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星际宠婚[娱乐圈] > 28|第二十八章

28|第二十八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贺柏深住进对面别墅的事情,楚言并不知道。

    第二天,楚言正常地去剧组拍戏,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没有一丝异常。过于正常的发展令楚言不由感到了一点诧异,当他问周和辉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对方没办法出现时,周和辉笑道:“不是什么大事,公司里有点事,徐总和我聊了很久,实在抽不了身,所以昨天晚上只能暂时发个信息给你,告诉你我不能去了。”

    闻言,楚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有再多问。

    ——还能有什么事情,肯定是有人刻意在背后使坏,借故拖住了周和辉的步伐。

    《盛世》的拍摄如火如荼地继续进行,男主角叶陵和女主角任云瑶的演绎都非常出彩,包括男二号和女二号等人,在与楚言对戏了几次后,双方都慢慢熟悉起来,拍摄的进度一日千里。

    楚言所扮演的这个梁国太子司析,既然说好了只是个男四号,那戏份肯定要与这个番位对应。一共只出场十集,多一集都没有,出场的次数不多,但是在剧情里倒是个重要的人物,只要他还活着,就是悬挂在晋国主角团头上的一把利剑,格外刺眼。

    影视星球真是文娱行业的一大创举,每颗影视星球首先会按照不同的风格,建立出各式各样的建筑群。就像《盛世》剧组租下的这颗影视星球,除了剧组人员的居住地外,其他全部都是古风建筑,亭台楼阁,雕梁画栋。

    有建筑还不行,为了配合各式各样的场景需要,每颗影视星球还配备有高级的天气系统,可以随着剧组的需要,制造出不同的天气。比如说昨天拍摄的是大雪,今天拍摄的就是艳阳高照,方便快捷。

    随着快速的拍摄,短短五天很快过去,楚言也拍摄到了最后一场戏。

    来到这个世界半年,楚言一共拍摄了三部电视剧,除了《欺天三骗》中的秦暮是消失了之外,《血战》里他是死得尸骨无存,就连在《盛世》里,梁国太子司析也是死在了茫茫大雪里,没有人可以找到他的尸身。

    这场戏拍完后,周和辉立即将温暖的姜茶送了上去,同时开了最新的便携式空调器,为楚言把身体弄暖。

    郭老是一个严格到几近苛刻的导演,既然司析是死在了大雪中,那楚言就肯定要硬板板地在雪地里躺上一段时间,虽然后来可以用替身和特效来替代,但是该楚言表演的那部分是肯定不能少的。

    不过当郭老看完最后司析闭眼的那一幕后,他还是感慨地叹了声气,伸手抹了把眼眶里的眼泪。

    一个枭雄的死去,象征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司析出现的集数只有十集,但是在整部《盛世》的前半段,他却等于是一个大反派、大BOSS。用句比较文艺的话来说,那就是:他不在江湖,江湖上却有他的传说。

    这么一个可怕危险的人就这样沉寂地死去了,连尸体都没有人可以找到,这样的死法实在是太过凄凉,活的时候有多么的艳丽夺目,那死去的时候就有多么惨白无力。

    然而所有人却都知道,这场死亡是司析自己也想要的。这个不可一世、只手遮天的梁国太子一心寻死,不过也幸好他有这个想法,否则《盛世》后半段的大反派可能还斗不过他,整部电视剧也无法进行下去。

    既然已经死了,那楚言肯定是要压惊红包的。

    上次在《血战》剧组里,由于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没错,这个坑爹的电视剧,除了男主角,包括女主角、男二号、女二号、男三号、女三号……反正你能叫得出名字的人,全部死光了——反正楚言没能拿到属于自己的压惊红包,可是这次不一样,他是这部剧第一个死的大角色。

    一下子,各式各样的礼物就这么地送了过来,有人没诚意地直接送红包——比如说郭老,也有人非常有心地准备了一些小礼物——比如女主角任云瑶。

    等到司析杀青的戏全部拍完后,剧组便放了半天的假期,给楚言庆贺庆贺、送他杀青。

    原本按照楚言的想法,应该就是让周和辉买一些蛋糕、点心和丰盛的饭菜,大家在片场里直接开香槟庆祝,傍晚他应该就可以离开这颗影视星球,不打扰剧组正常拍摄了。

    但是谁想到,郭老听了他的建议后却是摇摇头,诧异地说道:“咱们这部剧虽然是天盛投资的,但是主角团里就你一个人是天盛的艺人。楚言你就别客气了,天盛那边帮你准备了杀青宴,请剧组吃一顿。”

    这话一落地,楚言顿时眼皮一跳。

    果不其然!傍晚他跟着剧组刚到这颗影视星球上唯一一家五星级酒店,进门便见到了那个高大俊美的男人。

    见到贺柏深的时候,别说楚言了,其他人也是猛地一愣,各个都没抬步继续往前走。只有郭老惊讶地多看了几眼,接着抬脚走到贺柏深的身旁,问道:“原来这次小贺也在?你爷爷的身体怎么样了,都好久没和他见过面了。”

    贺柏深礼貌地点点头,微笑道:“祖父身体很好,劳烦您挂心了。”

    寒暄过后,剧组人纷纷进入包厢,准备用餐。不过毕竟贺柏深在场,所以那些工作人员也不敢太过火,只能小声地敬酒和讨论,连开玩笑的人都没有。

    贺柏深虽然不是明星、更不是导演,但是也算得上是半个娱乐圈的人。这个世界上,谁不知道华夏最大的娱乐公司天盛就隶属在贺氏名下,而这位年近25岁的贺氏掌舵人更是俊逸非凡,多少女明星和男明星(?)都非常想爬上他的床,从而一步登天。

    一席饭间,许多人的视线都在贺柏深和楚言身上转来转去。他们都知道,这次的杀青宴是天盛帮楚言举办的。天盛想捧楚言,这没问题,毕竟他们也知道楚言确实演技好、形象佳,以后肯定至少是个当红一线艺人。

    但是竟然连贺柏深都出现了啊……

    这也太不正常了吧!

    如果说其他桌子上的工作人员和演员还能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那坐在主桌上的叶陵、任云瑶等人,就算想要装傻都不行。不过他们真的不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贺柏深亲自来参加楚言的杀青宴,然而却没有理会楚言,只是偶尔与郭老说上两句话。

    这种情况实在太过诡异,楚言却似乎并不在意,只是安静地吃自己的东西。

    这副场景让叶陵和任云瑶心中的“楚言是不是被贺先生包养了”的想法渐渐动摇起来,等到一整顿饭结束后,这两个心思活络、性格圆滑的一线艺人也没吃上几口,反而胡想了许久。

    如果说他们感到诧异奇怪,那周和辉则更懵逼了。

    为什么贺先生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贺先生要捧楚言的场子?

    周和辉感觉自己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等到后来大家离席的时候,他悄悄拉住了楚言,低声问道:“小言,你进公司的事情,原来是因为贺先生吗?”

    楚言没有否认,只是笑着看向周和辉,道:“周哥,以后,我不想和贺先生有利益方面的关系。”

    由于这天的杀青宴吃得太晚,楚言便没能当天离开。晚上周和辉送他回住所的时候,竟然眼睁睁地看着贺柏深慢步走进了楚言对面的一栋别墅,进屋前还微笑着朝楚言点了点头,仿佛一个普通的邻居!

    这情况别说周和辉了,连楚言都有点莫名其妙。

    而那边,这几天贺柏深之所以没有去找楚言,是因为他收到了林特助从首都星传来的资料。

    半年这个时间实在是太过巧妙,就在楚言和贺柏深的婚约正式成立的一周后,贺老爷子就自作主张地将楚言签到了天盛名下。令人诧异的是,那个一心只要钱、却不想要当天王巨星的楚言竟然拥有出色惊人的演技,并且十分勤奋,让王导和刘导都惊叹不已。

    甚至现在连严厉挑剔的郭老,昨天在杀青宴上都夸赞了楚言许多。

    “他有精神病史吗?”

    虚拟影像里,林特助无语地低下头:“贺先生,楚先生的身体非常健康,包括心理健康。”

    贺柏深思索了片刻:“不是精神分裂,那就是单纯地忘了我们的婚姻?”

    林特助把头埋得更低了点,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

    “嗯,似乎有点意思……”

    贺柏深关了视听电话后,在安静宽敞的客厅里凝眸沉思。短暂的几次见面,还不至于让贺柏深对那个少年产生什么特别的情愫,不过在对方扮演的角色之外,拥有好感是肯定的。最有意思的是,这个人居然忘了婚约啊……

    此时此刻,在贺柏深的对面房子里,楚言也若有所思地望着房子里的一只花瓶,良久,他才低身呢喃道:“回去找找看,说不定还能在房子里找到合约……”顿了顿,楚言眉头微皱:“是一定要找到。”

    第二天一大早,似乎知道楚言很快就会离开这颗影视星球,所以贺柏深很早就推门而出,往对面的房子走去。不过这一次,他才刚刚出了门,便听到一道低悦好听的声音在自己的身旁响起:“这个方向看上去……似乎贺先生是打算去找我?”

    最近这几个月里经受到的惊讶,真是比过去25年的还要多。贺柏深一转首,便看见一个清俊漂亮的少年正后仰着靠在别墅院外的墙壁上,淡笑着抬眸看他。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那张俊秀朗逸的面容上,金灿灿的,好看得紧,清亮的眼眸让贺柏深心中一动,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贺柏深道:“我是打算去找你。”

    楚言微笑道:“贺先生找我,是准备和上次一样,让我跟着你的私人飞船一起回首都星吗?”

    贺柏深薄唇微勾,并不否认。

    楚言慢慢地站直了身子,他稍稍侧开脸庞,黑发便顺着他的动作向一边滑落,唇边的笑容慢慢敛去。与此同时,一种强大森冷的气场便弥漫开去。即使他比贺柏深矮了几厘米,但是这种气势上的对比他却完全没有落入下风,反而凌厉到令人窒息。

    不过贺柏深仿佛没察觉到少年的威胁,俊美的面容上没有一丝动容。

    片刻后,楚言忽然低低地笑了起来:“贺先生,我很荣幸能够接受你的邀请,与你登上同一架私人飞船。”顿了顿,楚言笑道:“你的能力真是令人佩服。”

    贺柏深微微颔首:“过奖。”

    楚言淡笑:“不客气。”

    虽是笑着的,但是那笑意却没有达及眼底,在男人的脸上停留了片刻,慢慢的,楚言收回了笑意,转身便先走一步。而在他的身后,贺柏深倒是稍稍一愣,接着才抬步跟上了少年,和他一起向前走去。

    贺柏深的能力真是很强,有多强?

    强到让一个合法公民,无法买到一张回去的飞船机票!

    既然你一定要做到如此地步,那楚言也不会再刻意回避。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贺柏深会对自己如此执着,但是在恼怒的同时,楚言却难得地提起了一丝兴趣——

    这是一种棋逢对手的紧张感,好像碰上了最适合自己的那块五花肉。这块五花肉的大小、厚度、雪花分布……全部都非常合自己的心意,却因为一些原因,自己不能去触碰它。但是,这块五花肉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挑衅!

    在做出“不再回避贺柏深”这个决定的前一秒,楚言都没想到他居然会有这样危险的想法。可是在做出这个决定后,他却惊骇地发现,他的心里竟然涌起了一种久违的征服欲。

    即使这个男人是一座大山,但是他却没有一点恐惧。

    “你的脸色似乎有点奇怪?”

    楚言抬眸:“哦?有吗?”

    贺柏深挑眉:“在想什么?”

    “在想我最喜欢吃的五花肉,本来我不想去吃他,但是他总是出现在我的眼前,所以我在想,我到底该怎么烹饪他,才能更加美味呢?”

    似乎察觉出了一点异常,贺柏深微微眯了眸子,没有再吭声。等过了片刻,他突然开口问道:“你对婚姻的看法是什么样的?”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楚言不由一愣,脚下的步子也停顿了一瞬,不过很快他却笑着看向一旁的贺柏深,语气郑重、一字一顿地说道:“任何人既然结婚了,那就一定要负上责任。如果哪一天我结婚了,贺先生,我想我一定很爱那个人,愿意给他承诺。”

    楚言的语气中带着某种警告的意味,但是他却不知道,这话听在贺柏深的耳中,却让他揶揄不止。

    『如果哪一天结婚了』

    所以说,是真的忘记了婚约了吗?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查不出来呢?

    在走到私人悬浮车之前,两人都没有再开口,不过在飞船驶离这颗影视星球的时候,贺柏深却忽然笑着说道:“你喜欢吃肉?那真巧,其实我也很喜欢吃肉。”

    男人幽邃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的笑意,薄唇微微勾起,漆黑的双眸紧紧凝视在坐在对面的少年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猎物,凌厉锋利。

    楚言

    作者有话要说:  楚言回以一笑,两人尽在不言中。

    ---------

    福娃跟你们讲,楚妍妍他真的从没想过自己会是受啊_(:з」∠)_

    楚妍妍:呵呵,你问问大家!我是不是帅得像攻!!!

    最后:三更最早八点~今天满课不确定哒(≧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