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星际宠婚[娱乐圈] > 49|第四十九章

49|第四十九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幕戏是凤修与大祭司的冲突戏,发生在相思第二十四次惨死后,凤修入魔、屠杀了上千族人,终于找到那个幕后主谋——大祭司元波华。这位大祭司是和凤修一起长大的,然而他却善妒阴险,设计杀害相思。

    其实相思的死并不能完全说是元波华的错,因为祖训里就是这么说的,白光神子不可以爱上任何人,否则就会有大难。是凤修先违背了祖训,他是罪人,他有错,但是让他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带领族人杀了自己爱人的,竟然是自己的好友元波华。

    此时的白光殿前是一片疮痍,鲜血流淌得满地都是,尸体横亘,惨绝人寰,廖星也特意画了一个特别凄惨的妆,脸上有一道血淋淋的大口子,此时正不断往下滴着血液。

    而在他的面前,楚言提着一把冰冷长剑,一步步地走近。

    楚言走近,廖星狼狈地后退;楚言再近,廖星再后退。

    萧瑟的风声吹过这片寂静的尸群,将空气中森冷的血腥气息吹淡。段导看着虚拟影像中的场景,满意地点了点头,虽然他觉得廖星的表现和他想象中最好的状态有一点差入,但是这样已经是非常出色,尤其是楚言,他的表现更是让段导惊喜不已。

    只见在灿烂明亮的日光下,俊美冷漠的神子提着长剑一步步地走近自己的知己好友。神子一生被困于白光殿,不得允许不得外出,所以在这短暂的二十年生涯里,凤修唯一的朋友就是元波华。

    然而,这个人却背叛了他。

    脸颊上沾染着相思的血,狭长的凤眸里泛着冰冷的光芒,楚言用一种复杂深邃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大祭司,他忽然提起剑,剑尖直指对方的鼻梁,只剩下不过一厘米的距离!

    这样的对视实在太过漫长,仿佛过了整整一年之久。明明前一日还是此生唯一的好友,对方还喝过了自己的新婚喜酒,但是在第二日,正是这个人,连续二十四次的坑杀,从未有过一丝丝的好友情谊!

    “为什么。”低沉沙哑的声音倏地响起。

    此时的廖星早已被逼退地瘫倒在地,只能挣扎着撑着身体,抬头看向楚言。正好有阳光从楚言的身后照射过来,从廖星的方向并不能看清楚言的神情,于是他便没有在意楚言的表演,而是按照自己所设想的路子,开始进行演绎。

    廖星英俊帅气的脸庞上忽然浮现出一丝冷笑,他的笑声越来越响,但是他的神情却越来越疯狂。脸颊上的血口被他笑得汩汩流血,他一个抬头,用憎恨嫉妒的目光看着眼前的白衣神子,怒道:“凤修!你问我到底为什么?”

    激烈愤怒的声音在空荡荡的片场中央响起,让一旁看着的郑心凝和段思源齐齐一愣,两人对视一眼,后者赶紧再看向虚拟画面,只见廖星惨笑着说道:“我们相识二十余年,二十余年!可你是神子,凭什么我永远要对你跪伏,你认为我们是什么关系?”

    画面里的大祭司凄惨狼狈,但是眼睛里却闪烁着愤恨的光芒,让段思源也颇为惊讶。

    这种状态真是非常好!比廖星之前的表现要强了一个等级不止,如果再按这样的状态演下去,这幕戏一定会非常出色,甚至能成为电影中的一个经典场景。

    段思源有些期待起来,他记得,接下来就是楚言的戏份了。在这里,凤修又痛恨自己、又痛恨朋友,他与大祭司的对峙剑拔弩张,让人十分期待。

    果不其然,在数个微型摄像机的拍摄下,只见楚言忽然手指缩紧,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大祭司。一双眼睛中已经全是血丝,他努力地望着眼前的朋友,目光中全是悲痛之意,仿佛至今才认清楚了这个人。

    楚言闭了闭双眼,声音仿佛擒在喉咙里,他说:“元波华,我们是朋友。”

    话音刚落,没等段思源叫好,却见廖星忽然大笑一声,反问道:“朋友?!”

    这声音中带了几丝凄厉的味道,让段思源倏地一愣,他再仔细地看着镜头,越看眉头越皱,越看脸色越黑,而那边,这场戏还在继续拍摄。

    “凤修,你的朋友是要对你下跪的吗?你的朋友是要称你为神子殿下的吗?你背叛了祖训,背叛了族人,就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你竟然屠杀了全族!凤修,你能入魔真是苍天有眼,你这种人根本不配当白光族的神子!”

    一段台词说下来,落地是铿锵有声,剧组里的很多工作人员都被廖星的这副演技震撼到了,但是制片人、编剧和几个副导演却是忽然一愣,诧异地看向一旁的段思源。

    此时此刻,段思源的脸色早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

    ——廖星在压戏!

    在原本的戏份和游戏里,大祭司这个角色就是因为嫉妒才杀害了相思,并且在面对凤修的责问时,他表现得十分畏缩,说出一些谎言当作借口。他说的那些确实都是凤修的错,可是他并不是因为所谓的族规才去杀相思的,仅仅是因为嫉妒。

    当然,在表演元波华的时候,愤怒是肯定有的,因为他一直不如凤修,从小就被对方比下去,他一直十分嫉妒凤修。

    可是,廖星所扮演的大祭司元波华,在压戏!他没有演出小人的嫉妒和愤怒,反而一直表现出某种刚强不屈的形象,仿佛自己是被迫害的,他杀相思是理所应当,是凤修没把他当朋友,而不是他嫉妒凤修的修仙天赋。

    要知道,之前在第十九世的时候,凤修都已经向全族人宣告,自己和相思情义两断。但是元波华还是用歹毒的伎俩杀害了相思,令凤修绝望入魔。

    压戏这种行为在剧组里是非常少见的,大多数人也不会察觉到这种事情,并且很难鉴定“压戏”和“超常发挥”的界限。比如说之前楚言扮演褚辰的时候,虽然收获的观众好感度比男主角聂征高了许多,可是他没有压戏,因为剧本上的要求就是这么写的,他在按照规矩演戏。

    然而,廖星现在是将元波华龌龊的一面缩小,拔高他的高尚面,在“发挥超常”的基础上,开始压戏。他的演技飙得实在有点过头了,偏偏这种事可能也是他的无意为之,他或许是入了戏,对人物理解出现了一些问题,才会导致这样的情况,旁人也不好去多加指责。

    有的导演对压戏这种行为不是很在意,只要能把镜头表现好、让人物间的冲突性更强,他们甚至会因为一次压戏而改剧本,但是段思源却最不喜欢这样的行为。不要说《极光》的剧本是他自己琢磨三年才写出来的,就算是其他电影,他也不喜欢临时改变人物设定的行为。

    想到这,段思源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有些困惑了。刚才楚言和廖星对戏的时候他也看到了,廖星没有这样压戏啊,怎么突然就压戏了?难道真是不小心入了戏,体会错了感情?

    事已至此,这个镜头必然是得作罢,于是段思源便打算先喊卡,等帮廖星调整好情绪后再来拍这幕戏。但是就在段思源准备喊卡的时候,却见楚言动了。

    当楚言稍稍动了一步之后,他便遮挡住了从身后照射过来的阳光,至此,廖星才忽然看清了眼前这个少年的面庞。在看到对方的时候,他那心里的得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浑身一震,心里无由地就漫出了一丝恐慌。

    密密麻麻的慌张感随着阳光的逝去爬上廖星的心头,当那双冰冷淡漠的眼睛停在他的身上时,好像血液都凝固了一样,一种强大的压迫感逼得廖星不敢吭声,甚至连喘气都不能!

    悲伤,痛苦,失望,压抑。

    种种复杂的感情从凤修的脸上一闪而过,到最后剩下的只有被世界抛弃的冷漠。

    只见这个俊美高贵的男人微微垂眸,以一种俯视的姿态望着眼前狼狈而充满嫉恨的大祭司,他剑尖一指,眼中闪过无尽的悲痛,但是在下一秒,却被心如死灰般的冷寂掩藏。

    凤修开口,语气淡漠:“既然你不愿做朋友,那从此,凤修只要相思一人!”

    话音一落,楚言忽然抬手,倏地将剑向前掷去。电光火石间,那剑瞬间蹭着廖星的头皮而去,“啪嗒”一下落在了廖星身后的空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这声音一下子打破了全场的寂静,下一秒,楚言也微微一笑,道:“看样子没有后期合成,这个动作实在是不够帅啊。”

    一句话,就让原本紧张激烈的气氛全部消散。

    围观着的工作人员和演员们纷纷松了口气,开始继续工作。只有廖星还依旧呆滞地瘫坐在地上,双目圆睁,连身体都紧紧地绷着,好像没有从刚才的情景中走出来。

    “要我帮忙拉你起来吗?地上还是有点凉的,坐久了不好。”

    少年悦耳好听的声音忽然响起,廖星下意识地抬起头,只见楚言淡笑着勾起唇角,目光柔和地看着他。

    这副场景明明十分美好,但是廖星却倏地打了个寒颤,不等他回应,那边段思源就喊道:“廖星,过来一下,刚才那幕戏不用重拍,但是你要好好调整一下状态了!”

    这句话让廖星猛地清醒过来,现场除了他之外,恐怕没有人知道他刚才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场景。

    这个人就是修罗!他的眼神里根本没有一点的人性,他仿佛在看一个已经死去的人,他真的要置自己于死地!他是真的对自己失望透顶,他是真的能杀了自己!

    慌忙中,廖星赶紧地站起身,去找段导。而在他的身后,楚言微笑着目送他离去,同时化妆师开始帮他补妆,要准备拍摄下一幕和郑心凝的对手戏了。

    此时郑心凝走过来,秀美微蹙:“怎么回事?刚才那场戏拍得很不对劲,虽然效果不错,但是和剧本上有些出入吧。小言,你之前和廖星对戏的时候没有对好吗?”

    楚言摇摇头,笑道:“大概是廖星入戏比较深吧,所以表演得更好了一点。”

    “更好了一点?”

    楚言一笑,轻轻颔首。

    闻言,郑心凝眯着双眼打量着不远处的廖星,久久没有吭声。

    这件事过后,廖星再也没有做过压戏的行为。他的人品还是比较可信的,段思源也相信了之前廖星是一不小心入错了戏,才不自觉地压了戏。然而,即使

    作者有话要说:  即使如此,最后一周的拍摄却始终进行得不是非常顺畅。

    -------------

    上一章福娃改了一个小地方,这场戏是第24次重生的时候发生的。

    然后,今天满课,三更会晚一些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