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39章 倾倾探儿子口风

第39章 倾倾探儿子口风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可是想到两个儿子,想到那三张相似的脸,她又无法抗拒内心的渴望。

    重新恋爱,一切重新开始,暂时不要将孩子的事告诉他?可是这样有什么改变呢?结婚证书依然存在,从法律上,事实上来说他们都已经是夫妻了,这些好像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难道要离婚吗?此时倾倾心里翻江倒海,不知如何是好?她都出来这么久了,不知道凌煜凯打电话了没有,当时是受了刺激离开的,什么都没带,两手空空就冲了出来,这会根本就不知道,这会不禁有点后悔。

    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过往的人,搂抱在一起的情侣,倾倾更是犹豫不决,离婚,重新开始,感觉有点太荒唐,而且从心里上,倾倾也难以接受,就算不为自己,而且回去后也无法向两个孩子交代。

    看看了时间,那边差不多已经是凌晨了,两个孩子应该也起来了,倾倾决定打电话回去问问孩子们的意见。

    “妈咪,我好想你,你下班了吗?”接电话的是霖霖,虽然是男孩子,但他还是比较贴心。

    “是啊,小霖,小睿在你身边吗?”倾倾声音有些颤抖,无论如何是不能直接让孩子知道的,否则两孩子肯定会不顾一切的飞过来的。

    “小睿,妈咪叫你。”倾倾说完就听到那头,小霖唤哥哥的声音,因为两人出生只隔了十多分钟,在称呼上也就直呼对方的名。

    “笨蛋,你按下免提不就可以了。”小睿走过来,敲了弟弟一记。

    “妈咪,你什么时候回来?在那边好吗?老板有没有欺负你?”小睿小大人似的道,这贴心的话,让倾倾眼眶一热。

    “妈咪很好,妈咪只是很想你们,妈咪不在你们身边,你们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有没有给占姆斯叔叔添麻烦?”倾倾声音有些沙哑,却怎么也问不出口。

    “妈咪,我们很乖的,每天都按有按时上学,回来后,也都乖乖的,还会帮占姆斯叔叔做家务,妈咪如果真的很想我们,就回来看我们,要不,我同小霖去看妈咪也行呀,妈咪……”

    “该我了,该我了,你说好多了,妈咪,妈咪,我也有很乖的,我还有帮占姆斯叔叔擦桌子……”电话那头,传来两个儿子争执的声音,每次听到这,倾倾心里都觉得特别欣慰,特别幸福,唯一遗憾的就是从孩子出生到现在,都没能让他们叫一声爸爸。

    “小睿,小霖,你们想要爹地吗?”倾倾满是愧疚的问两个儿子。

    “妈咪,你是不是有喜欢的男生了?”电话那头的争吵声暂时停住了,而后两个声音同时道。

    “不是,妈咪只是觉得应该给你们一个爹地,只是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样的爹地?”倾倾抹着泪,笑问两个孩子。

    “妈咪,你不用为我们考虑的,只要他对妈咪好,能照顾妈咪就好,当然了,如果帅一点,就更好。”小霖对着电话道。

    “妈咪,妈咪,你不是说我们的爹地还在吗?为什么还要找新爹地?”

    “笨蛋,如果爹地待妈咪好的话,妈咪会一个人生下我们,带我们两吗?”

    电话那头传来小儿子训斥哥哥的声音。

    “也是,我们从生下来就没见过爹地,妈咪,那你还是给我们找个新爹地吧,他可以帅一点,但是一定不可以比睿睿帅,也不可以比睿睿可爱,要像……”

    “笨蛋,妈咪,你选什么样的男生都好,就是不要像小睿一样笨蛋就行了。”小霖瞪着哥哥一眼,抱怨上天不公平,为什么小睿要比他早出生十几分钟,呜呜呜,应该他是哥哥才对。

    “好,妈咪明白了,如果有这样的男生,妈咪一定带他们回去给你们鉴定,你们就可以,才可以。”倾倾笑了,心下有了决定。

    既然两个孩子都不是那么在意,为什么她要将自己困在这段三天的情感里。

    三天的情感,抵不住五年时光的消磨,如果凌煜凯对她真的还有感觉,看在他是孩子爸爸的份上,她给他一个机会,一个重新追求她的机会,但是两个孩子的事,她并不打算现在告诉他。

    等到她确定了他的感情后,到时再给他一个惊喜也不错。

    收拾好心情,倾倾决定回家,这个时候,早已过了下班时间,再回公司已经没有意义了,在外面游荡了一整天,沮丧了一整天,好累,还是回去休息好,明天安份的去上班比较现实。

    在倾倾住处,凌煜凯不停的转动着手中的电话,他从中午就来这了,只不过敲门并没有人来开,他以为倾倾在生气,便打她电话,可是一直无人应答,在久等无人开门的情形下,他自己进来了。

    看着空荡的屋子,他才意识到倾倾没有回来,想出去找吧,可又不知要到哪去找,等到下午三点钟的时候,他有些坐不住了,再打倾倾的电话吧,依旧是无人接听,他有些急了,这才想起,可能是倾倾忘记带电话了。

    按说倾倾才回国,出国前又是在B市,在这里应该没什么朋友,况且今天是上班日,她应该不会到别去吧?

    想了想,凌煜凯打了个电话回公司,在确定倾倾还没有回公司后,他决定等下去,不过这样空等只会胡思乱想,索性到超市去买了些菜回来。

    他想倾倾估计也没心思在外面吃饭,不如做好了,等她回来,或许回来后她一高兴,不生气了呢。

    当倾倾拖着的疲惫的身子回来时,习惯性的往楼上一看,随即呆住了,自己的房间怎么会亮着灯呢?难道早上走的时候没有关?似乎不大可能,更何况早上走的时候天都亮了,她也没必要开灯啊。

    难道遭贼了?可是她才搬来没多久,估计贼总算来了,也会失望而归吧,算了,不去想了,上去一看不就知道了。

    或许是在国外待久了,倾倾并没有想到这有多危险,上楼后见房门还是锁的,没有撬过的痕迹,刚才的紧张一下子就放下了。

    凌煜凯打开门,也没去理会厅里亮着的灯,在外转悠了一天,好累,回来后,她直接就往沙发里一倒,今天是受了刺激离开公司的,

    在外流浪了一天,倾倾的嗅觉似乎都有点不灵敏了,家里扑鼻的香味,她都没去细想,只是闭着眼,倒在沙发上。

    在厨房的凌煜凯并没有听到开门声,当他将菜端出来的时候,看到沙发上躺着的倾倾时,微愕,同时惊喜也爬上了脸庞。

    “老婆你回来了。”

    一声音老婆让倾倾从沙发上弹起。

    “凌煜凯?你、、、你怎么会在我家?”倾倾看着系着围裙的凌煜凯,眼睛瞪得溜圆。

    “老婆,你在外面一整天饿了吧,我们先洗手吃饭再谈好吗?”凌煜凯微笑着,走过来像牵小朋友一样,拉着倾倾的手进洗手间。

    倾倾还没有从震惊中醒来,竟任由他拉进了洗手间,直到水冲到手上,她才完全的清醒。

    “凌煜凯,你为什么会在我家?”倾倾用力的抽回手,瞪着笑容可掬的凌煜凯。

    “我担心你,便过来找你,可是打电话没人接,敲门没人应,我有些担心,便找了开锁的。”凌煜凯怔了下,心道,这个时候无论如何是不能让倾倾知道他偷配了钥匙,否则下场肯定会很悲催。

    “谁允许你来我家的?谁允许你擅自作主的?你走,你走……”倾倾手指着门,忍着泪,让凌煜凯滚蛋。

    “倾倾,我知道我错了,我应该在认出你的时候就告诉你,但是倾倾,在你给我定刑前,能不能听我解释呢?”

    凌煜凯没见过倾倾发火,这是第一次,那张没有笑容的脸,让他很是担心。

    “凌煜凯,没什么好解释,其实已经五年了,我们的婚姻实质上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你完全可以申请解除婚姻关系。”此时倾倾说出来的话,与回来前想好的完全是两个概念。她主要是气凌煜凯的不请自来,而且还请人开了她家的锁。

    如果不是考虑到两人的‘夫妻’,上下属关系,她完全可以报案的,现在,她已经很给凌煜凯面子了。

    “倾倾,我不会解除婚姻关系的,虽然已过去了五年,但是这五年来,我一直记得自己是已婚人士,并没有做过危害我们婚姻关系的事,实际上,自从你失踪后,我一直都在找你,你不可以因为今天这件事,就将我判终身监禁。”凌煜凯有些激动,没想到自己努力所做的一切,倾倾竟毫不理解。

    听到凌煜凯说到终身监禁这个词,倾倾呆了下,看到他如此激动,心里竟有点小喜悦。

    “但是你今天确实是私闯民宅,我相信你应该知道,你这已经触犯了法律。”见凌煜凯激动,倾倾反而冷静下来了,她一边用毛巾擦手,一边道。

    “是,我错了,今天你离开后,一直找不到你,打你电话又没人接,我很担心。”见倾倾声音变柔,凌煜凯暗吁了口气,轻握着倾倾的胳膊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