦家人更带着愤怒。

    看着秦云丰的眼神都带着不善。

    你小子竟然想独吞,竟然想自己干,不想把这么大的利益分我们一点。你好啊,你!

    这么大的人,竟然如此贪婪,这是秦家的,秦家的。

    乱花酒啊!!可恶,我看你还不如秦乱那小子呢。

    单家家主是简单的角色吗?轻松的就看出了秦家这群人之间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暗流”。对于这次能拿到配方,心性再足不过,至于他家有没有配方密码解码书的存在。

    那是他家的事情。

    到时候回家慢慢找。

    现在是必须假装自己有另一半,然后抓住这次机会兵贵神速的把配方从秦家拿过来。

    “这可能是……”

    “误会?”单家家主摆出一副既然是误会我们就公事公办的表情,秦云丰立刻慌了,在看到照片的时候,他现在已经万分确认肯定是有人背叛了他。现在这种情况,谁背叛他已经不重要了。

    指示手下擅闯民宅+偷盗这两个罪名足够他万劫不复。

    秦家背不起去别人家偷配方这个罪名,秦家更不会要这样的家主。

    怎么会被发现!是谁出卖了我!!!

    秦家的长老们这时候也火速的敢来了,听完了整件事情,同时倒吸一口气,然后重重的叹气。

    愣谁有这样的宝藏,都会想着冒险一试。但是他们和其他秦家人想得一样,秦云丰太贪了!

    这样的好处竟然不想着家族,而想独吞。

    不知轻重,不堪重任,一心为私,还谋划失败,拖累秦家。

    一把把眼刀子射向已经不听喘着粗气,眼睛发红,活似立刻会发疯的秦云丰。

    “想好了没?!”单家这边再度催促,所有秦家人终于把射向秦云丰的眼刀子收回来了,现在是对外的时刻,回头再收拾他。

    “单先生,我们的家主现在情绪不稳定。”家主不能说话,大长老来开口。“但是这要求,是不是有点过了。”

    单家这边提出的解决方案是,秦家无条件双手奉上他们这边的秘籍,革除秦云丰家主之位。

    看起来只有两条,但是两条都不好办。

    配方——他们舍不得。

    心里不停的骂着秦云丰贪婪,他们自己何尝不是呢?就算是现在,他们还想着和单家合作,至少只拿钱也好啊。

    乱花酒!哪怕是一成都是大数目!而且配方一半的提供者,怎么都不会只有一成。

    第二条也一样为难,秦家好歹也是世家,虽然各种比不上单家,但是脸面还是要的。

    你说革除就革除,多没面子?而且,秦云丰现在不当家主,秦家就真正群龙无首了。要知道现在秦家还没定下继承人呢。

    临时推选家主又不符合秦家一直以来的家规,这个……

    贪婪,死要面子,墨守成规。

    秦家为难的开始和单家磨蹭。

    “如果秦家想要对簿公堂的话,我是无所谓。”你们磨蹭,别人可不想。对簿公堂,你们一样保不住你们的家主。

    “容我们考虑几天,这……”

    “没得商量,你们闯入的是我父亲的养老的花样,他老人家退休了,你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了是吗?你们不放,我们单家放!”

    单家这边的证据虽然是伪造的,但是愤怒也是真的,因为秦家真的有派人来打探一下,看他们贪婪的模样,找借口进去寻找是迟早的事情。

    这口气不能忍。

    秦家这边显然也想起了那位老人对单家的贡献,顿时脸色更加不好看了,眼看着事情就要这么订了。

    一个十分年轻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打扰了。”

    秦乱就这么出现在门口,如果说秦略那么一站,组成了一副厚重的油画。秦乱就像是晕染开了一副充满意境的水墨。

    就这么站在那里,给大家的脑海中泼墨点朱,勾勒出了一副曼妙的仙境。

    “你来干什么!”秦云丰像是一头发疯的公牛,终于找到了那块逗弄他的红布,要不是周围几大长老联合压制,他就真的冲上去了。

    “来救你啊,二叔。”秦乱嘴角的笑容依旧是那么的标准,看着秦云丰的表情也就像是在看亲二叔,而不是杀父仇人。

    对于那些长辈和长老们的眼神瞪视,秦乱一点都没看得见。悠然的坐在了一个空位上,然后拿过一张纸开始画画。

    一个圈,两个圈,三个圈。

    然后拿过一个杯子倒上一点水,扣在那张画着圈圈的纸张上。

    所有人都不知道秦乱这是什么意思,只有单家的家族,在秦乱画到第二个圈的时候就开始不可思议的看着秦乱。

    “你……”

    你什么?所有人竖起耳朵,但是人家就不说了。

    紧接着就看到单家家主用看自家子侄的目光看着秦乱。

    “好吧,看在……面子上。罢免家主的事情当我没说过。乱花酒的配方必须交出来。”

    “可以。”秦乱完全一副我就是家主的模样答应了。秦家这边半点反对的声音都没有。

    “为什么?”秦云丰看着秦乱,问得就是为什么要帮我。

    “家主,刚刚是为什么?”秦家公司的大门口,单家家主带来的人也在问为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聆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9-23 00:45:15

    jjjjjjjjjjjjj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9-23 00:46:47

    你妹的傲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9-23 10:26:36

    谢谢大家的地雷,╭(╯3╰)╮

    两个为什么,大家不要想太复杂了,事情很简单的。

本站推荐:家有庶夫套路深农家小福女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穿成白月光替身后夜少的二婚新妻大佬宠妻不腻超级女婿暗黑系暖婚神级狂婿王者之路

一代宗师[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千千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忘却的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却的悠并收藏一代宗师[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