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妖怪公寓 > 106 猜猜我是谁?

106 猜猜我是谁?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下水道里面到处是枪声和爆炸声,那些电动兔子起到了作用,时不时还传来一阵咒骂声,那些钉子和胡椒弹起到作用了。

    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在枪声、爆炸声和咒骂声中,还夹杂着婴儿欢快的笑声,那咯咯的笑声很暖人,令人心情愉快,浑身放松。

    “这是什么鬼玩意儿?”一个妖怪东张西望着,他的神情异常凝重。

    能活到现在的妖怪都是“老江湖”了,一旦遇到这种反常的情况,肯定没什么好事。

    魔婴不动了,它不再发出咯咯的轻笑,紧紧地贴在了下水道的顶壁上,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妖怪。

    当然它是没有眼睛的,它能够“看”到的是旺盛的生机和强壮的神魂,这一切都对它太有诱惑力了。

    与此同时,远在几百米外的江宁也感觉到了这种难以抵挡的诱惑力,他同样也感觉到魔婴的意识之中对杀戮的渴望。

    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冲动,类似于本能。

    诡异的是,一边是难以遏制的冲动,一边却又冷静地吓人,魔婴就贴在那个妖怪的头顶上,却始终一动不动。

    人绝对不可能这样,甚至任何拥有生命的东西都不可能这样。

    江宁的脑子里面闪出了一句话“太上忘情,并非无情,不为情动,不为情殇。”

    以前他对这句话始终无法理解,此刻他有点明白了。

    与此同时,他又想起了李大妈当初说过的魔门精髓——放纵本性,唯我自在。

    魔婴的状态应该算是放纵本性吧?

    那东西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欲望和对杀戮的饥渴,却又没有被欲望所左右,理智到了可怕的程度,给他的感觉就像一部机器,极为精密的机器。

    难道这就是“魔”的真谛,居然和道家的“太上忘情”殊途同归。

    他继续专心致志地观察起来,这一次不只是看戏了。

    底下那个妖怪始终保持着警惕,那个妖怪看上去又黑又粗,呆头呆脑,五官长相也很粗气,和牛守义有几分相似,偏偏感知异常敏锐,两只眼睛始终警惕地扫视着四周。

    “你干什么呢?快来帮忙”远处传来了一声吆喝。

    这声吆喝让那个又黑又粗妖怪稍微分了点神。

    刹那间,魔婴扑了上去。

    黑粗妖怪微微一愣,紧接着他抱住脑袋用力捶打起来,脸上满是痛苦的神情。

    他已经感觉到有东西侵入意识之中。

    可惜,除了拼命敲打脑袋,他什么都做不了。

    这就是魔可怕的地方。

    没有发动之前,无影无形,无踪无迹,难以察觉。一旦发动,快如闪电,瞬间得手。让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更恐怖的是,一旦被这东西侵入,就算实力再强,天赋能力再厉害也没用,有劲也使不出来,只有靠精神意志和它硬拼,偏偏这又是魔的强项。

    自古以来,修炼者谈“魔”色变,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东西实在太可怕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黑粗妖怪渐渐不再挣扎了,他的眼神变得散乱无神,身上的肌肉也越来越松弛,开始漫无目的地走动着,就像一具行尸走肉。

    魔婴出来了,它又发出了咯咯的笑声,声音充满了喜悦和兴奋,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好像刚刚喝饱了奶。

    与此同时,远处的江宁也感觉到浑身舒畅,就像从戒毒所出来的大烟鬼美美地抽了一个烟泡,那份舒爽根本就没办法形容了。

    之前因为打入了太多的魔种,以至于昏昏沉沉的那种感觉已经荡然无存,他的精神不但异常饱满,思维也变得极度清晰。

    魔种居然还有这样的好处!

    江宁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烦恼?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更不用说“魔”了,这东西名声之恶劣,它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

    毫无疑问,现在的好处越大,将来的危害也肯定越大。

    问题是他没办法,这不是他能选择的。

    江宁原本以为魔婴会立刻寻找下一个目标。

    让他感到意外的是那东西没有这么做,而是在思索,它在权衡利弊。

    对于魔婴来说,刚才的攻击同样很危险,就相当于以小博大,一旦成功当然是大赚,可万一失败了,结果很可能是万劫不复。

    它本来没那么聪明的,至少之前没有思考过这样的问题,现在吞噬了一个妖怪的神魂,它突然变得聪明了许多。

    它现在知道,这个世界上一切都是平等的,获得机会的同时,也意味着风险的存在。它赢了一次,却不意味着它能一直赢下去。

    但是它又不想收手……它是魔,杀戮是它的本能,神魂和生机是它的食物。

    突然,它又动了起来。

    不过这一次它并没有扑向任何一个妖怪,而是钻出了地面。

    它的目标是那张网,那张笼罩住好几个街区的巨网,那张用鬼魂炼成,形如烟雾,阴气森森,让人不寒而栗的怪网。

    江宁对那张网很是畏惧,唯恐沾上半点,魔婴却毫不在乎,它纵身而入,在怪网里面翻腾起来。

    一进入网中,魔婴的身体就开始以惊人的速度融解开来。或者说得更确切一些,它迅速地和那张怪网融为了一体。

    怪网被搅得翻卷不停,就像是烧开的水,又像是暴风雨前的云团。

    不只是形态在改变,颜色也在变化,变得越来越淡,原本看上去像是橡胶轮胎被点着之后腾起的黑烟,渐渐变成了如同炊烟一般的白色,然后是半透明的淡青色,接着是若有若无,犹如一缕轻烟。

    突然,笼罩在半空中的轻烟猛地一收,化作了拳头大小的一团白烟,紧接着又“咻”的一下钻入了下水道,一下子撞进了那个黑粗妖怪的体内。

    原本魔婴无形无质,当然没问题,但是此刻它和怪网融为一体,组成怪网的那团轻烟却进不去。

    轻烟弥散开来,紧紧地贴在那个妖怪身上,就像裹了一层薄纱布,不仔细看,根本就分辨不出来。

    黑粗妖怪原本已经变成了行尸走肉,漫无目的地晃悠着,突然间他又恢复了神采,转身朝着一个身材瘦小的妖怪跑了过去。

    “你怎么了?”瘦小妖怪奇怪地看着这家伙。

    “没……没什么。”魔婴顶着那具黑粗身躯含糊地回答着,突然他朝着远处看了一眼,大声叫了起来:“那是什么?”

    瘦小妖怪上当了,转头看去。

    原本笼罩在黑粗妖怪身上的薄纱瞬间弥散开来,紧接着又猛地一收,不过这一次附着在了瘦小妖怪的身上。

    和刚才不一样,瘦小妖怪甚至都没能挣扎一下,完全被控制住了。

    魔本来就是穷凶极恶的东西,那张怪网也是,两者融合之后,危险性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魔婴再也没有之前的畏惧。

    它不再是纯粹的精神体,它拥有了新的身躯,而且这幅新的身躯非常强大,聚散无常,分合由心,用不着担心会受到伤害,就算受到伤害,只要没被彻底消灭,它就可以自行修复。

    至于那张怪网,原本虽然厉害,但是没有意识,更没有智慧,只是一件死物,就相当于毒气弹,凶是够凶,但是只要知道对付的方法,倒也用不着害怕。现在就不一样了,这玩意儿进化成了病毒武器,还是生化危机那一类的,足以毁灭世界。

    魔婴异常喜悦,它已经打定主意,用一场杀戮来庆祝自己的新生。

    狩猎的时刻开始了。

    它顶着瘦小妖怪的身体,开始寻觅下一个猎物。

    它的目标是那个被炸得外焦里嫩的妖怪,那家伙皮糙肉厚,生机旺盛,实力在这群妖怪里面数一数二,而且那家伙的脑子不太好使,应该很容易对付。

    “你过来干什么?不是说散开搜索吗?”那个半边身体焦黑的妖怪正使劲地踹着一只电动兔子,似乎把这东西当作了江宁本人。

    他恨透了,先是被耍,然后被炸,现在又被耍,更让他愤怒的是他一路追过来,踩了十几根钉子,还中了两颗胡椒弹,浑身上下全都是胡椒味。

    “我来帮你。”魔婴顶着瘦小妖怪的身体说道。

    “别开玩笑了,我要你帮忙?”那个被炸得外焦里嫩的妖怪不以为然地说道,他得维持自己的面子。

    “看你……”魔婴控制着瘦小妖怪的手,轻轻地摸了摸那焦黑的伤口,一副关切的神情。

    下一瞬间,附着在瘦小妖怪身上的轻烟全都移动到那片焦黑的伤口上,而且不停地往里钻。

    “草,这是什么?”那个外焦里嫩的妖怪实力不凡,精神异常强韧,居然还能支撑住。

    不过他支撑得再久也没用,那颗满是肌肉的大脑里面根本没多少智慧,更不知道怎么驱逐魔头?

    两分钟后,他的双眼渐渐失去了神采。

    瘦小妖怪也倒在了地上,他已经失去了作用,魔婴拥有了更好的附身之处,那张被炸得漆黑一片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他一摇一晃地找下一个目标去了。

    没有人会刻意去防备自己人,特别是在自己这边占据优势的时候,所以那些妖怪一个接着一个倒了下去。

    又因为分散搜索的缘故,剩下的妖怪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完全不知道他们已经从猎手变成了猎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