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66章 凌煜凯赌气不去找倾倾

第66章 凌煜凯赌气不去找倾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问了也白问,问罗小凡,你还不如打10086.”端木接过凌煜凯的电话,直接打了10086。

    “算了,问了也没意义了。”凌煜凯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话。

    他没想到五年前的事又重演了,不同的是五年前倾倾是被沈浩哲扛走的,而现在,极有可能是自己的自以为是气走了倾倾。

    想到好不容易重逢,凌煜凯发誓,无论如何都要找回倾倾,决不能再让五年前的悲剧重演。

    凌煜凯拔打了沈家的电话,还没问,沈妈妈便问他倾倾是不是已经回来了,凌煜凯只得嗯嗯的说是,怕沈妈妈要让倾倾听电话,敷衍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而这时,端木那边也有结果了。

    “阿凯,下午嫂子确实打过你手机,而且通话时间有一分多钟,看来事情再明显不过了。”端木将手机还给凌煜凯,一副我猜的没错的神情道。

    “知道有什么用,我现在只想知道倾倾此时在哪?”凌煜凯站起身,看样子似是要出去找倾倾。

    “等等,阿凯,你知道嫂子去哪了吗?”端木在后面喊道。

    “我会找到她的。”凌煜凯头也不回道。

    端木一路追了出来,大声道:“如果她回意大利了呢?”

    “我去机场看看。”凌煜凯愣了下,果断道。

    “等等我,我跟你一起。”端木赶紧将门锁上,快速追了出来,这会凌煜凯的车子已经发动了,端木也顾不上自己的车子,拉开车门,跳上了凌煜凯的车子。

    幸好堵车的高峰期过了,八十分钟后,他们终于到了机场,两人分头行动,凌煜凯去看航班,端木则是去服务台查询倾倾是否已经走了。

    从倾倾的时间来看,她是铁定赶不上飞往佛罗伦萨的航班,就算到达其它靠近的城市也是赶不上的。

    那么倾倾会不会还留在这里呢?如果她只是生气,完全没有必要回到意大利。或者住到酒店了?

    凌煜凯看看了时间,这会已经晚上十点了,是在机场继续等,还是回去等呢?

    就在凌煜凯走也不是,留下也不是的时候,端木扬气喘吁吁的跑了出来,“阿凯,不好了,倾倾坐下午最后一班去洛杉矶的航班了。”

    “什么?她去洛杉矶了,真得走了?”凌煜凯脑中轰的一下,像是炸弹在脑中爆炸了一样。

    去洛杉矶了,那她是真的不打算再回来了?她就这么放弃了他们的感情?放弃了他们的婚姻?

    “是啊,这下怎么办?你要不要赶明天的第一班机去洛杉矶?”端木没想到事情这么大条,倾倾竟然连声招呼都没打就离开了。

    “我们回去。”凌煜凯沉着脸,往停车场去。

    “阿凯,你不去追吗?最起码你也要解释一下啊,总不能这么误会,难不成你还要再等一个五年?”端木在后面小跑着,劝说着。

    “不等了,既然这是她的决定,那我尊重她。”凌煜凯赌气道。

    “不是的,我觉得这件事不完全是倾倾的责任,你要负起大责任,当然还有罗小凡,或许我们去问问罗小凡下午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就能知道倾倾离开的原因了、”端木拽着车门,不肯让凌煜凯上车。

    凌煜凯坐在车上,若不是端木拽走了钥匙,这会他们估计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可是坐下来,冷静一想,觉得端木扬说的没错,倾倾去了洛杉矶,如果他不去将倾倾追回来,那下次他们夫妻再见面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而且还有情敌。

    他在心中不禁问,如果沈浩哲知道倾倾去了美国,他会不会第一时间飞过去呢?

    想到沈浩哲的种种过激行为,答案必然是肯定的,他深吸了口气,对端木道:“我去洛杉矶,公司就交给你了。”凌煜凯说着带着点火气,一脚将车门踹开了。

    “阿凯,见到嫂子火气可别这么大,女人都会有点小性子,你多哄哄就好了。”端木跟在后面再次婆妈道。

    “这已经不是使小性子的事了,她这是离家出走!是离家出走。”凌煜凯带着火气吼道:“我到底做了什么?她连个解释都没有,就这样走了,她到底有没有当我是她老公?到底心里有没有我?”

    凌煜凯气得一通乱吼,端木安静的听他吼完,才拍着他的肩道:“阿凯,到洛杉矶有十几个小时,在这途中,你可以想一想,我觉得这次的事真的不能全怪嫂子。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罗小凡对你有意,难道当初你调她离开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端木多的话没说,他相信凌煜凯心里肯定清楚,原本可以很幸福的,可是他却偏偏调回了那个罗小凡,不管他有什么理由,这才是倾倾离开的导火索。

    凌煜凯坐上了飞往洛杉矶的航班,此时,离倾倾离开已经十几个小时,倾倾这会应该已经到了洛杉矶了,不知道她是否转机前往佛罗伦萨了?

    这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凌煜凯很矛盾,他知道原因何在,可罗小凡是仇人的女儿,仇不能不报,而从罗小凡下手,是最好而且最有效的方法。

    难不成还让他到美国去找那个老女人?电光火石间,凌煜凯脑中闪过了一句话,倾倾或许并不是要回意大利,而是来找她亲生母亲。

    凌煜凯为这个可能而心喜,如果是这样,那意义就完全不同了,他还记得几天前,他答应倾倾要陪她来美国找亲生母亲的。

    十几个小时的航程,急坏了凌煜凯,他终于明白不光是女人,只要是人,都会胡思乱想的。

    终于飞机降落了,凌煜凯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手机,立即打电话给倾倾,果然就像他想的一样,倾倾的手机已经开机了。这么说当初关机并不是为了避开他,而是在飞机上。

    倾倾到洛杉矶后住到了酒店,等着沈浩哲的到来。睡了一觉后,正准备出去吃饭,手机想了。

    看着上面的手机号码,她迟疑了会,是阿凯的手机,昨天他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接,现在他还打过来做什么?

    想到昨天罗小凡那趾高气扬的语气,倾倾真不想接电话,可是理智斗不过情感,她还是按了接听键。

    “老婆,你在哪?对不起,我说好了要陪你一起来找妈妈的。”没有外人,凌煜凯发现,道歉的话并不是那么难说出口。

    倾倾忍着不说话,但是忍得好辛苦,在凌煜凯说了一次又一次对不起之后,倾倾终于开口,“我在洛杉矶,我打算去找妈妈。”

    “老婆,我说过会陪你一起的,告诉我,你现在在哪?”听到倾倾的声音,凌煜凯的心终于安静了。

    倾倾的心抽痛着,她想问昨天为什么是罗小凡接电话,可是这些吃醋的话她说不出来,而且她认为凌煜凯应该主动解释一下,因此忍痛道:“不用了,你忙吧,我打算找到妈妈后就回意大利,辞职信我已经寄到公司了。”

    “老婆,你就打算这样辞职?连一句话都没有?”凌煜凯忍着火气道:“就算判死刑,最起码也给个理由吧?我若做错了什么,也请你告诉我,我一定会改正的。”

    “你没有错,是我不习惯两个人的生活,对不起,或许我们……”

    凌煜凯对着电话霸道的命令,“不准你说任何离婚或是错误的话,告诉我,你现在在哪,我已经到了洛杉矶,不管什么原因,我们见面了再说好。”

    倾倾沉默,凌煜凯有一种预感,她要挂电话,因此立即大声道:“沈倾倾,你要是敢挂电话,不管你到那,我都会追着你不放。”

    倾倾提起的手又缩了回去,她不怕凌煜凯找,可是怕他抢孩子。

    见倾倾不回答,凌煜凯急得吼道,“沈倾倾,就算你真要离婚,也得见了面谈,否则你休想我签字。”

    “好吧,我在四季酒店1526号房。”

    凌煜凯这才松了口气,立即让司机前往四季酒店。

    知道凌煜凯要过来,倾倾坐在房间那也不敢去,事实上,她有些担心,她没想到凌煜凯来得这么快,甚至比沈浩哲还要快。

    她担心到时两人又碰上,几小时前,几小时前,沈浩哲打过电话,说是在东京转机,现在只希望不会这么巧,他们不会碰到一起。

    倾倾深吸了口气,本想打个电话回意大利,但是这种感情上的事问占姆斯似乎有些不妥,看来只好等凌煜凯来了再做打算了。

    她承认自己是吃醋了,从来不知道自己的醋意这么大,即使当初举行婚礼的时候,新郎和别的女人跑了,甚至看着他们和别的女人滚床单时,她都能面不改色,可现在,仅仅是秘书接了凌煜凯的电话,她就想犯了心脏病一样,无法呼吸。

    倾倾心乱如麻,可这时,凌煜凯却来了,而且正在敲门,“老婆,是我,开门。”

    呼吸,再呼吸,倾倾拍了拍脸颊,再打开门。

    “进来吧。”

    “就只是这样吗?沈倾倾,你离家出走,不应该给我这个做丈夫的一个解释吗?”沈倾倾将门锁上,对着倾倾故作凶狠道。

    “我有打你电话,而且打了很多次,可是你开始不接,后来却是秘书接的,我以为你不想见到我,所以我识相的离开……”倾倾低首,委屈道。

    “就只是这样?就因为我没接你电话,你就离家出走?连句话都不跟我说。沈倾倾,你到底有没有当我是你丈夫?”凌煜凯吼完,将倾倾抱进怀中,像是要将她揉进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