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星际宠婚[娱乐圈] >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获得金凤奖提名的事情楚言早在两个月前就得到了消息。

    金凤奖是华夏的一级娱乐大奖,在全国的影响力极高,国内除了最顶尖的金盛奖外,八个一级娱乐大奖就是华人娱乐界的顶级大奖了。金凤奖包含了综艺类、电视剧类和电影类的各种奖项,在每年的年初举行。

    在金凤奖之前,其实楚言也获得了几个较小奖项的提名,甚至还获得了相应的奖项。什么最佳新人奖、最佳男配角,他都已经得到了,但是却没有引起外界的太多关注。

    对于小奖项来说,只有最佳导演奖、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和最佳影片等几个大奖才是有看头的,其他奖项只是一个履历而已,并不能给明星带来太多的名气和效益,尤其是一线明星。

    金凤奖提名一出,楚言的人气再次飙升。

    正好金凤奖的提名名单公布与《极光》的宣传期撞上了,这让许多粉丝都更加关注起《极光》来,也为《极光》带来了一波宣传度。

    当然也有人质疑“一个只演过电视剧配角的演员怎么就能出演大制作电影的男一号了,还让白棋然给他作配”,但是这种声音注定是少数,《极光》剧组对自身的选角问题进行了一番解释,而且段思源还非常高调地表示:“我选人只选适合角色的,从来不看名气。”

    这话一出,直接就得到了一阵臭骂。

    楚言的粉丝们纷纷表示:【段思源,导演,你站住!我们保证不打死你!所以你的意思是,楚妍妍非常适合演各种悲剧角色吗?!求楚妍妍演喜剧角色,我们保证哈哈哈哈的捧哏!!!】

    郑心凝的粉丝这样说道:【233333原来阿心居然是温柔贤淑挂的吗?涨姿势了!】

    至于白棋然的粉丝的画风则非常与众不同:【我们也觉得小白就是个王八蛋,快把他这个小坏蛋放出来,我们要看看他能够坏到什么程度!】

    在这样一番热闹的宣传下,《极光》未播先火,三天两头的上热搜前十,提前一个月预售的电影票房在全华夏范围内直接破了三亿,还在不停地增加。

    曾经的男二号演员廖星就这样被众人遗忘在了历史的尘埃里,没有人再想起来他曾经也演过这部电影,毕竟和白棋然比起来,廖星这个人实在是太不够看了,甚至就连楚言在璀璨华星榜上的排名也快要超过他了。

    回到首都星一周后,周和辉将调查到的资料发送给了楚言。

    安静宽敞的艺人休息室里,周和辉一边为自己倒了杯浓茶,一杯说道:“小言,这次你猜对了,廖星和李哲天的关系确实很不错,而且还有一定的利益往来。他们同属于一家公司,廖星曾经的经纪人就是李哲天的经纪人。李哲天家里有钱,曾经投资过廖星的好几部电视剧和电影,本来廖星没有接下《极光》的男二号的,但是因为天盛给李哲天施压、让李哲天暂时被雪藏了,所以李哲天一怒之下就退出了娱乐圈,同时还撤了给廖星新戏的投资。”

    闻言,楚言便也明白过来:“所以廖星的新戏怎么样了?”

    周和辉无奈道:“暂时停摆了。目前投资少了一大半,剧组正在四处找新的投资商,所以廖星才会有了档期,然后接下了这部《极光》。”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巧妙,倘若李哲天不总是想要找楚言麻烦,就不会惹得天盛出手。倘若天盛不出手,那李哲天也不会被逼得退出娱乐圈,同时小气地撤销了廖星新戏的投资。那么廖星也不会来到《极光》剧组,还费尽心机地为难楚言,颇有种恨之入骨的意思。

    听到周和辉评价了“恨之入骨”这几个字,没怎么参与事情的小助理于彤彤有些别扭地问道:“廖星真的有那么讨厌楚言吗?我觉得这都是小事情啊,也不能怪楚言,又不是楚言让李哲天撤销投资的。”

    周和辉闻言摇摇头,道:“有的人的心眼就是那么小,总是把过错推到别人身上。”

    听到这话,一旁的楚言轻轻笑了笑,继续翻起了这次金凤奖的邀请函和流程事项的解释书,只留下小助理瘪着嘴点了点头,感觉自己更加认识起这个复杂的娱乐圈了。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些人,一旦遇到了什么事情,他们就会不停地将过错往别人身上推,从来不去想这件事是不是自己的错,更不去想解决的方法。

    就像廖星,新戏被推迟后,他看到楚言便将过错推到楚言身上,从一开始的压戏到后来处心积虑的折腾,其实自己根本没得到任何好处,真是损人不利己。

    将廖星的事情处理清楚后,于彤彤便去了天盛后勤部,将这次金凤奖上楚言走红毯需要的东西全部都报了上去,休息室里只剩下楚言和周和辉两人。

    周和辉将这次金凤奖的注意细节都和楚言说了一遍,到最后问道:“这次你是打算和《血战》剧组一起进场,还是和《盛世》剧组一起进场?两部戏你都有提名最佳男配角,和哪个剧组进场都是没问题的。”

    楚言思索了片刻,道:“和《血战》一起进组吧。血战里我是男二号,而且李哲天也已经离开圈子了,这次他也不会出席,如果男二号也不在,那王导恐怕得哭给我看了。”

    听了这话,周和辉非常赞同地点头,两人又商量了一会儿两天后《极光》的宣传活动,楚言便独自一人先离开了公司。不过这次他才刚刚抵达天盛楼下的停车坪,远远的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辽阔无垠的天空上沉淀着层层厚重的浓云,天色灰黑,浅色的云低低地压在整颗首都星上空,将阳光全部遮挡住。冬日里难得的雨天让大气压很低,从离开天盛大楼的时候楚言便觉得心里闷闷的,但是在看到面前这个男人的时候,他心中却下意识地想到——

    难道这就是不祥的征兆?

    穿着一件黑色的毛呢大衣,贺柏深站在一辆漂亮潇洒的黑色悬浮车旁,抬眸看着楚言。即使停车坪里光线极暗,也不能遮掩住男人俊美的外貌,他就那么安静地站在那儿,却好像压制住了周遭烦闷的空气,沉稳淡然,显得不慌不迫。

    两人相隔了大约五米的距离对视,过了片刻后,楚言笑着打招呼:“好久不见。”

    贺柏深不动声色地勾起唇角,轻轻颔首道:“好久不见。”

    楚言抬步走到贺柏深的身旁,举止大方,没有一点慌张,问道:“贺先生是正好从这路过,还是到天盛来处理事情?”顿了顿,楚言眸子一弯,补充道:“或者说,是来找我的?”

    少年都这么直率地说了,贺柏深自然也不会惧怕。但是他并没有让楚言一下子就占据上风,反而直接忽视了这个问题,说道:“认识这么久了,我发现你一直叫我为贺先生。”

    闻言,楚言挑起一眉,反问道:“似乎你也一直叫我楚言。”

    贺柏深立即开口,声音带笑:“小言。”

    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才硕大的停车坪里轻轻回荡,他说得很慢,说得也很认真,那声音仿佛大提琴低声演奏,醇厚优雅,让楚言倏地一怔,半晌后才回过神来。

    “小言”这个名字很多人喊过,远的不谈,近的话,周和辉就经常这样喊楚言,可是他却从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然而当这个名字从贺柏深的口中出来后,楚言却觉得心中有点痒痒的,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但却觉得不讨厌。

    楚言并没有把复杂的心情表露于外,他反而嘴角一翘,非常郑重地喊了一句:“深深。”

    被摆了一道的贺柏深:“……”

    片刻后,没让楚言高兴多久,贺柏深低笑道:“言言。”

    楚言:“……”

    贺柏深再次重复了一遍:“言言。嗯……言言。”

    楚言毫不退让:“深深。”

    贺柏深微愣,再道:“言言。”

    楚言微笑:“深深。”

    贺柏深:“言言。”

    楚言:“深深。”

    “言言。”

    “深深。”

    “……言言。”

    “……能结束了吗?”

    “……好。”

    楚言真是万万没想到,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他自己居然也会做,而且还带着贺柏深都一起做了!

    “言言”这个名字真是苏得他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尤其贺柏深念着的时候还特意加重了声音,显得十分“深情”,真是让他又无语又无奈。

    楚言想了会儿,继续转回原来的话题:“所以贺先生,你今天来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呢?”

    深邃幽黑的凤眸里倒映着少年清俊的身影,贺柏深凝视了片刻后,说道:“今天天气不错,很久不见,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