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50章 宝贝,我们是夫妻

第50章 宝贝,我们是夫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缩进被中的倾倾脑中还一片混沌,就听到“哐当”玻璃碎裂的声音,原来凌煜凯竟然直接端起阳台上的盆栽将窗玻璃砸碎了。

    “凌煜凯,你--”倾倾怔在床上,惊愕的看着凌煜凯‘淡定的’从窗户里爬进来。

    不待倾倾回过神,凌煜凯上前一把将倾倾搂进怀中,一脸担忧道:“宝贝,你没事真好,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滚开,你、、你竟然砸了窗户,你、、、、”倾倾已经丧失了语言功能,她怎么也没想到凌煜凯不但砸窗,而且还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乖,宝贝不生气,我敲门没人应,打你电话你又不吱声,我以为你伤口感染了,一时心急便破窗而入了。”凌煜凯轻拍着倾倾后背,哄小孩似的道。

    “你,滚--”倾倾发出了惊天的吼声,震得凌煜凯耳膜暂时性的失聪。

    凌煜凯松开倾倾,用手挖了挖耳朵道:“宝贝,不生气,不生气--大清早的生气对身体不好。”

    “凌煜凯,你再不滚我就报警了。”倾倾深呼吸,同时也拿出了枕边的电话。

    “好,好,我先出去,宝贝,你继续睡。”凌煜凯说着当真离开了卧室,他的举动,又一次让倾倾傻眼。

    她有点不敢相信,什么时候凌总变得如此好说话了?他不但离开了,而且还‘体贴的’将房门关上了,太反常了,有点她认识的凌煜凯。

    当倾倾疑惑的起床,打开门看到的就是摆放在客厅中间的行李箱,而凌大少此时正坐在沙发上悠哉的看电视。

    倾倾不想浪费口水,也顾不得淑女的形象,走过去,拿起箱子就要往外扔。

    “宝贝,我来,箱子有些重,你是病人,要多休息。”明知道倾倾是要扔行李,凌煜凯却厚着脸皮道。

    “闭嘴,凌煜凯这是我家,你凭什么自作主张的搬进来。”倾倾气恼,可是也抢不过凌煜凯,一双黑亮的大眼死死的盯着凌煜凯。

    “宝贝,既然你不肯搬到我那,我就委屈点搬到你这。”凌煜凯说着,自顾将行李箱往倾倾卧室拖。

    既然抢不过,倾倾只好挡在卧室门前,她被气疯了,要不然可以早一步将房门关上,现在凌煜凯一脚已经迈进去了,要关已经来不及了。

    “宝贝,我们是夫妻,夫妻本就应该住在一起,我们已经错过了五年,你忍心再错过另一个五年吗?”凌煜凯,一手扣着倾倾的腰,深情款款道。

    “不要这样看着我,我已经想好了,我们去签家吧,五年前只是我一时冲动,是个错误。”倾倾别开头倔强道。

    说这话的时候,心口一阵痛,这五年来,她不曾忘记过凌煜凯,可是一想到凌煜凯的反复,想到自己对他的隐瞒,她莫名的害怕。

    “不,我会证明,我们的婚姻不是错误,倾倾,给我们彼此一点时间。”凌煜凯松开箱子,双手握着倾倾的肩,放低身段道。

    “不要迷惑我,我已经想好了,辞职信都打好了,等我伤好后,我就回意大利。”倾倾想故作冷漠,可是面对柔情的凌煜凯,她就是冷不起来。

    “不准!”凌煜凯一出声,立即意识到自己声音大了,忙放柔声音道:“老婆,辞职可以,但是你不能再去意大利,昨天的事我向你道歉。”

    倾倾不敢置信的看着凌煜凯,她是在做梦吗?这个男人怎么一天一个样啊,昨天那么凶,这今天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凌煜凯,你在梦游吧?”倾倾忍不住伸出手拍了拍凌煜凯的脸颊。

    “老婆,我是认真的,昨天是我不好,我是吃醋,原谅我好吗?”凌煜凯握着倾倾的手,再次诚恳道。

    在感情上,正是当局者迷,旁边者清,昨天端木扬的话提醒了他。既然倾倾回国了,而且这么久都没有再回意大利,说明她和那个占姆斯之间真得不太像情侣。

    至于端木说的分手,应该更不可能,如果他们是情侣,分手的话,不可能还会发信息,打电话,这只能证明,倾倾说的是真的,他们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只能说外国人比中国人热情些罢了。

    这是凌煜凯花了一晚上想明白的原因,这也是他肯放下身段的关键。既然他们不是情侣,那他更不能放弃这么好的老婆。

    “只是吃醋吗?”虽然昨天倾倾就猜到了,但这会听凌煜凯说出来,心里竟多了丝甜意。

    “是啊,一想到这五年你是和别的男人一起度过的,这心里就像火在烧一样,老婆,你能原谅我吗?”凌煜凯一脚将行李箱推开,搂着倾倾来到了客厅。

    “那这五年里,你就没有看到中意的女人吗?”倾倾低首,害羞道。

    “在我心里,任何女人都比不上我老婆,五年前,我去过你家找你,可是你已经不在了,原本想继续找你的,但是家里发生了点事,便搁下了,不过这五年来,我一直坚信,你会回到我身边的。”搂着倾倾在沙发上坐下,关体贴的拿了个垫子垫在倾倾的臀部。

    “五年前,我在酒店里等了你一周,可是却没有你的消息,能告诉我那时发生了什么事吗?”这是五年来,倾倾心中的疙瘩。

    倾倾一直很心软,这会凌煜凯一道歉,便将之前要离婚的事忘记了,反而关心的问起了五年前的事。

    “五年前,你被你哥哥带走后,我去找过你,可是他们不让我进去,甚至报警了,那天晚上,我回到酒店之后,接到家里电话,我爸爸他、、、、、、他住院了,而且时日无多,原本我是想带着你一起回去的,但是那边情况紧急,我便连夜赶了回去,即使如此,也只是见到我爸爸最后一面--”回想五年前发生的一切,凌煜凯眼睛有些湿润。

    “对不起。”倾倾声音哽咽,主动回抱凌煜凯,五年的疙瘩,在这一刻终于解开了,也释然了,她就知道凌煜凯不是无情的人,她就知道他一定是有重要的事。

    “傻瓜,生老病死谁都不能避免,当初留下你真得很抱歉,这五年来,你恨过我吗?”凌煜凯抬起倾倾的脸,歉意的问。倾倾摇首,不过即使如此,她也不希望和凌煜凯住在一起。

    “我从来没有恨过你,正如你说的,这次回来,其实---其实是想找你。”倾倾不好意思的低首。

    “真的吗。”凌煜凯激动的握着倾倾的手,心中的郁闷与疑惑一扫而光,果然倾倾是为他回来的,这就够了,至于为什么五年后的今天才回,他并不想知道了。

    “我没想到你同五年前相比,竟然有这么大差别。”倾倾抽出手,脸微红道。

    凌煜凯打趣道:“那你是喜欢现在这样的老公,还是五年前那个邋遢的老公呢?”

    “有区别吗,还不都是你。”倾倾别扭道。

    “说得也是,老婆,那么现在我可以住进来了吗?”凌煜凯手里更是得意,他的倾倾果然和其他女人不一样,其他女人看中的都是他的外表和金钱,可是倾倾却不一样。

    想到五年前的邂逅,凌煜凯心里满是感激,看着眼前的娇妻,忍不住浮想联翩,没想到倾倾却当头泼下了一盆冷水。

    “不行,你是老板,我是下属,住在一起会招人非议,况且若让人知道你结婚了,会旧身价的。”倾倾半是严肃道。

    “可是你一住这我不放心,你看昨天都受伤了,这万一要是再有个意外,我会心疼死的。”凌煜凯耍赖似的道。

    “总之不行,你是总裁没人敢说你,可是我只是个小设计师,人言可畏,除非你希望我离开这里。”倾倾嘟着嘴撒娇道。

    看着倾倾娇羞的样子,凌煜凯心里一阵酥麻,退一步道:“那--那你必须让我接送你。”

    “好吧,不过你今天得回去上班,我要请一周假,趁着养伤正好回去看看爸妈,这五年来,我都没有回去过。”倾倾点首,辞职信是不交了,但假还是要请的。

    一听倾倾说要回去看父母,凌煜凯心跟着一紧,想到五年前去沈家的‘待遇’,他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再见到他们,可是既然倾倾要去,他自然得赔着,顺便再表明一下身份,“我陪你一起回去。”

    倾倾一听,忙摇首,“不用了,我只是回去看看,况且得给他们一个心理准备呀。”

    “可是你--”一时之间,凌煜凯还真找不到适当的理由。

    “放心了,一周后,我肯定会回公司上班。”倾倾主动挽着凌煜凯的胳膊,以小女人的妩媚道。

    “要不我让端木送你回去,你一个人回去我实在不放心,况且你受伤了,难道还跟人挤车。”凌煜凯顺着倾倾的话道,好不容易两人和好了,他不希望再弄僵,不过放她一人回去,他一万个不放心,退一步,只得请端木扬代劳一趟。

    “那好吧,不过今天你还是得走,我回去的时候再给你电话。”

    凌煜凯抱着倾倾,嘴就送了过来,“今天我休息,在家陪你。”

    “不用,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你昨天已经没去了,今天又是周五,你怎么可以不去呢。”倾倾推着凌煜凯,将人送到了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