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47章 医院里闹笑话

第47章 医院里闹笑话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医生,是这样的,早上我坐公车上班的时候,好像被什么东西扎到了臀部,当时只是有点痛,我就没再坐,不曾想到办公室后一坐下,就锥心的痛……”

    倾倾不好意思道,毕竟受伤的部位非比一般,这会又是男医生。

    “趴下,我看看受伤的部位。”医生一句话,让倾倾脸一下就红到耳根了,即使生过孩子了,这会要她脱下裤子,还是觉得难为情。

    “家属请出去。”凌煜凯站在那本想帮忙,但是医生一句话,就要请他出去。

    “医生,我留在这没关系吧,况且,我太太有点……”

    “出去,就是因为你在这,你妻子才会觉得不好意思,先出去。”医生扫了凌煜凯一眼道。

    凌煜凯很不甘心的离开,在出门前回头再次向倾倾道:“老婆,那我在外面等你,有什么不舒服,你随时叫我。”

    “医生,我会不会感染什么病毒?”凌煜凯走后,倾倾趴在病床上,忍着痛,将裙子提起,裤子则向下拉了些许,让受伤的部位露了出来。

    “你感觉到受伤的时候难道都没看吗?”医生看着倾倾臀部上的血点,拧眉道。

    倾倾带着哭腔道:“当时在车上,人很多,也不方便,回到办公室后,我一时忘记了,就坐了下去,后来想看也看不了了,医生,我会不会有事?”

    “这根针扎得很深,取出来应该问题不大,只是可能要做一系列的检查,看是否有感染病菌什么的。”医生看着还有一点在外的缝衣针,熟练的拿过钳子,夹住针眼用力一拉。

    “啊--”倾倾没提防,一时忍不住痛叫出声,而凌煜凯在听到倾倾那声尖叫后,也不顾一切的冲了进来。

    “倾倾,倾倾--他对你做什么了?”凌煜凯冲至病床前,医生手中的医用钳上还夹着带血的针,针尖上还有血珠。

    “这么长的针,你坐车的时候难道都没看见?”医生将针放到盘中,拿至倾倾面前道。

    看到那5,6公分长的针,倾倾早已面无血色,是啊,这么长的针,她当时怎么会没看到呢?

    她清楚的记得,在她坐下前,明明有人才从座位上起来,为什么别人都没事呢?难道说这针是哪人放的?

    “医生,需要住院吗?”凌煜凯心里更是突突的跳,他决定从今天起,以后每天由他接送倾倾上下班,坐公车太危险了。

    医生抬首看了凌煜凯良久才道:“如果你坚持--也无不可。”

    倾倾脸涨得通红,不停的摇首道:“不用了,医生,请问还需要做哪些检查,我想知道这针上有没有带其他的病毒。”

    “你稍等,你去抽个血,检查一下,这边,我会将针送到化验科的。”医生将放好,坐下为倾倾开化验单。

    大约半个时候后,倾倾拿着化验单重回急诊室,医生看着化验单道。

    “从化验报告上看并无大碍,如果你不放心,一周后,或是半个月,一个月后再来重新化验也是可以的。”

    “好的,谢谢医生,那我一周后再来。”听到医生说暂时没事,倾倾总算安心不少。

    知道倾倾没事,凌煜凯之前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这才问道:“倾倾,刚才进急诊室之前,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哦,我有吗?当时、、、我也不太记得了,当时我有混乱,被吓着了。”倾倾闻言,身体微僵,当时她原本是要告诉凌煜凯两个孩子的事,可是现在,既然暂时确实没事,那还是不要说的好。

    凌煜凯并没有追问,反正要说的她始终会说,如果她不想说,问再多,也是白问了,便道:“好吧,那等你想起来再告诉我吧,我先送你回去休息。”

    “谢谢,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这会被凌煜凯搀扶着,倾倾已经有些不自在,一想到他送她回去,孤男寡女,再加上上次的‘教训’,他恐怕没那么快离开,万一让她发现蛛丝马迹那就不太好了。

    “不行,以后这件事你必须听你的,况且老公接送老婆上下班也是天经地仪的,老婆大人,上车吧。”凌煜凯扶着倾倾,坚持要她上车,倾倾只能被动的接受。

    一到家,倾倾就催促凌煜凯离开,她越是这样,凌煜凯越是要上去。

    “老婆,你房里不会有什么秘密吧?好像很怕我上去似的?”凌煜凯扶着倾倾笑着道。

    “那、那有什么秘密,现在可是上班时间,你身为凌云集团的总裁,怎么可以不去公司呢,好了,我已经到家了,你赶紧走吧。”倾倾站在门前,就是不让凌煜凯进屋。

    “倾倾,你现在这样,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人在家呢?万一有个什么,我也好照顾你,要不你搬到我那住吧。”凌煜凯再一次提议道。

    “我真的没事,医生都说了,只要休息两天,确保不感染就可以了就可以了,你赶紧去公司吧。”倾倾头皮发麻,虽然那天凌煜册来过后她将孩子的相片都收起来了,但是电脑里还有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那等过了今天,如果今天没事,明天我便回去。”凌煜凯说着,搂着倾倾,强行进屋了。

    倾倾拿他没哲,他的固执,她不是今天才见识,只能顺着他了,只希望自己赶紧好起。

    “倾倾,能说说这些年你是怎么过的吗?”沈倾倾趴在床上看时装杂志,凌煜凯就坐在一旁陪着她。

    “就是这么过的啊,先是跟哥哥到了美国,后来去意大利学服装设计,再后来看到你们公司招人就来了,唯一意外的就是遇见了你。”沈倾倾合上书,侧首看凌煜凯,怎么也没想到五年前那个满脸胡须的流浪汉会是凌云集团的总裁。

    “倾倾,告诉我,你为何要回国?是不是因为我?”凌煜凯听倾倾说遇到自己算是意外,心里有些不舒服。

    “臭美,谁因为你回来,我回来是因为我的家在这。”被凌煜凯猜中心事,倾倾有些脸红,辩解道。

    看到倾倾脸红,凌煜凯有些得意,当真是如此,也不枉他惦记了她五年。

    “倾倾,在这五年里我一直很想你,一直在等你,因为我相信你终会回来的。”凌煜凯深情的看着倾倾。

    这五年来,发生了很多事,但是他始终没有忘记他已婚了,始终没有忘记他有妻子,因此,有再多的女人投怀送抱,他都冷冷的拒绝了。

    “这五年里,我也在想一件事,当初一时冲动就去领结婚证,有些太儿戏了,所以这次我回来一个目的就是找到你,办离婚手续。”沈倾倾口是心非道。

    “什么?离婚,我不同意,倾倾,虽然我们当初认识不到十二小时便结婚了,但是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并不仅仅是一张纸,我绝不同意离婚。”凌煜凯闻言暴怒。

    他等了五年,终于等到佳人回来了,可是她竟然是回来离婚的,这让他如何接受得了。

    “凌总,你冷静一点,我们分开五年了,这桩婚姻没有任何意义,五年前的事,就当作是一场梦,让我们脱轨的生命,各自回到应有的轨道上。”倾倾一想到睿睿和霖霖,便心虚的不敢看凌煜凯。

    她不敢告诉凌煜凯,怕他抢走孩子,这五年来,两个孩子和她相依违命,她舍不得放弃任何一个,可是她也清楚,一旦让凌煜凯知道,除非他们做对真正的夫妻,除非她妥协,否则,凌煜凯都会抢孩子的。

    可是五年了,此时的凌煜凯已经不时五年前的凌煜凯了,当初那个街上的流浪汉,如今已经是凌云集团的总裁了。五年前那个满脸胡须的邋遢男,现如今却是年轻,帅气的钻石男了,这和她想的不一样,差太多了。

    “没错,是应该回到正常的轨道,那就是你回来,回到我的身边,沈倾倾,你是我的妻子,五年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总之,这辈子我都不会离婚的。”凌煜凯气恼,若不是倾倾受伤了,他一定会狠狠的揍她小PP,竟然说出这种话来。

    “凌总,你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吧,我有些累了,我先休息了。”沈倾倾不想和他争,这个时候和他因为这些事吵架是不明智的,不如大家冷静一下。

    凌煜凯气恼,看着倾倾那副疲惫的神情,又不忍心苛责,在这又怕会弄得更僵,因而不悦道:“要好好考虑的是,你给我听好了,我是不会离婚的,稍后我会让人给你送外卖,你记着,手机不准关机,如果找不到你,我会第一时间冲过来的。”

    “不用了,我自己……”沈倾倾欲拒绝,凌煜凯却已经甩门而去了。

    走了就走了吧,紧绷的神经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五年前的凌煜凯可没有这般的霸道,那个时候,虽然外表难看了点,但却是很体贴的,倾倾无力坐在沙发上,就连臀部的疼痛都暂时遗忘了。

    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被他发现的,到时孩子的事要如何向他解释?他会不会抢走两个孩子?想到这,倾倾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莫名的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