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琅琊榜 > 第十一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霓凰郡主身姿优美地走了过来,一派强者风范,仿佛根本不在意投注在她身上的这么多道视线,径直就走到了梅长苏面前,莞尔一笑:“暖阁里实在太闷,不适合我这样的军旅之人。苏先生如不介意,可愿陪我到廊上走走,看看下方的比试进行的如何了?”

    且不说这位是名扬天下的霓凰郡主,就算只是个普通女子,也没有拒绝的道理,所以梅长苏一笑领命,轻声向飞流下了指令后,便陪着郡主缓步走向楼阁房间外的长廊。

    飞流冷着脸,站在原地未动,目光如同是固体一般直直地射向远方,整个人好似就这样变成了雕塑。但其他三位贵公子就不能象他一样装成是雕塑了,全体停在楼梯口左右为难。走吧,不放心梅长苏,不走吧,这个地方又不是想留就能留的,正拿不定主意呢,高公公已移步过来,满面堆笑地道:“郡主留的客,几位公子爷有什么不放心的?请楼下锦棚入座吧,呆在这里,也未免太拘束了各位。”

    话虽说的委婉,意思却很清楚。三个人无奈之下,也只好就这样下了楼。不过让他们意外的是,高湛虽然一直居于深宫,但好象很清楚飞流身份的样子,把三个有地位的贵公子赶走了,却管也不去管这个阴冷少年,由着他象钉子一样竖在楼道口。

    这时梅长苏已陪着霓凰郡主走到了外廊上,两人并肩而立,看着下面打得热闹的高台。

    “苏先生,”霓凰郡主凤目中波光流转,凝于梅长苏的侧面,问道,“昨日在宁国府上恭候了多时,听说贵体不适,竟无缘得见。看今天的情况,似乎已然康复了?”

    “是的,已然康复了。”梅长苏浑不在意地答着,半点也没有被人家指出你在托辞时应有的尴尬。

    “本来我还想欣赏一下江左梅郎如何应对皇后娘娘的示恩招揽呢,可惜了。”霓凰郡主看着他的样子似乎更加增了兴趣,“你知道你的麻烦是怎么来的吗?”

    “麻烦?”梅长苏转过头来,“我有麻烦吗?”

    “我敢肯定,等会儿先生回到宁国侯府的锦棚后,太子殿下和誉王殿下会立即前来拜会的。你信不信?”

    “郡主所言,焉敢不信?”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霓凰郡主目光如剑,语气中傲气森森“虽然你执掌天下第一大帮,江左梅郎的清韵才名也遍誉江湖,但毕竟只是一个平民,对朝局纷争其实谈不上有多大助益,可为什么太子和誉王会对你如此感兴趣呢?”

    “说句实话,”梅长苏苦笑道,“我的确一直都非常奇怪。想我平平碌碌,不过被一帮兄弟扶持,才算略有薄名,根本从未有过什么安邦定国的功绩,何德何能让皇子们垂青?郡主既有这样的真知灼见,求您跟两位殿下说一说,梅长苏此人,实在是得之无益。”

    霓凰郡主朗声一笑,深深地看了梅长苏一眼,也随着他把目光放远,眺望着霭霭雾岚中的金陵城,半晌后方缓缓道:“你的麻烦……来自琅琊阁……”

    琅琊阁。

    似乎是个地名,又似乎是个组织,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它应该更象是一个铺子,一个做生意的铺子。

    这里做生意的程序是这样的,你进入琅琊阁,提出一个问题,阁主报价,如果你接受这个价格,就付钱,然后琅琊阁便给你那个问题的答案。

    曾经有人大骂过琅琊阁是骗人的地方,因为“如果你提的问题他答不出,琅琊阁就会报出天价,你付不起钱,他当然不用回答,这不就是骗人吗?”

    可是尽管如此,琅琊阁的门前依然车水马龙,银子流水般的收进来。人们依然相信,无论你想知道什么,只要带着足够的银子进到琅琊阁内,就能得到满意的答案。

    这个权威性迄今为止,还没有被打破过。

    “我的麻烦来自琅琊阁?郡主此言何意?”梅长苏转过头来,略略有些动容。

    “先生知道琅琊阁对你有什么评语吗?”

    “知道啊,”梅长苏淡淡道,“公子榜首嘛,不过是唬人的罢了……”

    “琅琊阁每年排的这几大榜单,虽然是免费,但却绝不唬人,”霓凰郡主语音清越地道,“天下十大高手排名,天下十大帮派排名,天下十大富豪排名,天下十大公子排名,天下十大美人排名,能挤上这几大琅琊榜的,哪个是等闲人物?”

    梅长苏唇角轻挑,但也没说什么。

    以琅琊阁神秘而惊人的信息收集能力,它排出的这五大榜单,确实没有什么能让人置疑的地方。江左盟位居天下十大帮派之首,自己这个宗主又排在公子榜的第一位,这个名头怎么说都很响亮,他并不想否认。

    “不过……江左盟已经多年位居天下第一大帮,你也不是今年才上公子榜首的,”霓凰郡主又是莞尔轻笑,“之所以太子和誉王最近追逼着延揽你的兴头出奇得高,那还是缘于琅琊阁的一句新的评语。”

    “它又说什么了?”梅长苏苦笑道。

    “太子殿下重金上琅琊阁,求荐天下治世良才。”霓凰郡主以同情的眼光看着他,“你不幸被推荐了。”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梅长苏冷冷道,“‘治世’现在还是皇帝陛下的事,其他人提前操的这是什么心?就算我蒙琅琊阁主厚爱,算个治世良才,那也要新皇登基后才用得上我吧?”

    “你真以为人家要的是治世的良才吗?其实他当时到底是怎么问的,现在已不必深究,不过琅琊阁的答案却令人回味啊。”霓凰郡主慢悠悠道,“据我所知,那个回答是这样的,‘江左梅郎,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