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琅琊榜 > 第四十三章 调虎离山

第四十三章 调虎离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离开竹海茶庄后,蒙挚与梅长苏两人与出门时一样,一个乘坐青布小轿,一个骑着枣红骏马,后面随从着几名禁军护卫和两个谢弼派来的家仆,一行人避开熙攘的主街人流,拣安静的偏道回程。在刚刚走出小巷,来到一处十字交叉的大街口时,禁军大统领手下的一名骑尉奔来,禀告说皇帝陛下传召。蒙挚闻言刚一犹豫,梅长苏已掀开小轿侧帘道:“承蒙大统领的厚情,既是陛下相召,不敢耽搁,就在此处道别,改日苏某再上门致谢。”

    “苏先生客气了。”蒙挚拱拱手,回身吩咐随从的禁军护卫们小心护送苏哲回谢府,自己道了声再会,拨马向宫城方向奔去。

    奔出数个坊区之后,蒙挚突然想起值房内用来更换的那套官服腰带上的佩玉昨日脱落,虽然不很显眼,但既然要面圣,仪容整齐是很重要的,便放缓马速,准备命传信的骑尉绕到统领府去取一围新的腰带,可是一回头,却发现四周根本没有那人的影子,心中登时疑云大生,再一细想,那骑尉的脸虽然乍一看是自己常见的属下没错,但他来传信时一直跪伏于地,只说了两三句话,根本没有细细辩认,现在思来,竟大有可能是旁人假冒的。

    这道调自己入宫的圣命如果是假的,只要一进宫门就能被揭穿,所以对方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骗自己去做什么,而只是想要调虎离山而已。

    念及此处,蒙挚不由心头一沉,匆匆忙忙拨转马头,向着来时路飞奔而去,一路上扬鞭催马,运起内力遥遥呼喝行人闪开,只恨不能肋生双翅,盼着梅长苏不要有什么意外。

    奔到分手的那个十字街口时,这里早已人迹杳杳,由于不远处有两条分岔口都可以通往谢府,蒙挚停了下来,马身连接回旋了几圈,也无法决定,正在心下茫然之际,突然有几声隐隐的呼叱传来,被他灵敏的耳力捕捉到。在快速地判断出了方位和距离后,蒙挚纵身从马鞍上跃起,直掠上旁边平房的屋脊,足尖数点之下,身形如离弦之箭般飞射向前,片刻之后便赶到了混战的现场,扫过去第一眼,登时又惊又怒。

    只见梅长苏所乘的小轿倒在路边,轿顶已被击成粉碎,轿夫和随从们横七竖八地四处倒着,不知是昏迷还是死了,连自己留下来的那几个护卫中也不例外,街道正中飞流正在与一个黄衫人激烈交手,掌风剑气仿若凌厉有形般,旋成一团暴烈的气场,这些护卫们根本无法加入助战。

    蒙挚无暇细看,眼睛立即四处扫寻了一圈,但没有发现梅长苏的身影,忧急之下,大喝一声直扑下来,一记如烈灸狂焰般的“光瀑掌”劈向当场,打算与飞流一起将对方擒下。谁知这一掌击出,虽然确实将对方攻击得急速后退避让,但没想到飞流却大不高兴,立即调转方向,翻掌运力想要抵挡。

    “是我!”蒙挚知道此时要是与飞流交上了手,那才是平白给了敌手逃走的机会,可是飞流智力单纯,在判断上有误差,一时也来不及多说,提气跃起,想翻到另一边去,挡住那黄衫人的去路。

    飞流见他收手,也不纠缠,转过攻势又向那黄衫人连出数掌。他在这电火石火的刹那接连改变了两次交手对象,但过程却流转自然,气息间毫无凝滞之感,黄衫人不由连连“咦”了两声。

    此时蒙挚已移步换位,正想再次加入战团,突听旁边轻轻的一声呼唤:“蒙大哥……”,转头看时,竟是梅长苏站在侧前方街沿房檐下,正向他招手,一愣之下再看看那个位置,恰好是自己刚才立足的那间房脊的下方,立时明白是因为视角被足下屋檐所阻的关系,才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梅长苏的身影。

    掠身过去抓住梅长苏的手腕一探,再周身上下看了一遍,见他虽然脸色如雪玉一般,但并未受新伤,这才长吁一口气,放下心来。

    “飞流暂时无妨,你先别插手。”梅长苏的目光凝重地锁在街心酣斗的两人身上,口中低低地说了一句。

    “你没事就好。飞流的身手,我放心……”蒙挚刚答了半句,语音突然断掉。适才情急,他一出手后黄衫人立即后退,故而未能注意到对方实力如何,现在细看了几眼,不由心惊。

    依飞流现在的身手,早已跻身十大高手之列,其深浅不可测量,连悬镜使夏冬都败在他的手下,即便是自己这号称大梁第一高手的人与这少年交手,都要打点起十分精神,不敢多加懈怠大意。没想到这个容貌木然的黄衫人,竟能在飞流全力施为下,还占着上风。

    梅长苏默默看了片刻,一皱眉,心中已有判断,转头与蒙挚交换了一下眼神,从对方的目光中知道他的结论也与自己一致,于是踏前一步,扬声道:“拓跋将军,你远来是客,切磋两招便可了。现蒙挚大人在此,不妨停手,大家找个地方聊聊可好?”

    那黄衫人被他叫破姓名,又听得刚才向自己发出至强一掌的人就是蒙挚,心知再打下去,便是击败了这无名的少年高手,自己也讨不了好去,只得错掌后跃,退出了战团。飞流也已听到梅长苏说话,故而并不进逼,只是以犀利阴寒的目光紧紧盯着黄衫人不放。

    因为知道眼前这人是琅琊高手榜上排名第三的超一流高手,蒙挚有意走在了前面,将梅长苏挡在身后,拱手为礼道:“拓跋将军,贵国使团已离京多日,怎么将军这个时候反而赏光莅临了?”

    拓跋昊默然站立,因为他脸上戴着易容面具,也看不到他表情为何,片刻冷场后,他抱拳还了一礼,道:“敝国使团在贵国铩羽而归,敝国四皇子亲自挑选的勇士百里奇也受了这位苏先生的教训,迄今还失踪在外,下落不明,我再不来看看,那才真是颜面无存。”

    梅长苏闻言笑道:“莫非将军此来,是想替百里勇士教训我一下出出气?那可真是太冤枉了,我当初也是百般推辞,无奈君命难违,贵国的大使又出言相激,这才勉为其难耍了些小手段。还请将军海量原宥才是。”

    拓跋昊冷哼一声:“百里奇的武功,在他出发时我是测试过的。所以未来之前,我也道你是术士之流,耍弄手段取胜,不过今日一战……”他目光微转看了飞流一眼,“能有这样的高手在你身边当个无名护卫,想必确有过人之处。”

    梅长苏苦笑道:“飞流还小,哪里是拓跋将军的对手。我若有过人之处,也不至于被将军一剑劈碎轿顶,那般狼狈地逃开了……”

    蒙挚听他这样说,脸色立时阴沉了几分,道:“拓拔将军未经照会,来我大梁国都中随意攻击我国客卿,是何道理?”

    拓跋昊哽了一下,显然有些难以回答。他自持武功高绝,暗中潜入大梁京都想要看看以稚子逼得百里奇告败失踪的苏哲到底是何等人物,原本的打算并非想要真的伤人,不过是试探一下深浅就走,谁知苏哲身边有飞流这样的高手,被缠斗住了,接下来连大梁第一高手蒙挚都出现了,结果不仅没有走成,身份也被识破,落了如今这般尴尴尬尬,不好解释的处境。

    不过虽然理亏,拓跋昊却不想示弱,何况琅琊高手榜上他排第三,蒙挚排第二,可两人却从未当面交过手,实在想不明白琅琊阁主是凭什么定的这个次序,心里早就有些不服气,现在反正已经被人捉了个现行,倒还不如趁机斗上一场,也胜过勉强的辩解。当下提剑在胸,语气冷傲地道:“这里是蒙大人的地盘,我有什么好说的,动手吧!”

    梅长苏本想阻止,但眉眼轻动间,旋即又改变了主意,转身退到较远的地方观战。飞流跟在他身边,神情虽冷淡,但双眸深处却有一丝兴奋。

    琅琊高手榜的榜眼和探花在大梁京都的一条街巷内交手,这消息要是传出去,管保半个江湖的人都会削尖了脑袋挤进来看,而不来的另外一半,是知道自己再削得尖也挤不进来的。可惜这件事发生的太过突然,现在再去发布消息收门票已经来不及了,因此能大饱眼福的,就只有施施然站在一旁的梅长苏与飞流。

    昔日北燕权臣坐大,慕容皇族被迫禅让江山。拓跋家主于禅让大典上一击成功,刺杀了权臣,其时满殿兵马,唯有他一剑光寒,逢魔杀魔,遇佛杀佛,一身血衣扶慕容氏复位。自此后拓跋氏稳立北燕剑宗之首,历代家主无一不是绝世高手。

    比起拓跋昊那传奇般的家史,蒙挚的名气就要朴实得多了。他内外功夫皆习自少林,武功毫无神秘机巧之处,全靠一拳一脚拼到了现在的地位。与拓跋昊适才和飞流之间以快拼快的交手不同,蒙挚的一招一式似乎都使得过于清晰稳重,仿佛拓跋昊已连刺了数十剑,他才慢慢挥过一掌。然而快慢殊途,却又殊途同归,拓跋昊的剑快得象是连成了一张光网,蒙挚的慢却又凝然不动成了一堵厚墙。光网与厚墙两相激撞,撞出的是只有在这两大绝世高手间才能激荡出的耀目火花。

    作为亲眼目睹这场巅峰之战的少数几个观战者之一,梅长苏显然不够珍惜这个机会,眼神飘飘的,有些分神的样子,时不时还会低下头来沉思一下,根本没有认真去看,直到那团剑风掌影从中爆裂开来,两个人各自向后翻跃了数步,再次凝神对立后,他才想起要尽观众的义务,急忙鼓掌叫好。

    表面上看,这一战似乎尚未分出胜负,还应该再继续打上一阵才对。但当梅长苏一边笑称“精彩”一边走上前时,蒙挚却没有提醒他回到原处去,反而就势收起了一身的劲气,好象是趁机想要给这一战画上终止符一样。拓跋昊的表情全在易容面具之下,看不出端倪,但因为面具轻薄精巧,还是可以注意到他狠狠地咬了咬牙,眼白有些发红。不过最终他也按捺住了自己的情绪,将手中宝剑入鞘,冷冷地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