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琅琊榜 > 第二十七章 剑阵

第二十七章 剑阵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因为夜里睡得晚,梅长苏早上有些昏沉沉的,一味睡着不醒,飞流守在门口不肯让人进来叫他,大家眼看着连进宫面圣都快迟到了,急得团团转。最后还是言豫津想了个办法,隔着院墙大叫“苏兄起床了!”惹得飞流大怒,追着要去捉他,他一逃,萧景睿趁机就朝雪庐里钻,谁知飞流眼敏脚快,瞬间又闪了回来挡在门前,可是另一边言豫津又不怕死地嗷嗷嘶叫起来,气得这位阴冷少年朝着萧景睿一阵拳脚相加,萧大公子委屈地边招架边说:“为什么打我……又不是我在叫……”

    谢弼躲得远远地分析道:“飞流是想把你打晕了再去追豫津……”

    言豫津打了个寒战,一面高声呼喊“苏兄”,一面鼓励好友“再多撑一会儿!”

    一时之间,雪庐外乱成一团人仰马翻,里面就算是一只睡佛也不得不被闹醒过来了。

    开门吩咐飞流放人之后,仆人们也快速地端进了热水和早餐。言豫津一进门就想说话,被萧景睿强行拦住,只等到梅长苏喝完粥放下碗筷,他才一挥手,表示放行。

    “苏兄,今天一早宫里传旨,说是文试推到明天了。”言豫津急不可耐地通报消息。

    “哦?为什么?”

    “因为你今天要收拾百里奇啊!”言豫津潇洒地打开扇子,刚摇了摇,看见萧景睿瞪了自己一眼,愣了愣才发现是因为扇起的冷风让梅长苏躲了一下,急忙将扇面收起,但仍是帅气地一下一下击打着另一只手的掌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今天要收拾百里奇的人是他呢。

    谢弼看言大公子忙着耍酷,没有继续讲下去的意思,急忙接过话茬儿,解释道:“是这样的,誉王殿下上表,说即使苏兄今日以稚子击败百里奇,他的候选人资格仍然不会变,照样要参加文试。但一旦战败,必然会大大扰乱他的心情,未免有些不公。反正选婿之事也不急这一天两天,何不将文试推迟一日,也免得北燕人寻着借口,说三道四的。”

    “这个主意周全,圣上准了?”

    “准了。”

    “哦。”梅长苏点点头,“承蒙相告。时辰不早,我要起身了,先跟各位告辞。”

    “告辞什么?”萧景睿怔怔地将他的外氅递过去,“我们可以一起走啊。”

    梅长苏瞧了几人一眼:“你们去哪里?”

    “去看你如何击败百里奇啊!”

    梅长苏忍不住一笑,道:“武英殿是朝殿,不是你们经常去逛的清乐坊。你们上次去是因为圣上召见;原计划准备今天跟我一起走是因为赛后有文试;现在文试取消了,你们还有什么理由擅入武英殿?就算你们是显贵公子,起码也该先请旨准入吧?”

    “啊——”言豫津惨叫一声跳了起来,“忘了这个了!白浪费那么久的时间,我要先去递折请见啦,这个热闹我死也要看!”

    谢弼倒无所谓,他本来就没想着要去,可萧景睿有些着忙,慌慌张张站起来要跟着好友朝外走,又凝住脚步回头看看梅长苏,两头都着紧的样子。

    “别为难了,”梅长苏笑着推他一把,“谢弼会帮我安排车马的,你快去请旨吧,难道你不想看这个热闹?”

    萧景睿展颜一笑,“嗯!”了一声就朝外跑去,谢弼耸耸肩瞧着他的背影,叹道:“跟豫津越来越象了,他以前没那么爱看热闹啊……”

    对于不谙武技的谢弼,梅长苏也不想跟他解说这场比武引人好奇之处到底在哪里,自顾自地系好雪色披风,低低叮嘱了飞流一番话,便带了三个早已等候在旁的孩子向院外走去。

    侯府的车马与护卫早已停在门外,谢弼左看看右看看,玩笑道:“霓凰郡主今天没派马车来呢,苏兄,有些失望吧?”

    梅长苏一笑未答,垂下车帘,马夫一甩马鞭,脆响悠悠,直向宫城方向而去。

    今天聚集在武英殿的人,比上次少了好些。除了百里奇外的其余九个候选人都还没看见影子,大渝使团也只来了正副二使。虽然靖王因为庭生之故早早来到,可太子和誉王却踪影全无,据说是一早进了宫,大概是会陪着圣驾一起到来。穆王府两姐弟也姗姗来迟,因此当梅长苏带着三个孩子站在殿上时,除了靖王遥遥点头外,冷冷清清没有一个人过来说话,比起前几天的热闹真是大相径庭。

    不过梅长苏却喜欢这样的安静氛围。他把三个小学徒领到了大殿一角,挨个儿握着他们的手,柔声笑着鼓励安慰,没多久,那些骨碌乱转满含惊惧的眼神便安定了下来,一个个认真的点头,表示一定会好好努力,抓住机会摆脱掉罪奴的身份。

    大约半刻钟后,霓凰郡主与穆青一起神采奕奕地走了进来,梅长苏一面微笑相迎,一面暗暗感慨这两姐弟怎么随时随地都一副很有精神的样子,与京城贵族们故作慵懒的优雅姿态真是差了好远,只有靖王还带着些相同的气质。

    “看苏先生的表情,似乎是胸有成竹了?”先说话的是穆青,他大踏步走近,微弯下身子问那三个孩子,“跟我说,苏先生都教你们什么了?”

    梅长苏觉得让孩子们先熟悉一下这些殿上人的样子也没什么不好,当下也不管他,以目示意霓凰郡主向旁边走了几步。

    “怎么?有悄悄话跟我说?”南境女帅玩笑道。

    “有人托我警告你,”梅长苏低声道,“现在看来似乎娶你无望,所以宫里有人想用些手腕逼你就范,你要小心誉王和皇后娘娘……如果单独请你饮宴,能不去就不去吧……”

    “逼我就范?”短暂的惊讶之后,霓凰郡主傲然一笑,“他们想怎么逼?”

    梅长苏有些不好细说,只含含糊糊道:“后宫的手段你不要小瞧了,入口的东西要当心……”

    正要再说,外面突然传来脚步声,言豫津拖着萧景睿冲了进来,呵呵笑着道:“赶上了赶上了,苏兄,还没开始吧?”

    穆青满脸不高兴地从中拦住,拧着眉道:“还没开始,苏先生跟我姐姐说话呢,你俩别打扰他们!”

    被他这样强力维护,反而连霓凰郡主也不好再跟梅长苏悄悄私语了。毕竟是未婚的王家女,又在择婿之前,太过于有违礼教总归不是一件好事。

    好在尴尬的局面一瞬即过,因为圣驾已在此时宣临。

    与大家猜测的一样,太子与誉王一左一右扶着老皇帝出现,景宁公主随后,蒙挚护驾。等天子居中落座后,两皇子与景宁方一起下了玉阶,率众人同行国礼,降谕平身后才分别入席。

    “苏卿,”梁帝安然微笑道,“你的成果如何?”

    “臣多说无益,请陛下少顷细看就好。”梅长苏招手将三个孩子叫出,排成一排跪伏于地。

    梁帝看看那小小的三个身影,再看看一旁肌肉虬结的百里奇,心里终归有些没底,不禁又回头看了看蒙挚。

    “陛下,这就开始么?”蒙挚趁机躬身请旨。

    箭已上弦,不得不发,梁帝掩起眼中一丝忧色,点了点头。

    三个孩子领旨起身,一人执了一把剑,成品字站位,表情都极是坚定,那种凝肃之感与两天前的畏缩之态判若云泥,先就让旁观者心神为之一振。

    百里奇空手下场,目光极为不屑地扫视了一眼面前的对手,随便摆了一个起势。

    “开始!”蒙挚一起令下,场中突然卷起一场微风,三个孩子陀螺般地一转,步法如穿花般交错,原本清晰的身影顿时有了模糊重影,武功稍差的人立觉眼前一花。

    大渝国的金雕柴明立即有了兴致,坐直了身子正要定晴细看,突然感觉到有股浓浓的杀气自旁侧袭来,心中一凛,不由凝神回看过去,只见大梁第一高手,金陵王都禁军大统领蒙挚大人,正恶狠狠地瞪着他,那眸中的雄雄怒火,就仿若两人之间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般,令柴明不禁打了个寒战,一面稳住心神,一面细想自己何处得罪了他。

    霓凰郡主的武功也是以绚烂华丽著称,一见那飘忽的身影便被吸引住了,正倾身向前细细观摩时,身旁突然传来梅长苏的一声惊呼“哎呀”,不禁一闪神,转头看去,却见他弄翻了桌上的茶碗,正手忙脚乱地侧身让开从桌沿上滴下的茶水,那笨笨的样子与平日的从容优雅完全两样,引得郡主抿嘴一笑。

    就在两大高手同时分神之际,场上响起压抑的几声闷哼,接着扑通一声,三个孩子收剑后跃,光影消失,众人再看时,百里奇已半跪于地,用手臂支撑着身子,满面的愤怒不甘。

    “赢了!”

    “赢了!”

    言豫津与景宁公主同时欢呼。梁帝虽帝王风范,此时也露出微笑。

    正凝住心神对抗蒙挚怒意的柴明突觉全身一松,刚刚还一副势不两立模样的蒙大统领刷地变了脸,竟朝他露出一个真诚友好的笑容,那一瞬间他简直觉得自己刚才是不是做了一个梦。

    “百里勇士,你怎么样?”北燕正使又怒又急地抢出。

    “使臣大人不必担心,我们不会伤害客人的。”梅长苏一面笑着道,一面向三个孩子示意,“还不快谢陛下隆恩。”

    小小三剑客立即叩下头去,梁帝龙心大悦,道:“你们立了功,朕不食言,除去罪奴身份,可由有司安置,也可投靠亲友。”

    景宁公主欢喜之至,立即道:“父皇真是仁德。”

    梁帝看了小女儿一眼,突发奇想:“景宁,你真的这么喜欢这些孩子?既然他们有这般剑阵功夫,不妨净了身到你那里去侍候,于你则比一般侍卫强些,于他们则衣食无忧,也算有个安乐窝了……”

    此言一出,梅长苏与靖王双双失色,尤其是靖王,几乎立时便要跳起来,被梅长苏强力用眼神止住。

    “陛下此言不妥,”这时直接出言反对的人竟是萧景睿,他起身行礼,朗声道,“陛下下旨开恩放他们出掖幽庭,便是许他们将来自由自在。金口已开,怎可收回?何况他们不谙内宫规矩,收之无益。侍候公主又不能随身携带兵器,这剑阵也根本无用。景睿觉得,就是景宁公主自己,也未必会想要他们净身入内宫的。”

    景宁公主忙道:“是啊是啊,宁儿宫中有的是小太监,要他们来做什么?父皇另赏宁儿想要的东西吧。”

    梁帝向来十分爱护萧景睿,对他的直言也不生气,摆手命他坐下,便将此事略过不提。梅长苏已薄薄地出了一身冷汗。

    “苏先生调教有方,当居首功,待郡主文试结束,朕再另行封赏。”梁帝此时心情大好,竟亲手斟了一杯酒,令人送到梅长苏席上,“先敬先生一杯,以贺此战。”

    梅长苏谢恩接杯,一饮而尽,不由微咳,忙极力忍住,面上涌出红晕。

    梁帝又对百里奇和北燕使臣假意安慰了一番,高高兴兴地起驾回宫了。他刚一走,梅长苏就用衣袖掩口,咳得躬下身子,萧景睿跃过桌子奔来,扶住他拍抚背部,太子与誉王也忙过来询问。

    “不妨事……陛下的御酒太过香洌了……”咳了好一阵,梅长苏才松开捂唇的手,倚着萧景睿的臂膀抬起头。太子与誉王为表关切,都站的很近。但与上次武英殿宴时一样,两人身上都没有丝毫的龙涎香气,可见确是刻意而为,并非巧合。

    梅长苏再次确信。誉王的身边,一定有太子的内探。

    “你不要紧吧?要不要歇一会再走?”霓凰郡主刚才被一名女官请到一旁说话,故而此时才赶过来问候。

    “没有关系。”梅长苏淡淡一笑,又转身对太子与誉王道,“两位殿下每日国事繁忙,若为苏某的缘故耽搁了,可担当不起。”

    太子和誉王看起来好象确实都有事,再加上不能表现得太过缠人,便一起客气了两句,转身走了。穆青一手将言豫津拉开,另一手去推萧景睿,却没有推动。

    “苏兄还站不稳呢。”萧景睿虽然明知穆青的意思是想让姐姐与梅长苏单独相处,但还是坚持站在了原地。

    霓凰郡主不禁一笑,饶有兴味地看了萧大公子一眼,方低声对梅长苏道:“皇后娘娘果然请我进宫饮宴呢,这个不能不答应,我去了。”

    “郡主,”梅长苏忙叫住她,想了想又无多余的话叮嘱,叹一口气,也只说了“多保重”三个字。

    霓凰郡主离去后,大殿上已经没剩下几个人了。梅长苏确实觉得身体极为不适,禁苑内又不能违例乘辇乘轿,所以要坐下来休息一会儿,萧景睿与言豫津自然留下来陪他。

    景宁公主一直与靖王在一起交谈,这时仿佛刚告一段落,萧景琰便过来问候了一声,大家寥寥数语后便无话可谈,靖王又趁势回身叫过庭生到一边说话去了。

    因为皇帝直接起驾去了后妃居所,故而蒙挚也没有随行。由于暗暗担心林殊的缘故,他也没走,在殿内叫另两个孩子过来命他们演步法来看,言豫津大有兴趣,便凑了过去,只有萧景睿细心地来到梅长苏身边,看着他额上不断渗出的冷汗低声问道:“这杯酒这么烈么?是不是发病了?”

    梅长苏压住内息间的隐痛,心中也明白是被酒激起了旧伤,不想开口说话,只闭目静坐。蒙挚频频朝这边看了一阵,终于还是忍不住赶了过来。

    “苏先生怎么了?”

    “不知道,”萧景睿紧张得声音发颤,“歇了这么久,一点儿都不见好。”

    “我看看。”蒙挚伸手搭住他的脉门,眉头立时一皱,提气凝神,将一股内劲输入,为他镇住伤势。

    这时言豫津、靖王与景宁公主都发觉没对,一起赶了过来。三个孩子也满面担忧之色地呆呆看着。

    足足小半个时辰后,蒙挚方长出一口气,面色稍霁。梅长苏收回手腕,低声道谢,声音也略有底气,不似刚才那般特别委顿。

    “吓了我一跳……”言豫津最怕这种凝重气氛,呼呼吐气,“总算没事了。苏兄的身子太容易出状况了,真要好好调养才行。景睿,我们快送苏兄回去,今天约好的马球赛大概也打不成了……”

    “当然不打了!难道你还有心情打球?”萧景睿极是不悦。

    “我也没有要打啊,不过总要去告诉廷杰一声,本来约好的嘛。”

    “你去跟他说就行了,我就不去了。”

    梅长苏听着他二人说话,总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脑中闪过,一时又捕捉不住,不由蹙眉细想。

    “怎么,又不舒服了?”萧景睿忙问道。

    “不是……你们刚才说……约了谁打马球?”

    “廖廷杰,你不认识他,他是忠肃侯爷的世子……”

    仿若一道亮光闪过,从今天上午某个时候起就感觉到的异样同时涌起,梅长苏突然想通了一些事,胸中一阵战栗。

    郡主已被请入宫中,按道理皇后与誉王早就应该把这个诡计的各个方面都安排好了才是,为什么……为什么誉王阵营中被内定为郡主夫婿的廖廷杰竟然还会在宫外与人约好了要打马球?

    昨晚莅阳长公主所说的每一句话再次快速闪过脑海,那最异常的一点也立即被抓了出来。

    长公主说她之所以察悉此次阴谋,是因为谢弼心神不宁被她看出,逼问而知的。可今天早上谢弼的情绪相当好,出门之时还拿霓凰郡主开了玩笑,完全没有丝毫心中有愧的样子。

    而从另一方面来说,皇后与誉王设下此计是极为冒险的,最多有几个帮手知道,决不可再传他人之耳。谢弼于这种宫闱秘事根本帮不上任何忙,誉王没事干了告诉他做什么?

    所以莅阳公主是在撒谎,是在一个她觉得无关紧要而且不好启齿的地方撒谎,因为她不可能是从谢弼处知道这件事的,消息的来源,应该是她的丈夫,宁国侯谢玉。

    当年太后的手法,只有几个人知道,谢玉就是其中之一。如果他向自己所扶持的人献计时被莅阳长公主听到,哪怕只有片言只语,她也会立即明白。

    而最关键的误解,就在这最后一步。

    莅阳公主为了隐晦,推出了谢弼,而梅长苏很清楚谢弼是誉王的人,所以自然而然的,他就以为要施此毒计的人是皇后。令他一时没有想到的是,此事本与谢弼无关,而是他父亲谢玉的手笔。

    至于谢玉的立场……谢玉的立场……

    梅长苏急促地呼吸着,咬紧了牙根。

    什么保持中立?什么置身于夺嫡之外?别人不知道,自己应该最清楚谢玉是什么样的人。他身有污点,自知不能做纯臣,于此老皇年迈之际,怎么可能不为将来打算?谢弼如此高调支持誉王,早已得罪太子,一旦太子功成,谢家同样要受贬,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的中立是毫无意义的,以谢玉的精明,怎么可能做毫无意义的事?可事实是,他偏偏就象傻了一样,由着儿子与誉王打成一片,自己却摆出一副谁也不帮的样子。这说明他自有一套天衣无缝的计划,这个计划可以让他在夺嫡的任何一方胜利后,都可以安享尊荣。

    谢弼明里支持誉王,谢玉暗里支持太子。再告诉太子说,谢弼是为了他去做内应的,偶尔也拿回些情报来证实一下,所以誉王被瞒在鼓里,而太子更是高兴。

    只要成功瞒住了,将来的情况便是:誉王赢了,由于谢弼的缘故,谢家不倒,太子赢了,谢玉父子都是功臣,更加有利。

    所以谢玉在骨子,是真心要扶持太子的。

    想到此节,梅长苏的额前已滴下冷汗。

    真正的危险,不是皇后的正阳宫,而在太子生母越贵妃的昭仁宫。现在郡主入宫已久,若她听从自己的建议,只提防皇后,那么会不会在越贵妃处反而松懈,着了人家的陷阱?

    若是这最坏的情况发生,算算时间,现在也许还来得及……

    “靖王殿下,请你马上入宫打听,如果郡主去了越贵妃的昭仁宫,你一定要立即赶过去,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她,”梅长苏猛地站起来,紧紧攥住靖王的手,厉声道,“霓凰郡主现在有危险,日后我再跟你细说,现在快去,快去!”

    萧景琰虽是满头雾水,但见他神色认真到几乎已是凄厉的程度,立时便相信了,转身飞奔而去。

    “景宁公主,拜托你,马上到太奶……太皇太后处搬请她老人家立即赶往昭仁宫,这也是为了救霓凰,你一定要分秒必争……”梅长苏继而又转向萧景宁,语调依然急促,“公主可还记得欠我一个人情,请这个时候还吧。”

    萧景宁后退了两步,有些失措,但听到是救霓凰姐姐,心里顿时一颤,不及细想,也立刻付诸行动。

    “蒙统领,麻烦你马上安排人手,于昭仁宫外围埋伏,如果见到太尉公子司马雷出来,立即以‘外臣擅入’之罪拿下,有没有问题?”

    蒙挚也不多问,拍拍他的肩道了一声“放心吧”,旋即飞身而出。

    大殿上只余下茫茫然不知出了何事的两个贵公子,呆呆地瞧着梅长苏。

    “苏兄……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半晌后,言豫津方吃吃地问道。

    梅长苏闭上眼睛,神色极是疲累,唇边溢出一丝沉重的叹息,喃喃道:“都是我的错……我理解错了一件事……现在只希望……可能造成的最坏的结果,还没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