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46章 凌煜凯送倾倾上医院

第46章 凌煜凯送倾倾上医院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端木扬安慰道:“小凡,谁的命令并不重要,不管在那里,你的待遇都是不会变的,只是换个工作岗位而已,况且阿凯脾气挺大的,在他身边做事不容易,在下面,反而要自在的多。”

    罗小凡手拿着调令,愤愤不平道:“是吗?副总,是我们凌总脾气大,还是沈设计师的脾气大呢?”

    “这、、小凡,你是不是想多了,阿凯不是那种假公济私之人。”端木扬眉头紧蹙,不敢苟同道。

    “哼,副总,我在总裁一直好好的,可是自从沈设计师来了之后,我就做什么都不是了,说来说去,还不都是……”

    “罗秘书,你在这呀,我找你有些事,麻烦你帮我将这个整理出来,等总裁来上班的时候交给总裁好。”罗小凡正抱怨着,没想到沈倾倾竟来了。

    “沈设计师呀,恐怕帮不上你了,我已经调到秘书处了。”罗小凡说着,挑眉自倾倾身边掠过,还杀风景的说了句,“沈设计师,看来只有你自己辛苦一点了。”

    倾倾背脊莫名的发凉,她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难道她说错了什么吗?

    “沈设计师,新秘书很快就会上来了,要是你着急,我来帮你做吧。”端木扬见倾倾发呆,主动道。

    “不,没什么,我自己来吧,只是一会得麻烦副总转交给总裁。”沈倾倾这才从迷茫中醒来。

    为了避免与凌煜凯碰到,倾倾将手上的事情处理好,就先一步请假离开公司了。

    经过昨天的‘激烈’之后,她心里现在就像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不知道要不要将孩子的事坦白。

    今天再次翘班的倾倾,同以前一样,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在街上漫无目的走,再次见到凌煜凯,给她很大的震撼,此时的他不仅仅只是外表不同于以前,就连性格什么的,同以往都有些不同。这样的凌煜凯能接受她吗?能接受两个四岁大的孩子吗?

    他们五年前,也只不过仅仅认识了三天而已,真得能有‘爱情’吗?这五年来,他真的于同自己一般,一直坚守着一份信念,一直在等着她吗?

    随即,这个犹豫很快就有了答案,五年了,如果凌煜凯有心,一定能找到自己的,如果今天自己没有出现,再过个五年,凌煜凯会不会已有家室呢?

    五年前,凌煜凯既知道她的姓名,也知道她的住址,如果他心里有她,一定可以查得到她出国了的,可是这五年来,他好像并没有任何查找的动作。

    如果今天自己没有出现,没有来找他,他还会记得她吗?此时,答案再明显不过,不再有犹豫,倾倾心下已有了答案。

    她决定将凌煜凯这个父亲的身份告诉两个孩子,但是凌煜凯这边,她现在不打算告诉他。

    离春节很近了,按中国的习俗,春节有七天长假的,到时她回意大利,将这件事告诉孩子,再征求一下孩子们的意见,听听孩子们的想法,看是不是要认这个爹地。

    当凌煜凯到公司得知倾倾又翘班后,不但没有生气,脸上反倒多了份笑容,正要给倾倾打电话,办公室的门却被撞开了。

    “总裁,我不接受这份调令。”罗小凡气鼓鼓的将调令甩到凌煜凯的办公桌上。

    凌煜凯脸上的笑意隐去,对着罗小凡冷冷道:“这是命令,你可以选择……”

    “辞职对吧,我不,你必须给我一个理由,我到底那里做错了?”罗小凡接过凌煜凯的话,第一次如此失分寸的质问。

    “我是总裁,调一个职员,需要理由吗?罗小凡,你不要自以为是。”凌煜沉着脸,她的本职工作虽然做的很好,但是做为员工,他不应该对上司有不该有的感情,更不应该觊觎总裁夫人的位置,她表现的已经很明显了。

    “是因为沈倾倾对吗?我到底有哪里比不上她?总裁可以接受她,为什么就不能接受我?”罗小凡咬着唇,她不甘心,索性将话说直白了。

    “罗小凡,这就是理由,你已逾越了,你可以出去了。”北极的有多冷,凌煜凯的脸就有多冷,罗小凡纵然再不甘心,她也不愿就这样离开凌云集团。

    离去前,罗小凡,深情的注视着凌煜凯,告白道:“我知道了,但是我不会放弃的,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罗小凡比沈倾倾更适合你。”

    凌煜凯的好心情完全被破坏了,他决定,以后秘书再也不用女人了,身边多个不相干的女人,就是多了份麻烦,见罗小凡还站在那,不悦的吼道:“够了,滚出去,别再让我说第三遍。”

    女厕里,罗小凡对着镜子,泄愤道:“沈倾倾,都是你的错,如果你没有出现,那么我今天就不会被调职,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总裁就不会这样对我,沈倾倾,你该死……”

    想到一个沈倾倾,竟然将她从天堂打到地狱,罗小凡不甘心,她知道沈倾倾每天都会坐公车来上班,罗小凡决定从今天开始,跟着沈倾倾一起。

    她要弄清楚这个女人到底使了什么狐媚的手段。

    第二天早上,倾倾照常去上班,人太多,站了几站地,好不容易有了个位子,她赶紧坐下,可是刚坐下,便又弹了起来。

    倾倾只觉臀部有刺痛,起身检察又无异常,只是倾倾不敢再坐了,就这么站到了公司。

    到办公室后,倾倾忍着臀部的不适,小心的坐下--“啊--”锥心的刺痛,让她尖叫着,想站起,却疼得起不了身,只能一手扶着办公桌慢慢的起身。

    忍着疼痛,倾倾的手抹向臀部疼痛的位置,手指竟有点黏,再拿回来一看,竟然像是血迹,倾倾一阵晕眩,有一种天要塌下来的感觉,记得上大学的时候,曾经听说过有人将艾滋针头插在公交车上,难道……

    想到这,倾倾不敢再耽搁,拿起包,忍着痛蹒跚着就要去医院,手刚碰到门把,凌煜凯一头就撞了进来,倾倾身形不稳,直接就倒向了左侧,眼看着就要与地面亲吻了,凌煜凯一个反身,将倾倾一手拽起,稳稳的纳入怀中。

    见倾倾脸色青白,凌煜凯急道:“倾倾,撞痛你了,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你的腿,快放开我……别碰我……”倾倾痛得直冒汗,只因凌煜凯的大腿正顶着她受伤的臀部。

    见倾倾脸色更差,凌煜凯扶着倾倾再次道:“倾倾,你怎么了,撞到哪了,先坐下,让我帮你看看?”

    “别碰我、、、别碰我,我要去医院。”倾倾脸色惨白,想到自己的伤,不停的摇首,并推开凌煜凯,不让他靠近。

    “倾倾,发生什么事了?”倾倾越是这样,凌煜凯越急。

    倾倾本想自己去,但是每走一步,疼痛便加剧,好像有东西往肉里钻一样,只得向凌煜凯道:“你能送我去医院吗?”

    “倾倾,到底怎么了?”凌煜凯点首,一边扶着倾倾一边问。

    “早上坐车的时候好像被什么东西扎到了,可能那东西还在。”倾倾声音颤抖道。

    她很怕,怕真的是那个什么艾滋针头,两个孩子还小,不能没有妈咪,越想越怕,眼泪直在眼眶中打转。

    “什么?扎到哪了,我看看。”凌煜凯一听,扶着倾倾就要看,倾倾却直摇首。

    “你送我到医院就行了。”如果在胳膊上,或是腿上,倾倾肯定会让凌煜凯看,可是臀部,又是在公司,怎么能随便看,还是到医院让医生处理为好。

    凌煜凯脸色凝重,从倾倾的表情看,他实在不敢去想是什么东西扎到她了,只能尽快送倾倾去医院,“你能站吧,我去拿车钥匙。”

    拿了车钥匙后,凌煜凯回来直接将倾倾抱起,直奔停车场,正是上班的高峰期,这一路上引起不少人侧目。

    倾倾被众人的暧昧的目光看得有些受不了,只得将头埋在凌煜凯胸前,凌煜凯则没理会众人,这个时候,他除了担心还是担心,如果不是倾倾有事,这会,他应该会很高兴的。

    因为受伤的是臀部,倾倾只能选择趴在后座,可是这会赶上上班高峰期,路上堵车,凌煜凯急得汗如雨下,眼看医院就在前面,可车子愣是走不动。

    “倾倾,痛得厉害吗?要不我先抱你去医院,车子停在这?”凌煜凯不时的从后视镜看倾倾,见她趴着一声不吱,有些担心。

    “没事,我还撑得住。”倾倾伸出手摆了摆,这样趴着也没那么痛,这会,她只是在胡思乱想,万一自己真的不幸感染了,要不要告诉凌煜凯孩子的事呢?

    “终于动了,倾倾,撑着点,我们马上就到了。”车阵终于动了,一到医院,凌煜凯就抱起倾倾直冲急诊室。

    “谢谢你,凌煜凯,如果、、、如果我、、、、我不行了,请你帮我照顾好、、、、”

    “什么情况?”倾倾哽咽着,想将孩子的事告诉凌煜凯,医生打断了,她的哽咽。

    “医生,我妻子坐公车的时候,被东西扎到了,请你帮忙看看--”凌煜凯扶着倾倾,着急道。

    “让病人自己说,到底是什么情况?”医生蹙眉,不悦的看着凌煜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