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天神诀 > 第53章 残酷的现实

第53章 残酷的现实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帝讳道:“院长大人有几分把握?”

    藏剑捋了下白须,豪不隐瞒的说道:“七成把握。”

    “七成?!”

    帝讳和伍立天都是大喜不已,帝讳笑道:“哈哈,七成把握,那基本是铁定了。我在这先恭喜院长大人了。”

    伍立天也急忙躬身道喜。

    藏剑打断道:“两位不要太乐观了,我不过是偶得一枚四转元神丹,这才得到七成把握。否则以我的资质,这辈子都没有指望跨越原武境的。”

    伍立天哈哈大笑道:“老师过谦了,既然得丹,那便是老师的机缘。我等习武之人,谁不讲求一个‘机缘’呢?待老师跨过原武境后,明年的五国盛事,便可约战卿不离,将他‘武中王者’的称号夺过来。”

    藏剑微微摇头,笑道:“在得到那四转元神丹后,我的心境也发生了不小变化。对于这争名夺利之事,已经淡薄了。我打算让良昫接任院长之职,而我则专心潜修武道,争取能更进一步。”

    伍立天愣了下,想要说什么,被帝讳伸手拦住,帝讳笑道:“院长大人既有此心,我们也十分祝贺。”

    藏剑道:“所以这次国师传召,我将良昫也带来了,原本想有事的话让他去办。可此事既然关系到妖族大帝,那老夫虽朽,也想一探究竟了。”

    帝讳道:“此事自然少不得院长大人领袖,待我将一切查探详细,再召三位来谋划。毕竟此妖冢在苍南国境内,实在有所不便。”

    藏剑点头道:“那就有劳国师了。千古以来,妖族诞生了数位大帝,就不知这位大帝之冢,会是哪位?”

    帝讳笑道:“这我就不知了,但不管是哪位,若真能得到一点什么,必将受益无穷。”

    其余三人皆点头称是,随后便各自离去。

    帝讳望着三人离去的背影,眼中浮现出墨玉般的浓色,负手仰望苍穹,自语道:“妖族无数岁月中,到底诞生过多少经天纬地的大帝?已经记不清了,唯有那‘万古长空,一朝风月’,映日光明耀古今。”

    话毕,冷风吹寒,他的长袍猎猎作响,如流云浮动,说不出的萧瑟寂寞。

    ……

    八日后,杨青玄终于跑回了学校,如此长距离的奔跑下来,并没有任何不适,反而体内气力充沛,说不出的舒服。

    到学校后,隐约间还感到原力有所提升。

    但经历了短期内大幅提升境界的快感后,杨青玄已经看不上这点原力的提升了。先是回到寝室检查了下身体,确认无恙后,便向学分殿奔去。

    如今只剩二个半月了,他的学分还是0,不由得有些愁苦。

    而且这一次的任务,一下折损了七名学子,也不知会在学院内引起多大震动。

    刚踏入学分殿,便听见两人在殿门前低声议论:

    “那元方可真惨,只剩下皮包骨头了,尸体就连他妈都认不出来。”

    “唉,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啊!”

    “可恨那李瓶儿,竟这般歹毒,修炼吸阳之术,已经有三位同学为了学分,折损在她手里了。”

    “一把辛酸泪,谁不是为了几个学分,整日在泥潭里摸打滚爬。”

    杨青玄听得一阵愕然,想起半月前,那个领取了李瓶儿任务的壮男,难道就死了?他不禁问道:“这两位同学,敢问一句,那元方这般死了,学院不管吗?”

    一人讥讽道:“管?切,你当学院是托儿所啊,这里是学分殿,任务自接,生死不管!”

    另外一人也是嗤笑一声,道:“每年死在学分殿任务里的学员,不知凡几,学院哪有这么多人手去管?做人要有自知之明,若是不能接的任务,就不要去染指。”

    先前那人道:“学院只会管一种情况,那便是发布的任务虚假,让学员妄送性命的。这样一来,很多任务的描述里,都会采用各种文字游戏,保证真实的情况下,掩盖危险。”

    他指着一块任务牌,道:“你看那个。”

    杨青玄顺着望去,那块玉牌上写着:“帮忙遛狗,每日一个时辰,学分10点。”

    杨青玄吃了一惊,道:“每天帮遛一个时辰狗,就能赚10点学分?这消息难道虚假?”

    那人嘿嘿冷笑,眸子里精光闪动,道:“这任务一点都不假,但已经有四名学生死在这个任务上了。因为那遛的狗,不是普通狗,而是妖兽震雷焰天狗。震雷焰天狗的实力,堪比人类真武境强者。”

    杨青玄呆滞住了,想到自己接的任务“挖矿”,看似人畜无害,却直接折损掉七条人命。

    另一人道:“学院允许这些任务的存在,就是为了锻炼学生。”他指了指脑袋,道:“不仅仅锻炼修为,还要锻炼脑子和眼力,所有这些综合起来,才构成一个武者的完整战力。”

    他说的这些,杨青玄自然明白,只是心中无限感慨,这个世界未免也太残酷了一些,全都是些十多岁的少年,就要经历这般可怕的磨砺。

    天琮学院能够成为北五国第一的学府,这学分殿怕也是助力极大。

    他不知道的是,另外四国的学府,很多历练比天琮学院的学分殿更为残酷、无情。

    杨青玄突然问道:“对了,半月前我还看到有个征婚的任务,叫陈翠花,那应该不会有诈了吧?”

    两名学生的脸色有些古怪起来,其中一人突然长长叹了口气,道:“唉,那接任务之人正是我的同班同学,已经和那陈翠花完婚了,只不过是被打残了四肢,强行完婚的。”

    杨青玄大惊,道:“为何?难道是征婚讯息不符,那陈翠花极为难看,亦或者年纪极大?”

    那学生摇了摇头,脸色有些发白,道:“那陈翠花正如任务中写的,貌美如花,相貌极好,并且也是年芳十八。”

    杨青玄不解,道:“这、那为何要强迫完婚?”

    那学生看了他一眼,道:“因为陈翠花是个男的。”

    杨青玄:“……”

    突然一股恶寒在背脊上涌起,胃中不断翻滚。想想那接了任务的同学,不仅四肢被打残,更是身心受到极度摧残,心中生出无限怜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