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20章 再见旧情人

第20章 再见旧情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少爷,医院来电话了,老爷恐怕不行了,你快去看看吧。”

    语音信箱里,一条又一条的留言都是福伯留下的,最早的一条竟然是三个月前,爸爸住院了,有这么久了吗?

    想到父亲的婚礼,凌煜凯嘴角微扬,一朵嘲讽的笑容挂在唇瓣,半年前,父亲结婚,他在婚礼上摔杯离开,一直到现在,他都不曾回去,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结婚了,他可以带着倾倾一起回去,可偏偏,这会倾倾被沈家人带走了,怎么办?

    凌煜凯想到了报警,但倾倾是沈家人,警察会理吗?可是自己去沈家,根本就见不到人,犹豫再三,稍加思考,凌煜凯还是决定报警,不管怎么说倾倾现在是他的妻子,而且她是成年人,即使是她的家人,也不能干涉她的自由。

    “福伯,我明天会回去,而且是两个人,麻烦你转告一下--我爸爸。”爸爸两个字真的很难说出口,他最尊敬的父亲,却也是伤害他最深的人,明知道他爱着那个女孩,可是他还是娶了他这个儿子最爱的女人。

    “少爷,你总算打电话了,老爷……老爷快不行了,你要是再晚一点,恐怕连最后一面都见不上了。”福伯颤抖的声音让他有些不敢相信。

    至少半年前他离开的时候,做新郎的爸爸还生龙活虎的,况且,他不过才五十岁,怎么可能会不行?难道这半年来纵欲过度?

    “那你告诉他,明天我会带我妻子回去,如果他不想看,提前说一声,就不浪费彼此的时间了。”凌煜凯故意冷声道。

    “少爷,老爷真的不行了,医院里已经发了几次病危通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恐怕……凌家的一切就要落入那个女人手中了。”福伯的哭声从电话里传来。

    凌煜凯的手抖了下,福伯说的那个女人是谁?胡小玲吗?

    “老福,你在给谁打电话?”凌煜凯正想挂电话,里面却传出了那个让他一直梦魇的声音。

    “夫人,是医院的电话,医院请你过去一趟,老爷……”

    “够了,我嫁过来,不是要侍候他的,他的死活与我何干,我今天有聚会,除非老东西死了,否则别打我电话。”冷血无情的声音让凌煜凯连退数步。

    这是那个甜美可爱的女人吗?这还是胡小玲吗?这话是从她口中说出来的吗?

    “可是夫人,老爷他--”

    “够了,要去你去吧,我没时间。”

    “夫人,夫人--”

    从这简单的几句对话中,凌煜凯意识到,福伯说的可能是真的,那个给予他生命的男人可能真的生病了。

    “福伯,我爸住院多久了?她不去照顾吗?”凌煜凯没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了情绪,他更没有发现,他竟然用了那个陌生的她。

    “少爷,你回来后自然就知道了,老爷……”

    “老福,你还在啰嗦?”福伯正要说,胡小玲的声音又传了进来,很显然,她去而复返,正想再听下去,福伯却挂了电话。

    再怎么装作无情,却隔不断血液相通的亲情,凌煜凯还是决定立即赶回去,如果情况真像福伯说的那么严重,这其中必然有问题。

    此时此刻,在凌煜凯脑中的只有父亲与那个女人,再也容不下其他了。他必须尽快赶回去,凌煜凯拿了结婚证,到派出所报案了,警察以失踪时间不足24小时拒绝受理,凌煜凯恼怒,在派出所大闹了起来。

    “警-察同志,我妻子不仅仅是失踪,是被人绑架,有酒店的监控录像为证,拜托你们,请尽快救出我妻子。”想到倾倾,想到病床上的父亲,凌煜凯不得不放低语气哀求。

    “到底是绑架还是失踪?”警察狐疑的看着凌煜凯。

    “绑架,你们可以去酒店的监控录像上看到,我与妻子还在新婚期间,但是今天我出去办事的时候,回来人就不见了。”凌煜凯一再强调是绑架了,警察这才和他一道回到酒店,看了监控摄像后,凌煜凯带着警方来到了沈家。

    “警官,沈倾倾确实是我妹妹,也确实跟我回来了,但倾倾是自然和我回来,她身体有些不舒服,我才带她回来的,请问警官,我带自己的妹妹回家有什么不对?”沈浩哲在证据面前无法抵赖,只得狡辩道。

    “你撒谎,倾倾根本就不想回家,因为她根本不是你们沈家的人,你将倾倾还给我,她现在是我的妻子,我要带她回家。”凌煜凯怒道。

    “警官,我不知道这位先生是谁,但是我妹妹根本没有嫁人,虽然曾经有过婚礼,但是都出了意外,所以我可以证明,我妹妹根本没有结婚,至于这个冒充我妹夫的人,我们沈家,甚至是我们的亲戚,都没人认识。”沈浩哲理直气壮道,甚至挑衅的看着凌煜凯。

    警方要凌煜凯说出倾倾的一些信息,凌煜凯哑口无言,除了知道倾倾的年龄,知道她住在这,其他的,他都不知道。

    “警官,我与倾倾结婚才三天,我们还没来得及说那些。”明知道这些话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但凌煜凯还是打算试试。

    “三天?请问你与沈倾倾小姐认识多久结婚的?”果然,警官惊愕的看着凌煜凯。

    “不到二小时。”凌煜凯看着警官,看着沈浩哲,知道想通过正常的途径见到倾倾是不可能的,看来他必须用非常手段才行。

    凌煜凯离开沈家,打算自己寻找倾倾,可是这会天已经黑了,就连私家侦探社都关门了,难道要等到明天吗?回到酒店,拿出倾倾的衣物,看着结婚证,自责不已,他应该带着倾倾一起出门的,根本就不应该将她留在酒店,正欲起身再去沈家一趟,放在桌上的电话却响了。原来电话是福伯打来的。

    “少爷,医院又打来电话,老爷快不行了,你什么时候能回来?”福伯哽咽的声音让凌煜凯无法怀疑。

    “福伯,我爸在哪家医院?”凌煜凯着急,本想带倾倾回去,但是听福伯的意思,恐怕真的来不及了。

    “少爷,我没有骗你,不信你可以打电话去医院,这是医院的电话。”福伯在电话那头甚至哭了,凌煜凯安慰福伯道。

    “福伯,我不是不相信你,我现在就回去。”凌煜凯说完,决定先回去看看父亲,如果父亲没事,那明天就可以回来,到时再找倾倾也不迟,他立即包了个车往回赶。在回去的路上,凌煜凯还是忍不住打了电话。

    “少爷,你现在要去医院吗?”福伯有些惊喜。

    “我会先回去一趟。”原本打算直接去医院的凌煜凯在听到福伯的声音后改变了主意,或者是因为心底那个呼唤的声音吧。

    凌煜凯心里有些乱,半年没回来,除了因为父亲结婚的事外,最重要的还是那个女人。半年没见了,她还好吗?他想知道电话里是不是他的错觉,那个温柔可人的小天使,怎么可能说出那么冷血的话,他不相信。

    在黎明之前,凌煜凯终于回到了离开半年之久的家,福伯似乎一直在等他。

    “少爷,你可回来了,你先休息一下,我让人准备早点,晚点我们去医院。”福伯看着凌煜凯,眼睛有些湿润。

    少爷终于回来了,老爷有救了,老爷有救了。

    “她呢?去医院照顾我爸了吗?”想起昨晚听到的话,凌煜凯冷声问。

    “夫人,昨晚去参加聚会,一直没回来。”福伯轻叹息,声音里难掩对夫人的失望。

    正说着,门外传来的脚步声,几乎是反射性的,凌煜凯快步离开了客厅,他不想被她看到,至少现在不希望碰面。

    “夫人,你回来了,请问早餐要吃点什么?”福伯镇定的向胡小玲请示。

    “不用了,我头有些痛,别让人来打扰我。”冷漠的声音听上去像是房客,凌煜凯站在书房的窗前,看着外面呼啸而去的奔驰,有一种叫愤怒的东西在不停的扩散。

    “少爷,我们现在可以去医院了吗?”凌煜凯不知道自己在窗前站了多久,曾经的美好,过去的一切,都在脑中不停的的回放,这半年来,改变的似乎不仅仅是他,他忘记了,地球并不是只围绕着他转的,所有的人都在改变,包括他的父亲,还有他心爱的她。

    “走吧。”心里沉甸甸的,有很多东西在不觉间早已超出了他的掌控。

    医院的特等病房里,父亲安祥的睡着,但是那张苍老失血的脸却像一把匕首,狠狠的刺向他的心脏。

    身为人子,他却没有尽到人子的责任。

    “爸,对不起。”双手紧握着爸爸的手,凌煜凯更是愧疚不已,记忆中,父亲的手是那么的宽厚,温暖,可是此时,却是如此的冰冷,一声对不起道出了他心中的愧疚,也将这半年来他心中一直压抑的痛恨释放出来。

    “小凯、、你、、你回来了?”病床上的人似乎感觉到了,睁开了眼,吃力道。

    “爸,对不起,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不会让你有事的。”凌煜凯强忍着心中的悲痛,怪不得福伯这么担心,他真是混蛋,爸爸病成这样,他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不,不是你的错、、、孩子,爸、、、爸爸看到了你妈咪,她在、、她一直在等着我。”

    爸爸的脸上有着满足的微笑,好像这是许久以来的等待。

    “爸,妈、、你爱我妈吗?”凌煜凯脑中有很多疑问,但是最终问出来的,却是对妈妈的怀念,伤痛。

    “爱,在我心中,一直只有你妈妈一人,小凡--小凡只是个意外,可是、、可是这个意外,却要了你妈妈的命,我对不起。”看着爸爸的泪,盘旋在他心头的疑问,终于有了答案。

    爸爸并没有背叛妈妈,只是意外,可是这个意外却要妈妈的命。

    “爸,你的身体一直很好,怎么会病倒?”凌煜风想到那个彻底狂欢却不来照顾父亲的女人,心中的疑惑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