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渡灵师 > 718 容雪峰之死

718 容雪峰之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容雪峰自然不能说不可以的,再加上人姑娘这个要求合情合理的,平时粉丝也会跟他要合影要签名的。不过鉴于曲文文的身份比较特殊,而曲家夫妇俩又在一旁虎视眈眈,表情不善,容雪峰还是打算先跟自家台长请示一下比较好。

    结果一转头,容雪峰就看到台长拿着一杯酒向某个方向走去,脸上的表情么……咳咳,实在有点不忍直视。容雪峰又下意识地又朝台长所去的方向望过去,结果就见到那里站着两个男人。其中那个个子比较高的……

    容雪峰的心猛地一跳,竟是有些避之不及地收回了视线。他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男人就是胡氏企业的总裁——狐卿。面对狐卿,他总是有一种心虚的感觉,毕竟自己的脸就是照人家的整的。容雪峰赶紧往后面缩了缩,期盼胡卿不会看到他。

    正好旁边的曲文文还在不断缠着容雪峰,让他合影,容雪峰就答应了。

    曲文文兴奋地脸都红了,拉着容雪峰的胳膊,撒娇道,“这里人太多了,雪峰哥哥,我们去阳台那里好不好,那里人少。”

    ——得,这就雪峰哥哥了。

    容雪峰也正有此意,万一被什么别有用心的人拍到他和曲家大小姐举止亲密,肯定会传出大的绯闻来的,到时候又引得台长不高兴,那就不好了。

    于是在曲文文的带领下,容雪峰跟着他一起从旁边的楼梯嘛里上了二楼,然后又到了阳台上。

    今晚的夜色特别美,阳台上的光线不是很明亮,在月光的映衬之下,总有一种朦胧而又暧昧的美感。曲文文觉得这种美景就是为了她的告白而专门准备的。

    容雪峰见这姑娘低着头不动,还有些奇怪,“曲小姐,咱们不合影了么?”

    听到他低沉磁性的声音,曲文文的脸更红了,她捏着手指,鼓足勇气说道,“那个,雪峰哥哥,我很喜欢你,不,是非常非常喜欢你,我想跟你交往,可以么?”

    她羞涩地抬头,一双明媚的大眼睛含着期待,认真地看着容雪峰,等待着他的回答。

    而容雪峰根本不为这番小女儿的情态所动,相反,他的内心还是相当拒绝的——不说台长早已经给了他警告,再说他自身也不愿意跟这种富家大小姐交往,别看她们嘴上说得这么认真深情,其实也不过上玩玩而已——不过他也不可能这么直白地拒绝,脸上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意,直将曲文文迷的不知今夕是何年。“不好意思,曲小姐,我现在还是以事业为重,不想过早地考虑这些私人问题。而且这些问题可能会对我的发展造成障碍。感谢您的垂爱,但是我真的不能答应。”

    曲文文着迷地看着他——不愧是自己的男神啊,就算是拒绝的话语,由他说来都没有一点儿伤人的感觉。不过,她早已经有了准备,既然容雪峰今天来了,那他就没有拒绝的余地。

    曲文文状似伤心地垂下头,低声道,“好吧,我尊重雪峰哥哥你的意见,但是你能给我一个拥抱么?也算安慰安慰我。”

    容雪峰叹了一口气,张开双臂,“曲小姐,真是不好意思……”

    *****

    狐卿快要被烦死了,他早就发现那曲文文对那个小明星不怀好意,见她带那个小明星离开,唯恐她又要害人,就准备和苏幕遮悄悄去看看,结果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地一个陌生女人给缠上了。废话多的不得了。而且,她若只是缠上自己也就罢了,偏偏还要带上苏幕遮,这个简直不能忍。

    狐卿臭着一张脸看着面前的女人,任她喋喋不休,他自己则一言不发。

    其实狐卿也是误会人台长了,那台长对于他的确是一网情深,而看到他身边的苏幕遮,就以为苏幕遮是狐卿的兄弟或者好友什么的,就想从这个陌生男人这里打听多一点有关于狐卿的信息,也想通过迂回战术,在苏幕遮这里先刷点好感,然后再让苏幕遮跟狐卿美言几句。

    不过现在的场面真的很尴尬,狐卿冷着脸装冰块,苏幕遮虽然脸上挂着笑容,但是却像那泥鳅一般滑不溜秋。台长打听了半天,没有打听出任何有用的信息。这让她难免感到有些挫败,正想要再努力几次,就听到面前这个面相俊秀的年轻人说道,“这位女士,您弟弟好像在找您呢。”

    台长下意识地问,“我弟弟,谁?”

    苏幕遮笑笑,“刚才您带进来的那位先生不是您弟弟么?是我想错咯,抱歉。”

    台长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她当然不可能实话跟苏幕遮他们说,她跟容雪峰的关系的,于是赶紧补救,“他就是我弟弟。你没想错。”

    苏幕遮点点头,“您弟弟好像有事找您,您不去看看么?”

    台长的脸有点黑,心中暗骂容雪峰太会坏他的好事了。结果扭头在曲家找了半天,都没有看到容雪峰的身影。苏幕遮适时指指二楼的阳台,道,“他好像上二楼去了,您快去看看吧。”

    台长不疑有他,跟苏幕遮道了谢之后,就强忍着怒气往台阶那边走去。苏幕遮拉拉浑身都向外释放着寒气的狐卿,道,“我们也跟着去看看吧,想来那曲文文现在可能已经得手了。”

    狐卿的脸色这才好看一点,朝着苏幕遮笑笑,“还是你有办法,我都不知道在哪里见过这个女人,她就这般缠着我,真是烦人。”

    苏幕遮笑道,“你可别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位高权重,身价百亿,那些姑娘看到你不一个个争先抢后地扑过来,才是有问题,当然,我家小徒弟除外。”

    “…………”狐卿无语地拽着他往前走,“别废话了。”

    一人一妖才上到二楼,就听到前方传来一声痛呼,还有女人尖利的尖叫声。这声音在音乐的掩饰下并不明显,但苏幕遮跟狐卿都耳力过人。听到这声音齐齐脸色一变,连忙向那声音发出的地方跑去。

    才跑了几步,他们就嗅到了一种浓重的血腥味,绕过那曲折的回廊,他们一眼就看到躺在血泊里的那个女人,正是方才跟他们说话的台长。她的胸口处插着一把尖刀,一动不动,生死不知。而曲文文正缩在墙角里,涩涩发抖,那尖叫声便是她打出来的。而主角之三的容雪峰则蹲在曲文文的面前,满手鲜血的拉着她的手,不知道在跟她说着什么。

    “你去把那小明星打晕,我去看看那个女人的情况。”苏幕遮说完,就跑向了台长所在处。他的灵气可以救人,若是台长还没死的话,他可以救她。

    狐卿身形如鬼魅一般,迅速地移到容雪峰的背后,伸手拎住他的后衣领,将人从地上拎了起来,见这人的眼神已经涣散了,神情很是疯狂,嘴中还在不停地重复说着:“文文我爱你,谁也不能把我们拆开……”

    狐卿皱眉,一手刀砍在他的脖子上,他的力道很重,容雪峰却并没有晕过去。反而还发疯一般地挣开狐卿的手,向他扑了过来,“你也想拆开我和我的文文么?我杀了你!”

    狐卿厌恶地避开他的攻击。然后伸手抓住他的衣领一扔,将人扔在地板上。谁知容雪峰趴在地上,身体抽搐了两下,竟是再也不动了。

    狐卿疑惑地上前,将容雪峰翻了个个儿,然后伸出两指在他的鼻子下一探,“死了?”

    这一边,苏幕遮没有注意到容雪峰的情况。他还在检查那位女士的情况。发现她的伤虽然严重,但是幸好还活着,只是呼吸和心跳都比较微弱了。苏幕遮赶紧在她的伤口处覆上了一层灵气,减缓了血流出的速度,又朝着女人的身体输入了一些灵气,吊住了她的命。

    苏幕遮站起身,掏出手机准备打急救电话,狐卿从后面走过来,拍拍手,道,“报警电话一块打了吧?”

    “?”苏幕遮以眼神询问他的意图。

    “容雪峰死了。”

    曲文文还没有从惊吓之中清醒过来,一听他们居然想要报警,当即也顾不得害怕了,连忙大声喊道,“不能报警,不能报警!”

    她心里清楚得很,容雪峰的死跟她一定有关系。若是警察来了,肯定能很快查出是她做的。到那个时候她就完了,曲家也完了!

    狐卿差一点就把她忽略了,此时闻言,便冷声问道,“既然不让我们报警,那你就老实说,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曲文文内心压力太大,崩溃地捂着脸痛哭出来,脸上精致的妆容被眼泪弄花,狼狈不堪。

    “哭什么哭?再耽误时间我们就直接报警了!”狐卿不耐烦道。

    曲文文怨怼地看了他一眼,一边抽泣着一边把整件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她刚刚趁着和容雪峰的时候,用幻生虫在他的皮肤上刺了一下。准备让容雪峰爱上自己。没想到,后来发生的事情直接超出了她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