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星际宠婚[娱乐圈] >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快一年了,楚言还是第一次见到白棋然这样的人。这种自来熟的性格真是让人哭笑不得,不是像郑心凝那样的大大咧咧,而是一种“不把你当外人”、“咱们哥俩好”的开朗直率。

    楚言并不讨厌这样的性格,相处以后还觉得白棋然颇为有趣,两人很快熟络起来。

    白棋然的演技也着实不错,比廖星好了不止一个等级。虽然他在片场外好像一副非常“不正经”的样子,但是真正开始演戏了,他就会立刻正经起来,只在刚开始的时候ng了两次,之后便一直拍摄得十分顺畅。

    而且一结束拍摄,白棋然便会笑眯眯地跑到楚言这边和他搭讪。按照白棋然的说法,那是因为他和楚言都是一个公司的,自然得多亲近亲近,并且这次他的经纪人也说楚言是个不错的人,多接触总归是不错的。

    闻言,一旁的郑心凝就不乐意了:“合着我就不是天盛的人了?我就不是个不错的人了?诶小白啊,你这说法我听着可就不乐意了,你倒是给我说说,你怎么就不亲近我了?”

    一听这话,白棋然摊摊手,眼睛无辜地眨了眨,说道:“可是郑姐,所谓同性相吸、异性相斥,这道理你还不懂吗?徐姐可是让我好好照顾楚言呢,等以后我再和你多亲近亲近。”

    没错,白棋然是个同性恋。

    在现在这个社会,同性恋早已和异性恋一样普遍,像白棋然这样直接公开性向的艺人在娱乐圈里并不少见,大家并没有对他特殊对待,甚至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

    而在《极光》剧组中,也就老古董楚言还有些不大适应。要知道,千年前的华夏,如果一个明星被曝光出来是同性恋,那基本上就是灭顶的打击,很少有例外,至少楚言上辈子就一直很好的捂着自己的性取向,没有被任何人知道。

    听着白棋然的回答,郑心凝大大地翻了个白眼,上手就掐。白棋然被她掐得是嗷嗷直叫,偏偏郑心凝还不解气地多动了好几次手,惹得前者不停叫唤:“打是亲骂是爱,郑姐你就是再喜欢我,你也不能这么对我啊!”

    郑心凝冷笑一声:“那我今天就要多喜欢喜欢你!”

    白棋然和郑心凝自然是更熟悉的,两人在天盛的地位相当,也都是公司的前辈,还曾经在金盛奖的颁奖典礼上一起走过红地毯。看着他们这番打闹的亲密模样,楚言在一旁笑开,但是脑中却一直琢磨着白棋然的话。

    真当白棋然就是个傻子,看谁顺眼就来多亲近?那肯定不是。

    白棋然刚才已经透露了,是他的经纪人希望他多亲近楚言,而且“徐姐”也让他照顾照顾楚言。白棋然当然知道这种话不该当着楚言的面说出来,郑心凝动手掐他也是有打断他说话的原因存在,可是白棋然却不喜欢这种藏着掖着的方式。

    他直白地将事情告诉楚言,这种坦白从宽的处理方式让楚言也颇为喜欢。

    “徐姐”肯定就是徐玉蓉了,而且楚言还从周和辉那里得知,虽然白棋然目前的经纪人是现在在剧组里的这个瘦高个男人,但是徐玉蓉却是白棋然幕后的总经纪人。和任云瑶一样,白棋然签在了“安韶阳工作室”旗下,公司对捧他这件事一直很上心——除了这次派他来捧楚言。

    那边,白棋然和郑心凝又玩闹了一会儿后,便继续开始拍戏了。这拍戏的进度可比廖星在的时候快了不止一个等级。好的演员能让别人也更加入戏,从而加快拍摄进度,白棋然就足以成为这样的存在。

    所以,有了楚言、郑心凝和白棋然三个人的加入,原本以为需要一周才能拍摄完毕的戏份只在短短五天内就结束了,至此,《极光》杀青!

    游戏方和天盛的大笔投资使得整个剧组的运转非常顺当,在电影拍摄的同时,后期就一直在不停地进行,按照段思源的估计,大概只需要一个月,《极光》就可以全国上映。

    其他国家也有想要引进《极光》在本国内上映的,段思源将这些上映时间通通推迟了几个月,确保让华夏的影迷能够第一时间看到这部电影。

    一顿热闹非凡的杀青宴后,剧组里的所有人便乘坐着星际飞船,回到了各自的星球。郑心凝由于要去赶一个电影配角的通告,所以没有和楚言等人回首都星,而段思源和剧组的工作人员也没有去首都星,而是回到了自己所在的星球。

    到最后,也就楚言和白棋然等人单独坐着飞船,回到了首都星。

    一路上,白棋然将自己话痨的本性表露得是一览无遗。看到一颗影视星球,他就和楚言说“我曾经在这里拍过某某片子,这里的气候可干燥了”;看到一条小行星带,他还能说“以前我就觉得这种小行星带特别带感,可惜的是不能过去玩”。

    从飞船舷窗外的景色到自己小时候的趣事,白棋然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像倒豆子似的噼里啪啦直往下掉。一开始楚言还能和他说上两句,但是到后来,他已经只能微笑着听对方继续说了。

    等到即将抵达首都星的时候,白棋然已经快要将自己的祖宗十八代全部都说出来了,又说了一句“唉可惜我马上就要离开首都星去拍戏了,要不然可真想和你再聊一聊”后,他终于拿起一杯水,喝了一口。

    楚言嘴角一抽,无奈地笑道:“我还以为你不要喝水。”

    白棋然摇摇头:“是人都要喝水,只不过我这个人喝水喝得比较少而已。我是这么认为的,可能我本身就比较水灵灵,喝水喝多了只会水肿,所以就不用喝水。”

    自恋到这个程度的,楚言见的真还是不多。等到白棋然又说了几句后,楚言开玩笑地说道:“一路上你一直在说,怎么不歇歇?也不知道你哪儿来这么多话想和我说的,难道你一直就这么爱说话吗?”

    这话一落地,白棋然瞬间睁大了眼睛,他惊讶地问道:“咦,你不知道我在追求你吗?”

    楚言:“……”

    白棋然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我是喜欢你,所以在追求你啊。难道我没有说过吗,我对你一见钟情啊!”

    楚言:“………………”

    飞船一抵达首都星的停机坪,楚言便带着自己的经纪人和助理赶紧离开了,颇有一种落荒而逃的架势。而在他的身旁,小助理于彤彤心有余悸地说道:“我从来没想过,国民男神白棋然居然是这么个形象,我一直以为他特别高冷啊……”

    三人找到了停放一个多月的悬浮车,一起上车离开。

    听到于彤彤的话,楚言微微一愣,接着才笑道:“你觉得他不够高冷?”

    于彤彤点头:“是啊,虽然只相处了不到一个星期,但是白棋然真的好……额,好乐观直率啊。”其实压根就是个没脸没皮的自来熟。

    闻言,楚言却是但笑不语,不等他开口,周和辉就道:“白棋然能混到现在这个等级,肯定不可能这么简单。他说的话你可以信五分,但是还有五分就被往心里去了,听过就算了。”

    于彤彤惊讶地睁大眼,过了半晌才点点头,整个人都有点蔫蔫的了,似乎不大相信原来自己看到的居然有可能是假的,是别人伪装出来的。一想到白棋然可能和廖星一样,都是演出来的,她心里就各种不自在。

    察觉出了小助理别扭难过的心情,楚言翘起唇角,轻声说道:“也别太担心,周哥说的有点夸张了。白棋然的性格确实是他表现的这样没错,只不过他说喜欢我这件事就有点开玩笑的成分了。他看上去不大是像喜欢我这类型的人,而且和他相处的时候,我感觉的出来,他只把我当作是朋友,没有其他感情。”

    周和辉这才发现小助理居然误会自己的话了,于是他赶紧解释道:“对,白棋然的性格在圈子里算是够好的了,和他表现出来的差不多,他不会在背后给你玩阴的,喜欢一个人也会表现出来,讨厌一个人也会表现出来。不过小言说的也没错,他喜欢的应该不是你这种类型。”

    一听这话,楚言有些好奇地挑眉:“哦?看样子周哥知道他喜欢的是什么类型?”

    周和辉脸色一僵,干笑了片刻后才说道:“那还是前几年的一个杂志采访的事情了,当时白棋然刚红,人家采访他问他喜欢什么样的人,他好像是这么回答的——‘又帅又酷又带感,最重要的是,个子一定要比我高,年龄也要比我大,我喜欢年下’。”

    身高、今年刚刚19岁的楚言:“……”

    抱着这样无语的心情,刚刚回到首都星的楚言一到家,便看到在门口不知道等了多久的林特助。

    穿着一身体贴笔挺的西装,林特助恭敬地鞠了一躬,接着将一张薄薄的卡片递给了楚言,道:“楚先生,这是贺先生在首都星的一套房子的钥匙,请您收好。如果您需要,我可以为您办理房屋指纹认证手续,方便您随时进出。”

    看着手中的卡片,楚言细细地打量了片刻,然后笑道:“这是第二套房子?”

    林特助回答道:“这是贺先生经常回去的一套房子。”

    这话楚言一听就明白了,之前给他钥匙的那套房子,人家贺柏深压根就不住!

    在等待楚言回答的时候,林特助的后背紧绷,紧张得额头上的汗都快下来了。他十分担心楚言要是把钥匙退回给自己该怎么办,他不能得罪楚言,但更不能得罪贺柏深。不过让林特助庆幸的是,这次楚言只是拿着钥匙看了许久,便收下了钥匙,没有再交还给他。

    林特助瞬间松了一口气,整个人感觉都轻了许多,很快道别、离开。

    而在他走之后,楚言开门进屋,将那卡片随意地放在了门口的玄关处。没有拒绝,但也没有同意,只是收下这个钥匙罢了,至于去不去,完全是他自己的事情。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等楚言洗完澡、准备休息的时候,路过玄关,他还是忽然停下了脚步,仔细思考了许久后,才将那卡片又拿了回来,收在了抽屉里没有再过问。

    夜幕渐渐降临,这个夜晚注定不平凡。华夏八大一级娱乐奖项之一的“金凤奖”开始陆续公布提名名单,与此同时,《极光》剧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