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19章 你太让我失望了!

第19章 你太让我失望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倾倾,你快跟哥回家!!!”一打开门,沈浩哲的大手就扣住了倾倾的手腕。

    “啊!哥,怎么会是你?”倾倾听到沈浩哲的声音吓坏了,剩下的那只手,赶紧拉着睡袍,以免春光外泄。

    “倾倾,你怎么可以一声不响就走了呢,怎么可以连电话都不接,你知不知道爸同妈有多担心。”沈浩哲推着倾倾进门,气恼道。

    “哥,你走吧,我不会回去的,不管我是不是爸妈生的,都已经不重要了,我有了自己的生活,有了自己的家。”倾倾拿着衣服进浴室,虽然是哥哥,但是自己现在衣衫不整,实在不太好。

    “倾倾,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们沈家人,就算你不是妈生的,但你在我们沈家二十多年,你怎么可以这样伤爸妈的心。”沈浩哲脸色阴沉,因为他看到房里有男人的衣服。

    “哥,我会回去的,过几天,我会带阿凯回去的。”在更衣的沈倾倾听到沈浩哲的话沉默了半晌后道。

    “阿凯?什么人?”明明都已经看到男人的衣服了,他却不敢相信,可是现在从倾倾口中听同男人的名字,脸色更是阴沉难看。

    “哥,我忘记和你们说了,那天在我回去的时候,我已结婚了,阿凯就是我的丈夫。”倾倾从更衣室回来,回避着沈浩哲的眼神道。

    “结婚了?沈倾倾,你怎么可以这么堕落,你以为和男人同居就算结婚了吗?你太让我失望了。”沈浩哲再也无法控制自己被撕扯的心,对着倾倾大吼。

    “哥,我没有与男人同居,我结婚了,我与阿凯是夫妻,况且,我已经成年了,就算我与男人同居,这也是我的事,不劳哥操心。”倾倾脸色惨白,她早料到没人会接受她与阿凯的婚姻,但是她不会放弃的,虽然她同阿凯都还不知道爱是什么,但是他们可以在婚后培养感情,她喜欢阿凯,她也感觉得到阿凯对她是真心的,否则他不会同她结婚。

    “走,你现在就跟我回家。”沈浩哲上前扣着倾倾的手腕,冷声道。

    “你走吧,我不会同你回去,我要等阿凯。”倾倾挣扎着,可是却抽不回手,不但如此,沈浩哲的手反而扣得更紧,倾倾感觉到手腕的疼痛,却咬牙忍着。

    “你现在就同我回去,沈倾倾,我是你哥,你必须听我的。”沈浩哲不理会倾倾的挣扎,硬是将她自房间拽了出来。

    “不是,你根本不是我哥,你放开我,放开我……”倾倾大叫着,另一只手紧抓着门,死也不肯松开。

    “沈倾倾,你给我闭嘴,你今天必须回去,你知不知道爸妈有多担心你,我们几天都没睡觉了,如果你还有良心,现在就跟我走。”沈浩哲使劲的往外拽倾倾。

    “好痛、、、哥,你快松开,好痛、、、”手腕处疼痛难忍,这才痛叫出声。

    听到倾倾叫痛,沈浩哲才意识到没控制力度,忙松开手,映入眼帘的是倾倾那红紫的手腕,吓坏了,连声道歉。

    “对不起,倾倾,哥不是有意的,对不起,我们……”

    倾倾一得自由,忙跑回房中,正要关上门,没想到沈浩哲反应也快,手竟然伸了进来。

    “哥,你拿开手,我不会回去的,就算去,我也要等我老公回来。”倾倾不忍心夹沈浩哲的手,哭着道。

    “倾倾,你将门开开,如果你真结婚了,那就带他一块回去,我陪你一块等。”沈浩哲知道倾倾的固执,只得软声道。

    “哥,真的吗?你不会现在要回去了?你会让我等阿凯?”倾倾喜道,阿凯去刮胡须了,回来后,他们可以一起去见爸妈。

    就像哥哥说的,就算她不是妈妈生的,但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恩,是无法抹去的,就算要离开,也得给人们一个充分的理由。

    “会,我同你一起等。”沈浩哲见倾倾语气变软,即顺着她的话道。

    倾倾打开门,沈浩哲立即进去了。

    “哥,其实那天我回去是想告诉你们,我结婚了,只是没想到会听到你同妈妈说我不是沈家的孩子。”倾倾说着,像是怕沈浩哲不相信,更是拿出了结婚证。

    “这是……”沈浩哲看着倾倾递过来的大红本本,心猛的往下一沉。

    “这是我与阿凯的结婚证,我们是真的结婚了,阿凯出去买东西了,等他回来,我会带他一起回去的。”

    沈浩哲接过结婚证的手在颤抖,另一只手则紧握成拳,他不敢相信,他不能接受,倾倾怎么可以结婚,他费尽心计,阻止那三场婚礼,她怎么可以结婚了。

    “这个男人是谁?”沈浩哲颤抖着手打开了红色的结婚证,看到上面的名字,相片,眼睛瞪的老大,这相片上的人除了看得出是男人外,根本就看不清脸。

    “那是阿凯,他刚才去剃胡须了,等他回来,我们就回去。”倾倾点首,她知道结婚证上的相片不是很好看,但阿凯去打理胡须了,她相信回来的阿凯肯定是不一样的。

    “不行,你现在就跟我回家。”沈浩哲脸色阴沉,将结婚证往地上一扔怒道。

    “哥,你怎么了,我们说好了……”

    倾倾弯下身去捡结婚证,沈浩哲却一掌向倾倾后颈劈去,倾倾的手刚碰到结婚证,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

    沈浩哲看都没看地上的结婚证,找到倾倾的证件,抱起倾倾就离开了酒店。

    凌煜凯兴高采烈的回到酒店,出了电梯,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几个月,现在突然光滑了还真有点不习惯,不知道倾倾一会看到后会不会尖叫。

    来到房门前,凌煜凯正想伸手,却发现房门好像是开的,竟然有很大的缝隙。

    “老婆,你起床了吗?”凌煜凯推开房门,里面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音。

    “老婆?倾倾……倾倾……”看到地上的结婚证,凌煜凯有种不祥的预感,推开浴室的门,没见到倾倾,更是着急。

    倾倾去哪了?他立即打电话到前台,前台回答说不清楚,想到前天晚上的事,凌煜凯沉着脸,找到了酒店负责人。“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理由,我妻子,是在你这失踪的,你们必须给我一个解释。”凌煜凯黑着脸怒道。

    “凌先生,你太太是成年人,她要离开,我们也不能阻拦。”酒店经理面对凌煜凯的‘无理取闹’耐心道。

    “不可能的,她的证件还在房间,连东西都没拿,我要求看你们的监控录像,我要知道她出了什么事?”

    凌煜凯沉着脸,想到地上的结婚证,还有倾倾的衣物,现金,到这时,他才猛然想起,倾倾的证件好像不在了。

    “凌先生,非常抱歉,监控录像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看的,请你不要为难我们。”酒店经理一再的解释。

    “好,不给看是吧,那我报警了,人在你们这失踪的,我相信警方一定会帮我找人。”凌煜凯怒道,他脑中隐约猜测到了些,极有可能与沈家人有关。

    “凌先生,凌太太或许是自己离开了呢,我们可以让你看监控,但是请你不要再吵闹。”酒店经理也无耐,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霸道的客人。

    当凌煜凯从监控中看到房间外的争执,当他看着沈浩哲将倾倾抱走时,脸都绿了。

    他没想到沈家人如此蛮不讲理,从那情形看,倾倾多半是晕了,至于她哥哥用的什么方法他不愿猜测,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去救倾倾。

    凌煜凯立即赶到沈家,但是却被拒之门外,沈浩哲从大铁门里走出来。

    “这位先生,你如果再不走,我要报警了。”沈浩哲冷脸对着凌煜凯。

    “我是倾倾的丈夫,请将我的妻子交出来。”凌煜凯握着拳头,想到眼前的这个男人对倾倾所做的,拳头几乎就要上去了。

    “这位先生,你妻子丢了我很同情,但我不知道你说的倾倾是谁,请你立即离开。”沈浩哲隔着铁门向凌煜凯道。

    眼前这个男人与倾倾结婚证上的那个男人根本就是两个人,但是他知道这个男人真的是倾倾口中的阿凯,他没想到那片胡须下竟然是这样英俊的一张脸,他更不能让他见倾倾了。

    “姓沈的,你如果坚持要装,那这件事,就让警方来处理,酒店的监控录像上显示是你带走倾倾的。”凌煜凯愤怒道,若不是隔着铁门,他一拳早打过去了。

    “那又如何,倾倾是我妹妹,我们根本不认识你,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让你见倾倾的,你走吧,倾倾只是一时冲动,你们的事,我们不会承认的。”沈浩哲脸色阴沉,他竟然忘了酒店有监控这码事。

    “姓沈的,我要见倾倾。”凌煜凯拍打着铁门,他要见倾倾,他要带倾倾离开这个鬼地方,姓沈的一家根本就是变态,不能让倾倾再留在这被他们“虐-待”。

    没有人理会凌煜凯,他甚至怀疑倾倾会不会被他们藏了起来,想到这里,凌煜凯决定报警处理。

    他首先回酒店拿了结婚证,并拿出了许久不曾用的电话。离家半年,他一直关机,这会打开手机,嘀嘀嘀,信箱一下子就塞满了,而且还有很多语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