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琅琊榜 > 第三十四章 死士

第三十四章 死士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些人,是做什么你都没办法真的跟他计较的。而对于萧景睿和言豫津来说,夏冬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所以尽管两个人都沉下了脸露出不高兴的表情,但还是没敢真正出言抱怨一句。

    “来,让我看看你用来自杀的毒会藏在哪儿?”夏冬蹲下身子,将地上那名杀手指挥者提了起来,用力捏住他已被卸掉的下巴,疼得那人双脚一阵乱蹬,面色惨白如蜡,“啧啧,居然还是藏在牙齿里,真是没创意,就不能换一个地方么?”

    虽然她语调轻松,便一旁听着的萧言二人却都不禁一震,互相对视了一眼。

    一旦失手被擒就会立即自尽的杀手,已是业界最高级的死士了,不仅难找,而且价钱也奇高,夏冬到底在滨州取得了什么样的调查结果,会让人狗急跳墙到如此地步呢?

    “这样没办法问话啊,还是要把毒囊取出来才行,”夏冬理也不理身旁这两人的变脸变色,径自研究着如何取出那杀手齿间的毒囊,好把下巴给接回去进行讯问。女性大都生来好洁,即使是经常被人误认为是美男子的夏冬也不例外,她拧着那人的下巴看了好久,也没想出怎么才能不把手指伸进去就取出毒囊的方法,最后一个不耐烦,抡起手臂来便是狠狠一拳打在那人侧脸上,只听得一声闷哼,杀手喷出一口鲜血的同时,几颗牙齿和一个肠皮小囊也被吐落。

    萧景睿和言豫津第二次对视一眼,脸色更是发青。果然还是女魔本色啊,心狠手辣比起当年不差毫分……

    夏冬若无其事地将手背在衣服上擦了擦,咔咔两声便将杀手的下巴复了原位,却又不急着问话,反而先抓起那人的一只手腕用力一拧,顿时腕节俱碎,筋骨寸断,痛得对方叫都叫不出声来,只能如濒死的鱼一般张大了嘴吸气,身体痉挛抽搐着,眸中射出怨毒之极的目光来。

    “还敢这样看我?”夏冬冷笑一声,捞起那人的另一只手,顺着腕部一路捏上去,只听得骨碎之声不断,竟将这一段小臂捏得如同软泥一般,那人惨呼着晕过去,没多久又被生生地痛醒过来。

    “夏冬姐姐!”虽然明知对方是杀人不眨眼的恶徒,但萧景睿还是有些看不上去,“停一下手吧,这实在太……再说,您不是还要问话吗?折磨死了就不好了……”

    “对啊,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夏冬冷笑着抓起杀手的头发,将他的头提起,直接盯着他的眼睛,语气中寒气森森,“比起问话,我还更喜欢拷打一些,你可不要答得太痛快,白让我少了用刑的乐趣啊……”

    “夏冬姐姐……”萧景睿还想再说,却被言豫津一把拉着拖到了到一边,劝阻道,“你别管,悬镜使有自己的一套方法,咱们插不上手。”

    “这样拷问有效吗?”

    “对方是以命博命的杀手,不狠一点,只怕半个字也问不出来。你看不惯,不看就是了。这世上的事,哪能都是温良谦恭的?”言豫津回头看了一眼,叹口气道,“看来庆国公这桩案子不是那么简单啊,不知会掀起多大的风波呢。”

    “我觉得有点奇怪,”萧景睿皱着眉道,“谁都知道悬镜使不是好惹的,与其费那么大的心力去对付夏冬姐,还不如当初拼命阻止住原告进京呢。如果一开始就派今天这种级别的杀手去追杀胡公胡婆,他们哪里还有命逃进江左地界……如今御状也呈上去了,悬镜使也奉密旨行动了,才有人急着想要灭口,这不是舍易求难吗?”

    “说不定庆国公一开始并不知道呢……”言豫津想了想道,“滨洲那边的人可能以为自己能想办法处理好,该通知的人也没通知,没想到被我们中途插手帮忙,让原告顺利进京告了御状。被牵扯进去的人这才有些着慌……”

    萧景睿摇了摇头道:“如果庆国公一开始并不知情,那大不了也就是个纵容亲族的罪名,何至于为这个追杀悬镜使呢?”

    “也许夏冬姐在滨州查到了别的,也许追杀她的人根本与庆国公无关,也许她那个脾气出门就添了新仇家,”言豫津耸耸肩道,“可能性太多了,我不爱琢磨这些,挺烦的,让夏冬姐自己去操心好了,等她查清楚了,我们直接去问答案好了,省得在这儿胡猜乱想的。”

    “啊!”萧景睿突然惊呼了一声,言豫津吓了一跳,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只见夏冬象扔一条死狗一样把那杀手软绵绵的身体丢在了地上,从怀里摸出一条丝巾擦手,两道弯如新月的眉毛攒在一起。

    “怎么了?”言豫津问道。

    萧景睿神色有些凝肃,慢慢答了两个字:“死了。”

    “小睿眼力不错,”夏冬斜斜地飞来了一个眼神,“的确死了。真是可惜,白费了我这么多手脚来捉他,没想到他嘴唇下方也涂了巨毒,伸长舌头一舔就死了,怪恶心的,他也不怕自己不想死的时候一不小心给舔着了……”

    “那问出什么没有?”言豫津走近了几步,看了看地上那青肿可怖的死尸面容,很快就把视线挪到了一边,“他好歹是个领头人,嘴里总有些线索的。”

    “他只说了四个字……”夏冬面无表情地道,“没有结束。”

    “什么意思?”

    “就是这件事还没有结束的意思。”夏冬飞起一脚将尸体一踢数丈远,骂了一句,“妈的,还用他来告诉我没有结束,这一路招惹我,就算他们想结束我还不想呢!”

    “夏冬姐姐……”言豫津擦着冷汗,“你是女人,不可以骂粗话,太不文雅了……”

    “哟,”夏冬婉转娇笑着凑过来,眉梢眼角尽是魅惑风情,“小言公子长大了,知道什么是女人了,过来告诉姐姐,女人都是怎么跟你说话的?”

    言豫津连退数步躲到了萧景睿的身后,不知有多后悔自己嘴快,赔笑着道:“也没有啦,我们夏冬姐姐美貌聪明又能干,是大梁国最了不起的女人呢。”

    夏冬连连冷笑了几声,道:“我哪里算最了不起的,听说最了不起的女人终于要招亲了?现在情况如何,招到没有?”

    言豫津一时非常讶异,看看萧景睿,他的表情也同样吃惊。

    其实自从离开树人院后,两人就不常有机会与夏冬见面了,所以并不知道她对霓凰郡主有什么看法。但无论如何,霓凰贵为郡主,品行高洁众所周知,夏冬身为悬镜使,也算职属朝臣,实在不宜用如此嘲弄的语气来谈她。

    “怎么,夏冬姐不喜欢霓凰郡主吗?”萧景睿忍不住问道。

    “论不到我来说喜不喜欢吧?”夏冬的语气依然冷硬,但不知什么,听着却让人感觉有些凄清哀伤,“她是个奇女子,早该嫁了。十年前我到她营中助阵时就跟她说过,只要她嫁了人,我便认她是个好朋友。”

    两人越听越糊涂,简直不知道夏冬对霓凰郡主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呆了好半天,言豫津才低声问道:“那夏冬姐的意思是,郡主一日不嫁,你便一日不认她当好朋友?”

    “没错。”

    “这是为什么啊?难道女人之间交朋友,是要看她出不出嫁的?”

    夏冬目光如冰,冷冷地扫了两人一眼,道:“你们太小,很多事情你们不知道。反正也与你们无关,别再问了。”

    “我们太小?”言豫津叫嚷起来,“郡主才比我们大几岁啊?”

    “变故往往发生在转眼之间,有时候一年就可以成为一世,”夏冬平视着前方,面颊有些苍白,几缕发丝沾在脖颈之间,虽然神情未改,但整个人却突然增了几分柔弱之感,“当年的事其实她也不算太清楚,只不过她是当事人,所以挣脱不开。可你们不同……你们完全处于局外,过去的事就象被大雪封住的深山,无关的外人是很难再进去的,你们又何必仅仅因为好奇而去追究呢?”

    萧言二人面面相觑,仍然是有听没有懂,可是人家已经说了别再问,就不好再穷追不舍。更何况面前站着的人是树人院女魔头,本来就不太敢放肆的。

    “你们还没说呢,郡主到底选了什么样的夫婿?”夏冬甩了甩头,刺目的白发在青丝中一闪,好象甩开了刚刚漫过心头的回忆,“这样大规模的比武,总能挑几个不错的人出来吧?”

    “尚未确定,明天还有场文试。”言豫津叹息道,“可是还要跟霓凰郡主比武呢,输了就没指望了。我看入选的几个人中没有一个是她对手的,也没发现她对谁特别喜欢,看来这次她是不打算嫁了。”

    夏冬唇角微翘,取笑道:“瞧你这样子,还有些不服气吧?”

    “本来就是嘛,”言豫津仰起下巴,“我有什么不好,为什么她不认真考虑一下?”

    “你其实是很好的……”难得夏冬竟然没有泼他冷水,“不过对霓凰而言,你到底小了一点,她已是独当一面的军事统帅,眼睛里大概也只看得上比她还要成熟的人的吧。”

    言豫津很夸张地叹了一口气,酸溜溜地感慨道:“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喂,”萧景睿哭笑不得地踢了他一脚,“别乱念啊,你说谁老了?”

    “啊啊啊,”言豫津赶紧捂住嘴,“说错了说错了,该打。不过我的意思你们明白的,就是遗憾自己没有早生几年嘛……如果我现在跟苏兄一般年纪,郡主也不会只拿我当小兄弟一般对待啊……”

    “你别扯上苏兄,”萧景睿瞪了他一眼,“苏兄比你成熟稳重的地方又何止年龄而已?”

    “是,在你眼里当然谁都比不上苏兄啦。不过他对郡主到底是什么想法,郡主对他除了欣赏以外还有没有别的意思,这我就看不出来了……”言豫津本来还想顺便感叹一下今天武英殿上的事,想起夏冬是驾前悬镜使,这件事情涉及了到宫闱,何况梅长苏一直不肯多做解释,只说明天自然会有消息流传出来给大家知道,想来有些隐密牵扯在里面,所以还是不说为好。

    “你别胡扯乱想了,”萧景睿毕竟是把梅长苏当成知心兄长一般敬爱的,既不愿意任何人在背后议论他,也担心言豫津说的高兴,把今天皇帝离开之后的事情也说了出来,给梅长苏增添无谓的麻烦,所以立即截住他的话头道:“夏冬姐刚回来,你说些正经的,把十个候选者的资料讲一下不好吧?”

    “我对什么铁定出局的候选者不感兴趣,”夏冬淡淡道,“倒是这个苏兄让人注意。我在草地上躺着的时候就听你们两个叽叽咕咕不停地谈他,好象是个人物似的。怎么,此人是不是有几分才气,所以怀着野心到京城来准备追名逐利的?”

    “苏兄不是这种人!”萧景睿大不高兴,“夏冬姐又不认识他,怎么能妄下断言。”

    “看来你很敬重他嘛,”夏冬的眸色中掠过一抹寒意,“不认识怎么了?我会去认识认识他的。什么太子誉王都争相延揽,身价倒是摆得比霓凰郡主还要高的样子。有这种人物出现在京城,身为悬镜使怎么能不好好了解一下呢。”

    萧景睿与言豫津紧张地对看了几眼,用眼神大略沟通了一下,最后是国舅公子上前一步,正色道:“夏冬姐既然提到了,我们也要解释一下。刚才你听到的对话大多是我们的臆测,有些还是跟朋友闹了别扭,不高兴时的赌气之言。苏兄是我们二人的朋友,入京后也并无任何不轨的行为,请夏冬姐不要因为听了些闲话就对他有所偏见……”

    “放心,”夏冬看着面前两个年轻人正经的表情,不由一笑,“自然要先查的。我们也不会什么捕风捉影的事情都在皇上耳边说,当悬镜使是传流言的人么?”

    这个回答听起来当然还是不能让人满意,但若是再强行多言,只怕更会增加夏冬对梅长苏的兴趣,何况该听的不该听的全都让人家听去了,只能怪自己警觉不够,也不能怪人家听者多心。

    “看来今天是不会再有不速之客造访了,”夏冬将两人的神情看在眼里,却并不在意的样子,随手整理了一下衣衫,道,“一起进城吧。小言的马给我骑,你们两个骑小睿的马吧。”

    “啊,”言豫津叫苦道,“我们两个大男人挤在一个马上……”

    “过来跟我一起骑也行啊,”夏冬轻飘飘地笑道,“谁来?”

    两个年轻人脸一白,同时使劲摇头。

    “那就只好委屈你们了。小睿,快牵马过来。”

    萧景睿听话地将正低头自在吃草的坐骑牵来,一面将马缰递过去,一面低声道:“夏冬姐,要不要先裹一下你的伤口?好象有些渗血出来……”

    “到底还是你体贴细心,”夏冬微微一笑,“不妨事,进城后再彻底处理吧。”

    “夏冬姐真的受伤了?”言豫津关切地伸过脑袋来,“伤在哪里?”

    夏冬伸指弹了弹他的额角:“臭小子,你才知道啊?这些杀手不是省油的灯,再说不真的见些血给他们看,哪有那么容易就引得出这个缩头缩脑的死人?”

    萧景睿看了一眼数丈外的那具尸体,皱眉道:“这个人不管了么?”

    “一个不会再开口的死人,不过就象是被主人丢弃的一柄废刀一样,捡来做什么?”夏冬语气煞是冷酷,“回去让京兆尹府派人拖去埋了就是,摆在这儿也够烦人的。”

    “也只能这样了,杀手的身上一定很干净,大概是查不出什么线索的。我们还是走吧。”言豫津扳着马鞍,翻身而上,萧景睿也跟着跳上马,坐在了他的身后,他乐得把马缰朝后一丢,什么都不管。

    “喂,没骨头啊,你倒靠得舒服呢。”萧景睿笑骂了一句,倒也没太计较。此时日脚已是西斜,微微的马嘶声中,三人两骑拖着长长的影子,直奔王都城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