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琅琊榜 > 第三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国舅府的大少爷言豫津是萧景睿最好的朋友,三个贵公子本来是一起在游历途中遇到梅长苏,打算结伴同行回金陵的,谁知一行人在半路上碰巧救下了一对被追杀的老夫妇,听他们说是准备上京,去控告庆国公柏业的亲族在他的原籍地滨州横行乡里、鱼肉百姓,夺耕农田产为私产,殴杀人命等诸项罪状。谢弼因为宁国侯府与庆国公府一向交好,怕父亲责怪,没有敢管这桩闲事,而言豫津生性洒脱,侠义心起,便自告奋勇护送这对老夫妇一起先走,同时还坚持不要萧景睿同行,让他陪着由于身体原因必须慢慢缓行的梅长苏随后回京。

    “胡公胡婆怎么样?”一见到他,梅长苏自然要先问一问那对告状的老夫妇。

    “状子已经递到御史台了,事情现在很稳定,皇上秘旨派了特使去滨州,没有调查结论前案子暂不开审,所以现在还没起什么风波,谢弼你也用不着这么急就冷淡我避嫌。”言豫津虽然语气乐乐呵呵的,但说起话来却毫不客气,“我就是想这么晚来看景睿和苏兄,就不是来看你的,不服气来咬我啊……”

    “呸!”谢弼啐道,“你那么厚的皮,谁咬得动?”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跟你们说正经的,”言豫津拖过一张凳子在桌旁坐下,捞起一杯茶一饮而尽,“你们大概还不知道自己回来的有多及时吧?”

    “及时?”萧景睿不解地眨眨眼睛,“我们赶上什么了吗?”

    “哈哈,”言豫津用力拍着好友的肩膀,“你们赶上了一场大热闹!”

    听他这样说,梅长苏倒还罢了,萧景睿和谢弼却一齐睁圆眼睛,露出了好奇的表情。因为他们二人非常了解言豫津,知道这位国舅公子是全京城最爱看热闹的一个人,哪里有热闹哪里就有他的影子,看的热闹多了标准自然也会水涨船高,所以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大”热闹,就一定不会小到哪儿去。

    “别吊胃口了,快说,有什么热闹看?朝廷要加恩科点武魁了吗?”谢弼催问道。

    “比那个热闹,”言豫津摆摆手,“你们还记不记得,我们在初遇苏兄的那个小县城外,看见了什么人?”

    “看见了……”谢弼略一回想,“啊,那个大渝国派来出使我们大梁的使团!当时他们不是在酒楼闹着说带来的国书丢了吗?又砸楼又搜身的,那个猖狂劲儿真让人想狠狠教训他们一下!他们现在已经进京了?干什么来的?”

    “嘿嘿,”言豫津笑眯眯道,“他们是来求亲联姻的!”

    “原来是这个事……”谢弼有些失望,“皇上是一定会按惯例考查一下这些使者的,虽然还算有趣,却也未见得会有多热闹。”

    “你先别急嘛,”言豫津斜了他一眼,“这个热闹里不仅有皇上,有大渝使者,还有一个你们想也想不到的第三方!猜猜是谁?”

    萧景睿与谢弼刚开始想,梅长苏已道:“是不是北燕的使团也到了金陵?”

    言豫津稍感受挫,但很快又振作起精神:“苏兄猜得没错,北燕的使团规模也不小,双方在金陵城已经明争暗斗了好几天了,皇上决断不下,或者他根本就不想决断,所以颁下圣旨,三天后在朱雀门外,来一个公平的比试!”

    “有些意思了,”萧景睿挑起双眉,“我们已经看到大渝使团里至少有一个金雕柴明,北燕那边虽然不知拓跋昊来了没有,但也绝不会差到哪里去。这双方比拼,的确值得一看。”

    “哪里只是双方比拼,是三方!”言豫津得意地一笑。

    “啊?”两兄弟异口同声地问道,“还有哪家使团?”

    言豫津正准备卖卖关子,梅长苏又笑道:“我猜当然还有东道主。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难道就不许我们大梁的勇士去争争这个机会?”

    面对着萧谢二人询问的目光,言豫津只好予以肯定:“苏兄猜得对,就是这三方。”

    谢弼很是诧异地道:“皇上这样下旨实在奇怪,他如果不同意和亲,拒绝就是了,如果同意和亲,那把本国人扯进来比试什么?”

    “你们这就不懂了吧?”言豫津又高兴起来,“我刚才就跟你们说过,这是求亲,不是和亲!你们以为跟以前一样,如果皇上同意了,就在公主郡主中挑一个适龄的嫁过去,对方也不在乎到底是谁,反正娶的是大梁宗室贵女的身份?”

    “听你这话的意思,大渝和北燕此次前来,难道还有特定求亲的人选不成?”

    “没错。”言豫津用充满神秘感的表情道,“一个特定的人选,一个让他们打得满头包都愿意娶到手的人……要不要猜猜看是谁……”

    话音未落,梅长苏随手放下粥碗,道:“我猜是霓凰郡主。”

    萧景睿与谢弼一齐跳了起来,失声道:“什么?!”

    而言豫津则是一脸幽怨地盯着梅长苏,恨恨道:“苏兄,虽然你聪明绝顶让人佩服,可这种什么都猜得中的毛病实在不好,让人觉得很无趣,很没有成就感啊!”

    “对不起,我反省,以后不这样了。”梅长苏笑道,“你继续。”

    “还继续什么啊,该讲的都讲的差不多了……”

    “这样就差不多了?”谢弼大声道,“大渝和北燕提的这是什么狗屁要求?皇上早该一开始就拒绝了才对,还搞什么公开比试?!大臣们没有谏阻么?霓凰郡主怎么可能嫁出去?”

    梅长苏唇边浮起一丝淡得让人难以察觉的清冷笑意。

    是啊,霓凰郡主怎么可能嫁出去?她可不是一个长在深宫幽闺的普通贵女,而是以一介女流之身,执掌南境十万边防铁骑的奇才统帅。十年前大梁南边的强敌楚国兴兵,负责南境防线的云南王穆深战死,其女霓凰临危受命,全军缟素迎敌,血战楚骑于青冥关,歼敌三万。此役后,朝廷颁下旨意,命霓凰郡主代幼弟镇守南方,南境全军皆归于其麾下。郡主也曾指天盟誓,幼弟一日不能承担云南王重责,她就一日不嫁,至今已二十七岁,仍是单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