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29章 心被掏空了

第29章 心被掏空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哥,我心好痛,你是不是觉得我在痴心枉想?一个才认识几天的男人,我竟然就这么相信他,我是不是真的好傻……”倾倾哭着道。

    “没有,哥说过,你只是太天真了,太容易相信男人了,是那个男人没诚意,或者他后悔了,倾倾,别难过,这只说明你们没缘份,他没那个福分,我们回家吧。”沈浩哲有些担心,他不愿相信倾倾喜欢上那个男人,他们认识只不过三天,不可能会喜欢的,更别说爱了,可是倾倾现在的表情,任谁都看得出来提失恋了,难道是因为那小子的长相?

    “哥,他会不会是有什么事耽误了?”倾倾虚弱的靠在沈浩哲身上,声音沙哑道。

    “也有可能,倾倾,你已经在这等太久了,如果他真心,早就来了,我们先回家吧。”沈浩哲扶着倾倾往酒店外走,他很很担心,倾倾的脸色很差,记忆中,倾倾从来没有如此虚弱,更担心倾倾对那小子一见钟情,他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难道倾倾真爱上了那个男人?可是如果真像倾倾所说的,倾倾应该还不曾看到那小子的直面子,再看那相片,一个连脸都看不清的家伙,倾倾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他,一定是他多想了。

    “哥,我好累,老天爷一再的玩弄我,我真的好累……可是,我还不想回去,我想再等等,再……”倾倾的声音越发虚弱,沈浩哲身臂上的重量也加重,明显的感觉不对。

    “倾倾,倾倾你怎么了?”

    离开沙发的时候,倾倾脚下像是被什么绊了下,一个踉跄,完全失去了力气,沈浩哲惊呼,忙扶着倾倾重回沙发坐下。

    “哥、、我好难受、、、”倾倾身体倾斜,倒向了一边,沈浩哲急坏了,握住倾倾的手,这才发现,她的手很凉,再将手探至她的额头,却又烫的吓人,他再也不理会倾倾微弱的抗议,一把将倾倾抱起,冲去酒店,冲到停车场。

    “哥,我不要走,我要在这等阿凯。”当沈浩哲将倾倾抱上车的时候,倾倾眼里流着泪,仍然不肯离去。

    “倾倾,你都这样了,你还要等吗?你觉得他还会回来吗?”沈浩哲气恼,不理会倾倾的抗议,绕到驾驶座,欲带倾倾去医院,可是在他发动车子的时候,倾倾竟挣扎着下了车。

    “沈倾倾,你不要命了吗,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他,他要是真的在乎你,会那么急着走吗?”沈浩哲气恼,拦住倾倾的去路斥责道。

    “哥,那麻烦你帮我到前台留个电话好吗?如果阿凯回来,让他打家里电话。”倾倾胸口泛酸,她想见阿凯,就算要分手,至少也要一个理由。她不相信阿凯是那么无情无义的男人。

    “倾倾,你给我听好了,现在,你必须去医院,至于那个男人,如果他真心,他一定会找你的。”沈浩哲很是气恼,霸道的将倾倾再次抱到车上。

    “哥,我不相信他会扔下我不管,哥……”倾倾哭着,她知道哥哥生气了,可是她不甘心,她不相信自己就这么被抛弃了。

    “你给我躲好,我会进去交代前台,留下电话的。”沈浩哲知道倾倾的固执,不得不退一步道。

    眼下倾倾正发着烧,不能再耽误了,至于姓凌的,他相信他没这么快回来,留下电话又何妨。

    看着沈浩哲回到酒店,倾倾泪水更是止不住的流,她在心里呼喊着凌煜凯,她想知道为什么?难道只是因为家人的阻止他便退缩了,放弃了吗?

    或者真像哥哥所说的,他只是玩玩而已?倾倾心里很乱,脑里也很乱,同时身体更难受,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她很努力的想呼吸点空气,可空气好像被阻隔了,仿佛间,她好像看到阿凯走过来了……

    当沈浩哲再回到车上时,倾倾竟晕倒在后座,他吓坏了,一路连闯红灯,到医院后,抱起倾倾,往急诊冲。

    “医生,医生,我妹妹晕过去了……”

    医务人员都被沈浩哲吓坏了,立即将倾倾送进急诊室,幸好倾倾并没有大碍,医生对于沈浩哲的大惊小怪很是生气。

    “先生,我们这里有很多更严重的病人,以后请你不要再大呼小叫,影响其他病人。”

    “医生,是不是再做个详细的检查,如果没什么事,我妹妹怎么会突然昏迷,要不我们住院检查好吗?”沈浩哲很不放心,不顾医生的嘲讽,紧张道。

    原来倾倾只是伤心过度加上营养不良,这几天,她只顾着伤心,都没怎么吃,也怪不得会晕倒。

    “先生,我们这里病患很多,床位紧张,请你不要浪费医疗资源,你妹妹只是有点贫血,回去加以调养就好了,根本没必要住院。”医生有些不耐烦道。

    “医生,我妹妹身体很好,怎么可能会贫血,你们再做个详细的检查好吗?我这就去办住院手术……”沈浩哲还是不放心,再次道。

    医生深深的望了他一眼,而后一言不发的离开了,沈浩哲跟着后面‘医生’‘医生’的叫,护理人员实在看不过去,上前道:“先生,既然医生说你们不用住院,那就不需要出院,你快去看看你妹妹吧,待点滴打完后,回去修养着,你如果不放心,可以去别家医院。”

    “哥,我没事的。”倾倾见哥哥如此紧张,心有愧疚,小声道。

    沈浩哲美国公司那边的事很忙,电话催了几次了,可是倾倾并不想离开,他只能来回的飞,在家休养了一个多月,倾倾彻底的放弃了,这其间,她去过医生N次,可是都没有任何消息,看来凌煜凯是真的离开了,或许他原本便是有女朋友的吧。

    在爸爸,妈妈的劝说下,倾倾终于下定决心,跟着哥哥去美国,一切从头开始。

    “爸,妈,谢谢你们对我的养育之恩。”沈家的大宅前,倾倾双眼红红,距离她领证的那天已经过了七七四十九天,除了最初的一个星期外,每天她都在等待与绝望中度过,到如今,她不得不死心的离去,或许她与阿凯真的没有缘份吧。

    原本她想留下来一直等,心想总有一天,阿凯会回来的。可是这些天,看到妈妈那张歉意的脸,她心里就像扎了一根根刺,之后每天清晨,她都会去与凌煜凯相撞的地方等候,每天经过那里的人很多,可没有一个是凌煜凯。

    “倾倾,跟哥去美国吧,将那个男人忘记吧,你和那个男人根本没有感情,都这么久了,他都避而不见,现在就算让你找到了,见了又能如何呢?”沈浩哲心疼的看着妹妹,他应该早点回来的,那怕早一天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同时他心里还有很多的嫉妒,与倾倾二十多年的感情,竟然比不上那个男人三天的感情。

    “哥,我只是、、、只是有些难过,既然不能遵守约定,那为什么要答应我?为什么要同我去领证?既然不能遵守约定,为什么还要--还要同我在一起?”倾倾将头埋在哥哥胸前呜咽。

    她也说不上来是为了什么,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只是觉得很失落,心里空空的,甚至找不到了方向,没有了家,没有了丈夫,她什么都没了。

    家虽然还是原来的家,爸妈也还是原来的爸妈,可是感情已经不一样了,她无法再像过去那样与妈妈相处。

    离开吗?跟哥哥去美国,在那里就能重新开始吗?可是如果离开后凌煜凯回来找她呢?

    即使他们没有感情,但是这张结婚证书却是有法律效率的。

    “倾倾,答应哥别再想那些了好吗?你们认识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一百小时,就算他答应了你,也许是因为一时冲动呢,或者他之后又后悔了呢?或者他在你面前觉得惭愧呢?也或者--他真的临时有什么急事呢?”

    沈浩哲想安慰倾倾,又不想打击他,只得尽可能找一些和缓的词。一些比较能让人接受的可能。

    “哥,就算是这样,我们……我们的结婚证还是有效的,不管怎么样,就算要办离婚手续,也得见个面。”倾倾抬起泪汪汪的眼,她还是舍不得离开,至少,至少让她见一面凌煜凯,至少也应该办个离婚手续吧,要不然,以后怎么办?

    “倾倾,现在别去想这些好吗?我已经问过爸了,你亲生妈妈可能在美国,你不是想找她,我们可以先去找你妈妈,这个结婚证书的事,可以晚点再处理,或许过段时间,那个男人会来找你呢。”沈浩哲一再的劝说,如果连亲生妈妈都起不了作用,那他就只能直接将人打包到美国了。

    总之,这次他回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带着倾倾离开家,离开妈妈的‘虐待’。

    在沈浩哲的劝说下,倾倾终于决定暂时离开,不为别的,只为了找到亲生的妈妈,她有一个疑问,需要妈妈亲自来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