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56章 五年前是不是一场儿戏

第56章 五年前是不是一场儿戏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浩哲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2806号房的对面和隔壁虽然有客人入住,但斜对面的2817号房却没有人订,因此沈浩哲订下了这间房。

    沈浩哲到房间后就搬了椅子坐在门边,当然了,门并没有完全打开,只是留了一条不歇让人察觉的缝隙,虽然角度不是很好,但只要2806号房门一开,他就能看到。

    而此时,2806号房里,倾倾不自在的坐在沙发上,凌煜凯本想挨着倾倾坐,可是她却故意挨着端木扬,似乎有意要避开凌煜凯。

    “老婆,生气了?”凌煜凯说话的同时向端木使了个眼色,让他离开。

    端木刚挪了下屁股,倾倾就一把拽住他胳膊,明摆着不让他离开。

    “老婆,我很想你,而且很担心你的伤,坐了那么久的车,伤口有没有不舒服?”凌煜凯见被倾倾拽着的端木坐立不安,只得换了一侧,挨着倾倾坐在了沙发扶手上。

    “没有,我并没有生气,只是这么晚了,你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找我?”倾倾深呼吸,仰首看着凌煜凯,很努力的撑出了一个笑脸。

    “那就好,老婆,那我明天是不是应该正式去拜见岳父,岳母。”凌煜凯手扶在倾倾肩上,很轻柔的问。

    倾倾一听,激动的站起,大声道:“不行。”

    “老婆,五年前我就应该见岳父岳母了,俗话说丑女婿总得见老丈人和丈母娘的面,况且我这长相应该还过得去吧,而且我们也得上门当户对吧。”凌煜凯一手摸着自己的脸,一脸自恋的笑道。

    “是--这样的--今天我已经向爸妈介绍了副总,所以你现在还不能见,等以后我慢慢、、、慢慢向我爸妈解释后再见也不迟。”倾倾结结巴巴道,虽然这个理由牵强了点,但却也是事实。

    “是啊,老大,不好意思,今天我先代你见过了沈先生和沈太太,而且他们对我这个女婿似乎很满意。”端木扬接着倾倾的话为她作证。

    凌煜凯听后火气飚升,对着端木以警告的语气道:“端木扬,我只是让你送倾倾回来,并没有让你冒充倾倾男友。”

    “拜托,老大,你可不能公报私仇,我不是故意,我一进沈家,沈妈妈就以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看着我。”端木扬冒死认罪,见凌煜凯凌厉的眼神瞪过来,轻颤了下,急道:“不过没关系,倾倾哥哥知道我是假冒的,如果你真要见岳父岳母,我相信……”

    “闭嘴,端木,你先出去,我和倾倾有些问题要沟通一下。”凌煜凯瞪着端木,见他一点都没有要走的意思,只好自己赶人。

    “不是吧老大,你有异性就不要兄弟了,这是酒店,你总不能让我在门外罚站吧,最多我到里面去。”端木适着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做了个鬼脸道。

    “你再去开个房间,今晚我和倾倾可能要沟通一晚上,你先去睡。”凌煜凯不客气道。

    “啊!老大,这样不太好吧,虽然你们是老夫老妻,但我看倾倾她好像……”

    “闭嘴--”难得倾倾和凌煜凯竟然同时道。

    “好吧,我这人很识相,不打扰你们恩爱,我先去休息。”端木扬嘻嘻哈哈的往门的方向去。

    “端木扬,你不准离开。”倾倾却在他身后大叫。

    端木身体一怔,缓缓的转首看着倾倾,苦着脸道:“小姐,我、、老大不希望我在这?”

    “你不是说带我去西伯利亚吗?”倾倾用只有端木扬能明白的话道。

    “大小姐,我……”端木扬一副要哭的表情,偏偏此时凌煜凯又瞪了过来,“老大,如果我和倾倾晚上不回去,叔叔,阿姨一定会不放心的。”

    听到倾倾暗示性的威胁,端木扬转过身,缓缓的走回来。

    “是啊,阿凯,见我爸妈的事以后再说吧,要不,你明天和副总先回去,我妈希望我多陪陪她,所以请允许我多请一个月假。”倾倾和端木扬一唱一合,想糊弄凌煜凯。

    其实出门的时候,倾倾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如此排斥和凌煜凯独处。只是在听过端木扬的话后,她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

    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去问凌煜凯。会问他当年为什么答应签字,会问他和那个初恋有没有再联系,甚至会问他,对自己有没有一点感觉。有着太多的疑问,也有着太多的担忧甚至还有些害怕,怕孩子的事曝光,怕失去任何一个孩子,甚至是两个。

    “嗯,嗯,还有呢?可以告诉我,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吗?”凌煜凯明显的不悦,昨天他们还好好的,可是只不过十多个小时,倾倾竟然就像换了个人似的,他受不了她这样的时冷时热,让他很不安,甚至有一种即将失去的感觉。

    “阿凯,我今天上会车,下午逛街,真得好累了,要不,我明天试着跟我爸妈解释,到时你再去我家。”倾倾揪着额头,此时,她得头竟隐隐作痛。

    “老大,你别误会,并不是只有我们两,还有沈浩哲。”端木见凌煜凯的眼睛扫了过来,立即解释。

    “倾倾,五年前,你是不是跟着他一起离开的?”凌煜凯听着沈浩哲这三个字,不由想起了五年前,今天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沈浩哲。

    如果当初不是他从酒店强行带走倾倾,他们就不会分开,如果他没有将倾倾带到美国,他和倾倾也不会分开五年。

    他讨厌沈浩哲,讨厌他是倾倾哥哥的这个身份,现在,倾倾一回家,他就跟在倾倾身边,目的很明显。

    凌煜凯后悔了,他压根就不应该准倾倾的假,压根就不应该让倾倾回来。

    “阿凯,你有没有觉得我们那时候很儿戏?”倾倾坐下,似乎在回忆遇见凌煜凯的经过。

    “没有,虽然当时以为自己遇到了神经病,但从你的眼睛里,我看到了真诚,看到了渴望,渴望婚姻,渴望解脱,而且,我当时那个样子,你都坚持要嫁给我,足以说明你不是那种肤浅的以貌取人的女孩,也不是那种一心想嫁高富帅的花痴女,我相信你会是个好妻子,我相信我们会很幸福……”

    凌煜凯的一番话,并没有让倾倾觉得很幸福,相反的,心里更是苦涩。端木说五年前正是他失落的时候,可是此时他却说出这样的话,明摆着就不是真心话。

    “阿凯,谢谢你,这五年来,事实证明,我并不能成为一个好妻子。”倾倾苦涩的笑,她原来以为他们之间有爱情,可现在才知道爱情说来美好,却是那么的难。

    “咳,老大,倾倾,我还是去开个房在这里住一晚。”端木扬明知气氛有些不对,可是他却无能为力,都怪他太多嘴,原本,阿凯和倾倾感情应该不在的,可是之前他的长舌很显然让倾倾心里。

    倾倾没有阻止,事实上这会她心里很乱,有句话说得一点不错,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况且,她渴望爱情,即使当初拉着凌煜凯去登记,但在心底,她还是渴望着有爱情的婚姻,就如凌煜凯刚才所说的,她是真的渴望婚姻。

    端木走后,凌煜凯见倾倾沉默,便挨着她坐下,握着她的手安慰似的问:“倾倾,是不是你爸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

    “我没跟他们说起,而且我爸妈也没再提起,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五年前的事,或者他们认为当初只是一场闹剧吧。”倾倾想抽出手,说这话的时候心里竟有些酸,此时,她矛盾极了,不知道是要继续假装不知道,还是问个清楚。

    “可是你哥哥记得对吗?倾倾,有件事,五年前你和他一起去美国,后来为何又自己一人去了意大利?”凌煜凯看着倾倾,察觉到提起沈浩哲的时候,倾倾异样的神情,尤其是说到五年前。

    “我是学时装设计的,在意大利比较好。”

    “巴黎不是更好吗?倾倾我们是夫妻,有什么事,告诉我,让我替你一起分担好吗?”凌煜凯一手压过倾倾的头,让她靠在自己肩上。

    “其实、、、、我一直在找我妈妈,阿凯,我想辞职。”倾倾艰难道。

    “你有妈妈的下落了?”凌煜凯微愕,有些意外,重逢这么久,这是倾倾第一次提起她妈妈。

    “是的,虽然我一直在排斥,但今天见了家人后,我决定去见她,至少我要知道当年她为什么抛弃我。”倾倾抽出手,往右侧挪了点。

    “老婆,是不是今天你家人说了什么?还是说你哥哥说了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了吗,重新开始?”凌煜凯并没有再强求,松开倾倾他试图找出答案。

    对这段婚姻,他有期待,倾倾前后变化这么大,只说明在这十几个小时里肯定发生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

    “阿凯,对不起,五年前,我一直忘了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不是……我们登记结婚前,你是不是……”倾倾结巴着说不出来,总觉得这个问题有点此地无银的感觉。

    看倾倾如此神情,凌煜凯有些明白,接过倾倾的话道:“你是想问我是不是有女朋友对吗?”

    “我当时真得很幼稚,竟然忘记了问你,其实你这么帅,条件又这么好,按说应该有女朋友的对吧?”倾倾不自在的笑着,手竟不知要往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