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琅琊榜 > 第四十一章 茶庄中的旧友

第四十一章 茶庄中的旧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一只大大的椭圆形水梨递到眼前,看起来饱满润泽,十分可口的样子。

    “为什么要给我这只?”梅长苏笑微微地,逗着眼前的少年。

    “最大!”

    “最大的给苏哥哥吃吗?”

    “嗯!”

    梅长苏视线轻轻一斜,看见坐在一旁的蒙挚正在举杯喝水,暗暗一笑,故意又问道:“飞流,你告诉苏哥哥,这只梨是什么颜色的?”

    “深白色!”

    蒙挚“扑”地喷出刚喝进嘴里的一大口水,一边呛咳着一边瞪着飞流:“深……深什么色?”

    飞流哼了一声,根本不理他,扭过头去。

    “其实我们飞流,才是最会造词的一个人呢。”梅长苏的目光中漾着暖暖的温情,软柔地抚mo了一下飞流的头发,后者仿佛能感受到他的关爱一般,依了过去,再次递上手中的水梨。

    “飞流,这个现在不能吃呢,”梅长苏微笑道,“这个是冻梨哦……”

    “冻梨……”

    “就是冻起来,让它可以保存久一点,不过要吃的时候呢,就一定要先解冻,否则咬不动哦。”

    飞流睁大了眼睛,看看左手的梨,再看看右手的梨,最后举起较小的那个咬了一口,顿时呆住。

    “咬不动吧?”蒙挚这时已恢复了高手的风度,凑过来道,“要泡在水里解冻,软了才能吃。”

    飞流对这句话消化了片刻之后,立即就消失了踪影。

    “其实那个梨不能算是最大的,”蒙挚摇头感慨道,“现在皇城里最大的圆形物体,应该是京兆府尹高升的头吧?”

    梅长苏不禁一笑,“蒙大哥说话有趣,那位高大人就算没遇到这些棘手的事,他的头也该比水梨大吧?”

    蒙挚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还说呢,给人家弄那么头疼的两件案子去,自己倒这般清闲。我看你逗飞流的样子,就知道你今天心情不坏。”

    两人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城南一处清雅别致的茶庄,虽然临街,却并不喧闹,每一间茶室都是单间竹屋,布置得甚是有品。

    自从枯井藏尸案报官之后,全金陵的人就都知道了两件事。一,兰园井里有尸体;二,新冒出来的名人苏哲想要买一处园子。

    兰园荒败残破,又是凶案现场,当然不能住了,所以苏哲应该还需要再买一处新的宅院。于是不管是想趁机结交的,还是确实是好心推荐的,或者是真的想出售房产的,总之各方来请他去看看园子的邀约一时不断,让人应接不暇。不过既然还住在谢府,这些麻烦事当然大半由谢弼挡了,梅长苏除了去看过云南穆氏和夏冬推荐过来的宅院外,今天是第三次出门。

    “你觉得我选的这个宅子怎么样?”蒙挚靠近了一点,问道。

    梅长苏徐徐回眸看了他一眼:“难不成你还真打算把那宅子卖给我?”

    蒙挚玩笑道:“虽然有点上赶着结交红人的感觉,但你还真给我面子,肯随我出门一看。”

    “你蒙大统领是何等份量,凭是什么人,也不敢不给你面子啊。你看今天我接受你的邀约,谢弼显然觉得那是理所应当的,如果我拒绝你,他反而会惊奇吧?”梅长苏淡淡一笑,“更何况我在京城最初那点名气,还不全靠你和飞流那一战打出来的?虽然那次不是我安排的,但也算有意外的效果。”

    “飞流那孩子确是奇才,几日不见,他好象又有进益了。听说他前不久还击败了夏冬?”

    “嗯。”梅长苏随口应了一声,仿佛浑不在意,“这孩子心静,自然易与武道有共呜。不过他毕竟还小,内力不够精纯,真遇上象你这样的纯阳高手,还是难免要吃亏。”

    “有什么关系,他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修练呢。”蒙挚敲着茶杯,第二次问道:“你觉得我选的宅子怎么样?”

    梅长苏想了一下,道:“看得出是你选的。“

    “说话不要这么毒哦,我虽然不懂那些楼台池阁,但我知道你的心思,所以才费尽周折,替你找到这处住所的,你还不领情。”

    “我就是这个意思,”梅长苏目光温润地看着他,“蒙大哥,果然是你最懂我想要什么。”

    蒙挚虽然本有些沾沾自喜的邀功意味,但被他这样直接的一谢,反而有些讪讪的,抓了抓头道:“我也知道那宅院里的景致确实差了些……”

    “园景是要重新翻改,否则人家会奇怪我怎么千挑万选挑到这样一处宅院。不过有那一个好处,顶十处胜景。蒙大哥,真是难为你费心。”

    “也没有怎么特意费心啦,”蒙挚不好意思地道,“我也是在周围瞎转悠的时候发现的,这宅子后墙跟靖王府的后墙只隔数丈之地,因为中间是地沟阴渠,没有道理,四面又都是树林环植,加上两家的主门朝着不同的街道开口,感觉上两所宅子甚至不在一个街区,的确不太容易发现两家居然隔得这么近。小殊,你手下不是有专擅纵地术的人吗?等你搬进去后,就在你的后院与靖王的后院之间挖一条密道,这里就算你们平素没有公开交往,他也可以夜里偷偷从密道过去跟你私会……”

    梅长苏无力地看着这位大梁第一高手,哭笑不得地道:“虽然是好主意,但你能不能不要学飞流那样用词?什么叫私会?”

    “差不多的意思……”蒙挚想了一下又问道,“你现在还不打算明确表态吗?上次郡主的事情,太子迟早会知道是你一手破坏掉的。他可不是什么有器量的人,说不准会对你采取什么报复手段,我看你还是先假意顺从一下誉王这边,纵然不稀罕他的荫护,至少也不必两面受敌吧?”

    “放心,他们现在都忙,都还顾不得来收拾我。”梅长苏面上浮起清冷的笑容,“有道是只防不攻是绝对的败着,既然誉王已经借枯井案咬住了户部尚书楼之敬,太子就必然要死盯着何文新的案子不放。我想……何敬中一定会想办法把他儿子的杀人案提到刑部去审吧。”

    “刑部可是誉王的天下,太子盯得住吗?”

    “誉王是占了上风没错,但何文新这案子实在是太明目张胆了,文远伯发着狠呢,刑部要动手脚,难免会有一番周折。”

    “你当然是最高兴看到他们互相撕斗了。”蒙挚见梅长苏将手缩进袖中,忙推了个手炉过去,“不过就算何文新被太子盯死了,那到底不是何敬中本人,于誉王而言,并无多大损失啊。”

    梅长苏唇边突然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轻声道:“若他知道如何约束部属适可而止的话,何文新此案的确也还伤不了他什么……他目前最大的软肋,还是在庆国公柏业身上。”

    蒙挚一击大腿,道:“说到这个,我还正想请教你呢。我想夏冬回京,多半已经收齐了不少证据,怎么这侵地案到现在连一个泡儿都没有,你说皇上到底在想什么呢?”

    “他在想……这个侵地案,到底由谁来主办……”

    “啊?”

    梅长苏将手掌翻转过来,贴在手炉取暖,面上的表情淡淡的,仿若在闲话家常:“皇上要办侵地案,主要是为了近来权贵随意兼并土地之风日盛,有碍国本。但这么大个案子,该交到谁的手里主办,却是个难题。我想,他就是尚未决定好主审人选,才会迟迟没有动静的。”

    蒙挚身为禁军统领,当然不是一个单纯粗豪之人,细想了一下,点头道:“没错,悬镜司只管查案,没有审结之权,这案子太大,只能交由中书省、御史台和廷尉府三司会审……可是……”

    梅长苏冷笑道:“皇帝陛下心里明镜似的,三司会审,如果没有一个既中立、又镇得住的人在上面压着,好好一个侵地案,立时便会变成一场党争,皇上借查此案立威警戒的初衷就达不到了。”

    蒙挚皱了皱眉,叹道:“难怪皇上迟迟不决,这事确实难办。”

    梅长苏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道:“所以要靠你替皇上解忧了。”

    “我?”蒙挚吃了一惊,“我能有什么好办法?”

    “办法自然是有的。”梅长苏怀抱暖炉向后一靠,唇角轻挑,“你可以向皇上推荐一个人。”

    “谁?”

    “靖王。”

    蒙挚猛地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要压得住三司的人,哪个朝臣都不行,只能靠皇族。让太子去,这案子会诛连得不可收拾,让誉王去,绝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靖王远离朝政中心多年,为人又刚直,让他来审这个案子,那才真正能达到皇上想办这个案子的目的。”

    “可是对靖王而言,不是会因此得罪人吗?”

    “要进入这个圈子,怎么可能不得罪人?关键是值不值得。”梅长苏的声音又轻又冷,“恰到好处地办结这个案子,一来可得民心,二来可以立威,三则彰显才干。何况得罪一些人,就必然会得到另一些人的支持。永远站在远处,是没有人能看到他的存在的……”

    蒙挚怔怔地看了他半天,才缓缓吐出一口气道:“你拿定了主意,自然是不会错的。这世上本就没有万全的事,我想你定是已经一步步设想好了。可是万一皇上不同意呢?”

    “他会同意的。”

    “这么肯定?”

    “因为他没有更好的选择了。”梅长苏抿紧了嘴角,咽下已滑到唇边的一声叹息。

    除了别无选择以外,其实还有另一个理由。那就是梁帝并不疼爱靖王,他不会过多地为靖王考虑接下这个差使后将要面临的困难和后果,所以反而更容易做出决定。

    而对于靖王而言,这却是他正式踏上不归之路的第一步。

    迈出后,就再也不能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