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40章 今晚要擦枪走火了

第40章 今晚要擦枪走火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电话在办公室,想到被你这样的欺骗,玩耍,心情很不好。”倾倾别扭的抽出手,来到了外面的的餐厅。

    看着桌上色香味俱全的晚餐,倾倾心里竟有些感动,五年了,自从出国后,就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了,也没有人将饭菜做好等她回来吃饭。

    这种被关心的感觉,在她缺少温暖的心里起了明显的变化。

    “对不起,我应该一早让你知道的,可是当时,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同你说,总不能直接拿着结婚证到你面前说‘嗨,老婆你回来了吗’?”

    见倾倾软化,凌煜凯心情大好,说话间明显多了些许的幽默感。

    “可是你可以问我是不是沈倾倾啊?你可以问我有没有……我饿了,你快去拿碗筷。”见凌煜凯盯着自己看,倾倾脸发烫,很是不好意思,改而催促凌煜凯去拿碗筷。

    “遵命,老婆大人,你可不能辜负了做老公的一片心意,这些菜,可都是我用心做的,快尝尝。”凌煜凯‘屁颠屁颠’的跑到厨房,拿出了两副碗筷。

    考虑到倾倾饿了一整天,他就没拿酒了,直接帮倾倾装饭。

    “你经常用这一招哄女人?”倾倾吃了一口饭菜,不禁怀疑,这么好的手艺,如果不是常常是不可能练出来的,那么是不是表示,他经常做饭给女人吃呢?

    “老婆大人,我这可是比窦娥还冤啊,唉,没有老婆在身边的男人很悲惨的,只能自己解决三餐,五年啊,我的厨艺就是这样练出来的。”凌煜凯一听,声泪俱下的喊冤枉。

    “少油嘴花舌,五年前你可不是这样子。”明知道凌煜凯的话过于夸张,可是听在心里,倾倾还是觉得甜甜蜜的。

    “老婆啊,五年前,我们了解的时间太少,这一次,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去了解彼此,相信我,我绝对会是个好老公。”凌煜凯深情的望着倾倾,那带电的眸子,更是电得倾倾心‘扑通,扑通’直跳。

    “谁知道,没准这五年来你女朋友……”

    “老婆,我可以对天发誓,这五年来你老公我可是守身如玉,绝对……”凌煜凯一听,立即放下筷子做发誓状。

    听到凌煜凯轻易说出‘发誓’这两个字,倾倾心里觉得怪怪的,不过就算他真的有女人她也不会真怪他的,做为成熟的女性,男人生理上的需求她还是了解的,更何况五年时间,对于二十几岁,性欲旺盛的男人来说,真要清心寡欲,那才叫不正常,所以她立时打断了凌煜凯的话。

    “吃饭的时候不要那么多话,影响消化。”

    “遵命,老婆。”凌煜凯说着举手做军礼状,倾倾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一顿饭下来,两人虽然没再说话,但眉目传情,你侬我侬好不甜蜜,五年的时光似乎并没有造成他们的隔阂,反而更加的亲密了。

    “老婆,你先休息,洗碗这样的活,以后由老公来做就可以了。”见倾倾帮着收碗筷,凌煜凯立即道。

    “凌煜凯,你是凌云集团的总裁吗?”倾倾上下打量着凌煜凯,一副怀疑的眼神道。

    实在是凌煜凯此时的表情和在公司里的反差太大,让她有点不敢相信。

    “当然,如假包换,不过老婆大人,你不用怀疑,在外面,我是凌云集团的总裁,可是回到家里,我是沈倾倾的老公,老公和老婆之间,如果还那么死板,冷硬,就不叫夫妻了,你说是不是。”凌煜凯说着,绕过桌子,来到倾倾身边,将她拥入怀中。

    “油嘴滑舌,就跟吃了蜜似的,就会哄人开心。”倾倾不好意思的横了他一眼。

    越是发现凌煜凯的好,倾倾心里却是没底气,这么好的男人,五年来,身边怎么可能没女人呢。

    “有没有吃过蜜,老婆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凌煜凯眼神一转,笑嘻嘻地轻喙一下她的唇。

    倾倾却像突然受惊了似的,往后退,可是后面正好是桌子。

    凌煜凯一见,眼光转深,一手搂着倾倾的腰,一手勾起她的下巴,诱惑道,“老婆,为了证明我有没有偷吃,你还是尝清楚点儿。”

    倾倾一见,赶紧用手挡在两唇之间,阻止凌煜凯的偷香。

    吻不到她的唇,凌煜凯并没有做罢,反而亲吻起她碍事的手。

    火热的舌舔过一只只青葱雪白的玉指,他的舌来到她的腕脉处轻轻地划着圈。

    倾倾全身一阵酥麻,这种久违的感觉,有些陌生,也让倾倾觉得很丢脸,,她闷哼一声,脸上的烧烫更甚。

    “不要这样……你快去洗碗……”她一双手不依地推拒他。

    面对如此诱人的娇妻,如此美味的诱惑,凌煜凯又怎会轻易放弃,趁着倾倾推他的时候,他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飞快的在她唇上印下一吻,在倾倾还没反应之身,快速的闪开,钻进了厨房。

    身体虚软的倾倾扶着椅子坐下,她没想到只是这样轻轻的碰触,竟然就有了反应。

    到厨房的凌煜凯,比倾倾好不了多少,刚才之所以急速的跑开,是怕下着倾倾,此时,他的西装裤已被撑起,仿佛五年来积压的欲望一下子苏醒了。

    凌煜凯洗好碗后,差不多已经十点了,他知道应该离去了,可是有些不舍,一直到倾倾催促。

    “凌煜凯,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你赶紧回去吧。”

    真的很想留下来,但今天的进展已经很不错了,他怕太急了,反而吓着倾倾,只得拿起衣服,眷恋道:“老婆,你不送我下楼吗?”

    倾倾白了他一眼,到也没推辞,拿起钥匙,和他一块下楼,只是下楼后两人都傻眼了,在屋里没感觉,下来才发现,屋外竟下起了雨,而且雨势还不小。

    “老婆,看样子,老天爷要留我在你这过夜。”凌煜凯心里顿时乐开了花,他甚至都能听到里面在噼哩叭啦的放鞭炮。

    “好奇怪,我回来的时候,明明都还没下雨。”倾倾抬头望天,现在这样子赶他离开,好像确实有点不近人情,看来老天爷是真的很偏袒,还是说老天爷也想帮他们一把呢?

    “既然这样,那我今晚在这借住一晚好了,老婆大人不介意吧?”凌煜凯略沙哑的低沉嗓音,徐缓的语速,隐约带着丝蛊惑的味道。

    沈倾倾惊得正要转头望向他,腰间倏地一紧,凌煜凯已经搂紧了她。

    “凌煜凯,你先去洗漱,我去给你铺床。”上楼后,倾倾略显尴尬,只想尽快逃离那灼人的火热。

    “老婆,现在还早,我们不如重温一下记忆,“凌煜凯说话间,手一带,倾倾即身子被掰着微微一旋,下颔被勾起,后脑勺被一只温热的手掌牢牢固定,她还未回过神来,双唇已被两片薄唇精准覆上……

    沈倾倾大脑瞬间空白,瞪大双眸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看着他浓密的睫毛被灯光打下两道轻羽般的阴影,看着望着她的那双墨染般幽深的黑眸中两簇隐隐跳动的火焰。

    一侧的脸颊被一只手掌牢牢地捧着,带着一层薄茧的指腹来回摩挲着细嫩的脸颊肌肤,双唇被含住,细细地吸吮,柔柔地啃噬,灼烫的呼吸喷洒在脸颊上,细致地撩拨着陌生的情-欲。

    “乖,张嘴!”低沉暗哑的声音在唇边细细地荡漾开来,慢慢渗入因这突如其来的吻而当机的大脑,沈倾倾回过神来,一边侧着头想要避开一边抬手抵在他的胸前想要将他推开。

    凌煜凯抬起另一只手抓着她抵在胸前的双手,拉着反剪在身后,手掌贴着她的手背,紧紧压制着,唇上的啃噬由轻柔渐渐变得狂野粗暴,舌尖探出,撬开她的牙关便探入她唇内,强势地扫过齿关,含住她无处可躲的舌,似是要将她吞下般,重重地吸吮、舔舐……

    凌煜凯霸道占有般的深吻将倾倾好不容易回笼的理智再次逼散,只能无助地仰着头接受他近乎掠夺的热吻,身子因为这霸气的热吻而不自觉地往后弯,柔软的身段被迫拱起,胸前的柔软与火热却冷硬的胸膛挤压摩擦着,在他身上撩起更深沉的火焰,身体某处的紧绷让他的气息渐渐凌乱粗重,被情-欲染得黑亮的黑眸跳动着噬人的光,唇上的吻愈发狂野,捧着她脸颊的手掌因隐忍而没入她发中,将一头柔顺青丝揉得渐渐凌乱。

    蛰伏在身体里的欲-龙,想要将两人吞噬,凌煜凯原本压制着她双手的手掌也已悄然放开了她,手掌从她衣摆下探入,贴上她细滑的后背,五指张拢来回揉搓着,紧紧摁压着她的后背,将她整个人往他怀中紧紧压着,那力道大得似是要将她嵌入怀中,铬得沈倾倾后背微微地疼开。

    “嗯唔……”被吻住的双唇无意识地发出抗议声,在她后背搓揉的手掌仿似带着火焰,在她身上点起燎原的火,被吻的虚软的身子不断后仰,为稳住跌势,双手已不知何时环上他的腰,柔软的指尖不自觉地隔着薄薄的衣衫撩拨着他后腰脊椎的敏感,逼得他体内的欲-火烧得更旺,贴在她背后的手掌已不能满足此时的肌肤相触,手掌一点一滴地往下,火热的指尖探入她的腰际,摸到裙子拉链,直接就拉了下去,裙子立时人臀部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