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星际宠婚[娱乐圈] > 50|第五十章

50|第五十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虽然剧组在拍戏方面的进展一直非常顺畅,男女主角都很少NG,就连男二号、女二号等配角NG的次数也不多,段思源也很少发脾气,但是,偏偏就是老是出现一些不大不小的毛病。

    其中比较明显的就是,段思源有次发火把一个小场务开除了。

    那场务在拍戏的过程中,竟然将一个重要道具丢在了上一个拍摄的场地,害得剧组耽搁了小半天的拍摄进度。正好那天廖星和女二号齐璐NG了三次,段导本来就有点愤懑,就将那场务大骂了一顿。

    偏偏那年轻的小场务还非常不理解地为自己辩解:“不可能啊,我记得我把东西拿好了一起放在箱子里带过来的,我数了五遍,从头到尾每个道具都数了五遍,怎么可能把这种东西忘了。”

    这场务在某些方面也真是太不懂得看脸色了,不识时务,段思源见状就干脆把他给开了。

    这件事并不是什么大事,也只能说这场务正好撞在了枪口上,同时又不知悔改,倘若他直接承认自己的错误也就罢了,段思源最多骂他一顿,但他偏偏一味地给自己辩解,这让不喜欢“只知道找理由,不知道检讨自身”的段思源十分厌恶。

    诸如这样的小插曲在一个剧组里还是非常常见的,新的工作人员跟不上进度、或者犯了错误被开除,都很正常。连郑心凝也只是感慨道:“现在的新人,真是水平越来越不行了,承认点错误有这么难吗?”

    闻言,楚言却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很快,就到了廖星和郑心凝的对手戏,楚言站在片场旁边看着。他注视着再次杀害相思的大祭司,目光慢慢地暗沉下来,神色莫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之前那个被开掉的小场务确实为人比较莽撞,楚言虽然和他不熟悉,但是却也知道他是个新人,并且也和他有过几次交流,对他有点印象。因为,他就是当初那个将道具砸在了廖星脚上的场务。

    当时那个道具说重不重,说轻不轻,砸伤是不可能的,连青紫都不会砸出来,只是在当时会有点吃痛罢了,所以那场务可能也没注意,只是一直道歉,得到廖星的原谅和安慰后就没再去过问这件事。

    事情真的就这么巧?

    接下来又是楚言和廖星的对手戏,经过第一次的拍摄后,廖星已经再也没有出现过压戏这样的事件。他表现得中规中矩,符合他正常的演技,有几次甚至被楚言带得更加进入了剧情,让段思源也叫好。

    事不关己,而且没有什么证据,楚言便没有再将那个小场务的事件放在心上,直到事情慢慢蔓延到了他自己的身上。

    明明只剩下一周的拍摄时间了,但是楚言的运气好像一下子全部用光了,三天两头发生倒霉的事情。每件事情都不是大事,比如今天找不到某个戏服的坎肩了,花费半小时才在道具组的角落里找到;又比如楚言拍戏拍得好好的,突然画面里入框了某个不该出现的东西,使得这条镜头重新再来。

    随着意外发生得越来越频繁,剧组里的一些工作人员也开始在背后悄悄议论起来。

    “楚言最近是不是走霉运啊,怎么老是这么倒霉?”

    “是啊,楚妍妍昨天那条镜头明明拍得很好,偏偏有一个杯子入戏了,真是太可惜了。”

    听着这些话,周和辉也察觉出了一些异常,让助理于彤彤更仔细地照顾起楚言的事务来。不过他们再小心再注意,这“霉运”好像就是不走了,一连三四天的出现,让楚言哭笑不得,都开始苦中作乐了。

    见状,周和辉拧紧了眉头,道:“我从来不信邪,老是出事肯定有问题。”

    听了这话,楚言挑起一眉,问道:“所以说,周哥你找出什么问题了吗?”

    周和辉脸色讪讪地干笑道:“我要是找出什么就不用在这里干说话了,也是奇了怪了,剧组里怎么多人呢,怎么就偏偏你倒霉,你说我能信吗?以往你的运气可好了,比如说咱们拍摄《血战》的时候,你的好运气简直是挡都挡不住。”

    《血战》是楚言来到这个世界后拍摄的第一部戏,也是他唯一一个不在影视星球拍的戏。说起来也是奇怪,只要拍到楚言的外景戏,首都星当天的气候就特别给力,要晴天就有大太阳,要下雨就打雷霹雳,剧组人称活生生的“楚氏锦鲤”。

    听到周和辉提到这种往事,楚言真是无奈不已,他劝道:“只剩下两天的戏份了,我就是倒霉一点也没有问题。反正即将杀青,想必只要离开剧组,或许我的‘霉运’就会离开吧。”

    楚言这话让敏锐的周和辉隐约察觉出了一点什么,他仔细地打量着自家小艺人,看这对方老神在在的模样,周和辉刚想开口询问,只听一道爽朗的女声从一旁传来:“怎么了,小言,这次是又倒什么霉了?”

    楚言转首一看,只见郑心凝换了一身戏服走来,脸上全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楚言摊摊手,笑道:“郑姐,要不你离我远一点吧,我可听说霉运是会传染的。”

    郑心凝大臂一挥:“有你在,我还担心老天能让我倒霉?”

    楚言无辜地笑了笑,不再说话。

    很快,就到了今天的最后一幕戏。在这幕戏里,凤修终于在第七十七次重生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些不对,比如就算他怎样保护爱人,甚至把全族人全部都禁锢住、使他们无法动弹,爱人也必然会在这一天死去。

    这就好像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一样,所有的一切都被撰写下来,记载着:某年某月的某一日,白光族族人相思去世,她的爱人、神子凤修为爱入魔,屠杀尽全族同胞,同胞们的灵魂化身为极光飞往天空。凤修不会死,永远有“相思一念”阻止他自尽,并且还帮助他变回仙人。

    这仿佛是有一个人,他将整个天下布成了一方棋局,黑白棋子,星罗密布,就算凤修是整片大陆最强大的仙人,也无法改变已定的事实——

    『相思必死,凤修入魔;白光族灭,极光成仙。』

    在这场戏里,就算是心神强大如凤修都绝望崩溃,他第七十七次地抱紧了妻子的尸体,没有眼泪,也没有话语,只是将那失去温度的身体抱入怀里,同时麻木地看着四周横陈了满地的同族尸体。

    入魔的时候,凤修的眼里只有无尽的血意。即使这一次的重生,他极力克制住自己不想再次入魔,却仍旧是不受控制地入了魔,同时在意识清醒前再次屠杀了自己的族人。

    到这个时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必须入魔,这是某个意志定下的规矩,他必须杀尽自己的族人,这也是那个意志的规矩。他再强大也抵挡不过那个意志,即使他已经不想再去入魔,他已经只想随着妻子死去,都只能像傀儡一样被胁迫着做出灭族的惨剧,守着极光和相思的尸体。

    这一次,当相思的灵魂也变为极光飞走后,凤修站起身,看向无边无垠的苍天。

    “你要我就此成魔!你要我杀尽族人!你要我守卫极光!”

    “我凤修,从不会让任何人胁迫,就算是无上天道,也休想驱使我成为你的走狗!”

    接着便是没有一点成效的反抗,天道不会出现,正如同凤修就算将群山劈成平原,将河海全部截流,天道也默许着他这样疯狂的行为,好像这些也是本来就该存在的。

    到最后,凤修浑身浴血,又回到了白光殿前。他一掌狠狠地拍在了白光神殿中央的极光球上,将那颗白光族的圣物一下子劈成了两半,然后他冷着双眼再次看了一眼殿外阴沉沉的苍天,再一次的:举剑,自刎。

    然后,重生。

    至此,这一幕戏结束。

    拍完这幕戏之后,难得的段导找到了楚言,说道:“这场戏拍得也很不错,就是在最后,凤修劈裂自己守护了多年的白光族圣物时,情绪好像有点不到位。你的表演已经很好了,这场戏不用重拍,但是接下来两天的戏得注意一下,酝酿好情绪。”

    段思源说完后,楚言并没有立刻回答,只是轻轻地笑了笑。段思源诧异地皱了眉,还没开口,便见楚言将自己的右手轻轻举了起来,说道:“段哥,我想,道具组可能出了一点问题。”

    段思源的双眼陡然睁大,他惊骇地看着少年掌心处的那片淤青,脸色瞬间全黑。

    “是谁负责极光球的道具的?!王副导,你给我过来!这次是用手劈,所以把手劈成了这样,要是拿头撞,是不是得撞得头破血流?你给

    作者有话要说:  你给我把极光球拿过来,这件事我要好好调查清楚!”

    -------------

    楚妍妍居然走霉运了~这很不正常哟~

    然后,又♂粗♂又♂长♂又♂大的福娃,给你一个晚安的么么哒=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