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星际宠婚[娱乐圈] > 46|第四十六章

46|第四十六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顶级的全息投影私人影院能够让人在自己的家中,体验到不亚于电影院中的效果。剧中的人物就好像活生生地出现在了眼前,能够听到风吹的声音,看到阳光在水面上映射出的粼粼波光。

    然而,再怎样高科技的设备,都不可能有亲眼所见如此真实。

    贺柏深看过楚言所有的戏,但这还是第二次在现场看他演戏。

    上一次是在《欺天三骗》的时候,楚言扮演的秦暮妍与男主角零进行最后的道别,那时候贺柏深只觉得这个少年的演技真是非常高超,那时候连他都被这样一个美艳妖娆的性感女神吸引住了一瞬。

    而现在,就是第二次。

    楚言演的古装戏不多,《极光》是第二部。和《盛世》里一样,他的衣着还是银白色的长袍,质地很好,隐藏在衣料之下的暗纹也显得十分高级,但是和司析相比,凤修的服装更有一种熠熠生辉的神圣感。

    长长的黑发全部系成一束,用白玉梁冠扎起,只留了几缕青发散落在额边,富有美感。这种凌厉脆落的发型将少年姣好的面容全部显露出来,长发后束,更显出了一种高贵与冷漠,仿佛他就是无上的神明,应当高坐于霜天之上。

    而这一袭银白色的锦袍则更衬得楚言气质优雅,不容侵犯。即使还没有开机,但是凤修的感觉已经隐隐地出现在这个少年的身上,使得贺柏深仔细打量了许久。

    看了片刻后,贺柏深转首看向一旁的制片人,问道:“能把剧本拿一份给我看看吗?”

    那胖胖的制片人一愣,接着问道:“贺先生,您要的是什么剧本?”

    毕竟是天盛的总负责人,贺柏深对娱乐圈的事情也是了解一二的,他开口道:“文字剧本就可以。”在贺柏深的印象里,AI剧本是给演员看的,他只需要看一下文字剧本就好了。

    于是很快,字数颇多的文字剧本就被发送到了贺柏深的通讯器里,他打开仔细看了起来。

    风姿艳艳的白光殿神子,天下唯一一个即将成仙的准仙凤修,在自刎不成后,被爱人的“相思一念”所救,重新开始了这一生最为黑暗的一天。

    第一次的重生,他以为自己已经震慑了族人,就没有人敢再对相思出手。却没想到,在时间到了之后,他仍旧被困在神殿,相思也依旧被骗出了大殿,死于非命。接着和上一世没有一点不同,凤修入魔,屠杀族人,族人尸体化为极光,飞向空中。

    接着,便是第二次。

    这一次,凤修时时刻刻都守在相思的身边,一秒都不愿离开。可是这一次,相思却早已中了剧毒,仍旧逃不过死亡的命运。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直到第十八次,凤修看着再一次死去的妻子,神力暴走,堕落成魔,继续犯下了屠杀全族的大罪。可是“相思一念”却再次救了他,让他经历了第十九次。

    这一次,凤修放手了。他在睁眼的下一刻,抱住了自己心爱的妻子,接着在炙热的拥抱后,他向全族人宣誓:“我与相思,情谊已尽,此生此世,永不相见!”

    这样就能拯救妻子?这样就能拯救族人?这样就能拯救自己?

    贺柏深看着漂浮在空中密密麻麻的文字剧本,慢慢地蹙了眉头,就算是他都忍不住地转过头,看向那制片人,问道:“这个剧本是谁撰写的?”

    制片人擦擦额头上的汗,低头道:“是段导。”

    贺柏深微微眯了双眼,将那文字剧本关闭,再次转首看向不远处的神殿楼阁。

    『十八次的时光回溯,十八次的自堕成魔。无情的大地上笼罩着的是族人炙热的血液,抱在他怀里的是爱人已经逐渐冰冷的身体,如果苍天有情,就不会见此而不落泪!

    于是,残阳如血,火一般的炙烤着苍穹大地。

    无情天道,不肯降下一滴怜悯的泪!

    世人都说白光殿有凤修,无人敢踏进一步。

    但是却未曾想到,有一天,神子会亲手屠戮整个白光,为世界疯魔。』

    文字只是文字,但是当贺柏深看到那个站在片场中央的少年时,他却是微微一怔,仿佛真的看到了那个被世界抛弃、被天道驱使的可怜人。

    凤修抱着爱人的尸体,没有哭泣。他安静地将这熟悉的身体抱在了怀里,他用手指轻轻摩挲那已经沾了血的青丝。修长白皙的手指在发间缓缓抚摸,他的动作极柔,好像在做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一如过往的每一天,为爱人梳妆画眉。

    眼泪已经流不出来了,这一次的重生,他在第一时间就抛弃了他最心爱的女子,他狠狠地伤了这个人的心,他用最残忍的语言让这个温柔的女人悲伤得无法哭泣,他做了自己曾以为这一生永远不会做的事。

    直到现在,凤修还记得,十二个时辰前,当他说出“此生此世,永不相见”的话语后,相思看向自己的目光。那目光里包含着震惊、悲伤、痛苦,唯独没有的就是怨恨。

    相思问:“为什么?”

    他回答:“白光神子不可以爱人,更不会爱人。”

    相思沉默了片刻,声音依旧柔和:“好,我离开。”

    于是在十二个时辰后,他依旧见到了爱人的尸体,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凤修是真的痴傻了,无论他做什么,都无法改变结局。于是此时的他只能轻轻抚摸着爱人的发丝,在她的耳边低声呢喃着:“相思,我们回家。相思,我们回家……”

    目光里带着一股坚定,唇边也是淡淡的笑容。

    瘫坐于族人尸体中的白衣神子依旧如同往常一样的俊美高贵,但是他此刻却像个痴儿一样,只是一味地重复着那一句“相思,我们回家”。

    那样的笑容实在太让人痛心,已经哭不出来,就只能笑。

    在真正演绎出这一幕前,就连楚言都NG了两次,让段导不满意地指导了许久。可是第三次,他便演绎出了这样一个凤修。

    看着虚拟影像中的场景,段导睁大了双眼不肯眨眼,连一瞬间都不愿意错过。而在不远处的观察台里,贺柏深也是眸色深沉,静静地凝视着那个微笑着的少年,不吭一声。

    直到这一幕的剧情完全结束,段导都迟迟没有喊“卡”,还是一直扮演尸体的郑心凝无奈地睁开双眼,才真正结束了这场戏的剧情。

    郑心凝朗笑着责怪段思源:“段导,你怎么就连喊‘卡’都忘记了。”

    段思源不理会她的调侃,反而呛了一句:“那你演个尸体,怎么眼眶都红了?”

    郑心凝一时语塞。

    楚言现在去补妆了,剧组里并不能看到他的身影,但是郑心凝却永远无法忘记,刚才在自己闭着双眼的时候,那个在自己耳旁响起的声音。

    那声音温柔至极,带着无限的爱意,每当念到“相思”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有缱绻的柔情缓缓吐出,仿佛春风一样卷过郑心凝的心头。然而,每当念到“回家”时,这声音里又带着一丝浓浓的绝望,这绝望深藏在无尽的海洋中,已然太过深邃,绝望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与此同时,楚言的手还会轻轻抚摸郑心凝的发丝,郑心凝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动作每一次都让她心头一颤,好像真的感觉到了凤修的悲痛绝望。

    郑心凝以前也和不少影帝对过戏,却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想到这,她不由郑重地看向补完妆的楚言,一种飙戏的欲|望熊熊燃起。

    在下一场戏开拍前,楚言才刚刚走进片场,就忍不住地回头看向天空中的某个方向。他仔细地看了许久,始终没有得到什么结果,一旁的郑心凝好奇地问道:“小言,这是在看什么?”

    楚言笑着摇摇头,道:“没什么,只是感觉那边是不是也飞了一个更小的微型摄像机?总感觉那边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们这边,有点奇怪。”

    闻言,郑心凝没想太多,直接回答道:“哪儿有什么微型摄像机啊,那边有可能是这颗影视星球的观察台吧。或许有维护人员正在那边工作呢,所以你才会觉得有人。”

    说完这话后,化妆师又给郑心凝补了补妆,于是她便走开了一步。而她自然也没有注意到,在她这句话说完后,楚言浑身一震,接着整个人都转过身来,认真肃穆地抬首,仔细地凝视着那边观察台的方向。

    就在被他凝视的地方,贺柏深薄唇微勾,低笑着垂了眸子,就这么与他对视。不过几分钟后,下一幕戏就正式开拍,这种简直就是第六感的对视也告一段落。

    当天晚上,楚言回到房子后,便见到了摆放在桌子上的卡片。

    这种奢侈到用纸来留言的行为真是让人颇为不耻,而留字的男人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留在纸上的字也是跌宕遒丽,如游云惊龙,健劲雄美。

    『我先回首都星,戏拍得很不错。』

    一句话便把自己早上去偷看拍戏的事情给暴|露出来了,让楚言是哭笑不得。

    不过放在这卡片一旁的,还有一本厚厚的书籍。价值千金的东西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摆在这里,也不怕被人偷了。楚言挑了眉头看着那本《充足理由论演录》,先是随便将那书放在了桌子上不去多问,但最后还是将东西收好,毕竟价值不菲。

    这本书是什么?是当初贺柏深送给楚言,然而却被楚言拒绝了的。

    都过去了好几个月,这种事情居然还记得?由此可见,某个男人的小肚鸡肠和斤斤计较绝对是不可小觑。

    贺柏深来到A-12影视星球的事情并没有几个人知道,连段导和郑心凝都被蒙在鼓里。他只来了一天,就再次回到了首都星,而与此同时,《极光》

    作者有话要说:  《极光》的男二号、女二号、女三号等演员也依次进组,全员到齐。

    ---------------

    今天依旧甜甜甜~

    给你们么么哒=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