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4|第四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天七十多个试镜下来,导演组和编剧都已经感到十分疲累了。

    试镜这种事情基本上就是在考量演员们对这次AI剧本的表现力,毕竟除非有非常优秀的工作室来专门分析AI剧本,否则大家的剧本都差不多,表现出来的动作也差不多,压根不会有什么新意。

    所以当李哲天出现在试镜室里的时候,所有人大概也猜到了,这次男二号的位置非他莫属。

    李哲天家里这次给《血战》投资了五千万星币,占据了剧组一半的资金。其实一开始导演给李哲天留的是男主角这个角色,毕竟李哲天最近比较有人气,演技还算可以,当个男主角是绰绰有余的。

    然而谁都没想到,李哲天却自己看上了男二号这个角色。

    只能说其他来试镜男二号的演员真是太不走运了。

    ——这个想法直到第71号试镜者来试镜的时候,才有了巨大的改变。

    当一个挺拔清俊的少年出现在房间的一头时,导演王隆顿时眼前一亮,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仔细地打量了对方许久。对方这一身衣着真是与“褚辰”这个角色相当贴近,长相俊俏,气质矜贵,面白唇红,像极了被宠坏的大少爷。

    等到楚言走到台前自我介绍之后,王隆难得起了兴致,认真地问了一句:“你抽到的是什么片段?”

    楚言微笑着颔首,道:“我抽到的是第四段,王导。”

    接下来就是试镜。

    听到楚言说自己抽到第四段的时候,王导微微一愣,接着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第四段是十个试镜片段里难度非常高的一个了,这个片段不是单人戏,而是一段对手戏。

    出演褚辰的大哥禇松的男演员已经定下了,是国内一个还算不错的二线男演员,他早已给第四段的试镜录下了一段全息影像,在有人抽取到第四段的时候就可以放映出来,与试镜者对戏。

    之前也有人抽到了第四段试镜,然而他们的结果真是太惨烈了。

    没有真人对戏、只有一段全息影像,对方的表情、动作、说话速度、语气状态是完全不可预估的,甚至还曾经发生过试镜者话还没讲完,褚辰大哥就已经开始说话的情况。

    抱着一种惋惜的心态,王导几人抬首看向了舞台。

    当“开始”二字落下的时候,仿佛有什么东西“咔嗒”一下发生了变动,少年目光坚定、神情顽拗地看着自己左前方的方向。明明此时他穿着优雅,但是他却稍微弯下了腰身,牙齿紧咬,一副誓死不屈的模样。

    正在这时,禇松高大健壮的背影倏地出现在了舞台上。

    全息影像的照射下,这背影有一点点的虚渺,但是人物的神态与动作却表现得非常细致。禇松脸色铁青,眉头紧皱,似乎压抑着深深的怒火,他怒视着眼前的少年,一字一顿道:“你这种混帐东西,还有脸来见我?!上次家法还没受够吗,这次居然敢在街上和陈家那小子挑衅,你打断了陈二的一条胳膊!”

    这句话落,王导立即看向一旁的楚言。

    但是令他惊讶的是,楚言却没有一点反应,仍旧是用一种倔强的目光紧紧望着虚拟影像中的人,过了片刻,才咬牙说了一句:“我没有!”

    扮演禇松的男演员自然不知道目前发生的情况,他只是提前录制罢了,然而就在楚言这句话后,他却忽然握紧了拳头,用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看着少年,道:“你没有什么?你没有打断陈二的胳膊吗?你没有当街高喊什么‘我是褚家的二少爷,打的就是你陈二’吗?褚辰,褚家怎么会有你这种败类!”

    话音落下,在导演组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只见舞台上的少年忽然浑身一颤,整个人往前一步踉跄,似乎被人抽了一鞭子!

    这段剧情在大多数人的AI剧本里是没有仔细写到的,毕竟在文字剧本里,这里是禇松在教育褚辰,然后一旁有老管家含着泪地拿着鞭子,对着自己疼爱的二少爷施加家法。

    禇松没有亲自动手,而老管家也不可能专门为试镜录制一段全息影像,所以这里想要表现成什么样完全就是看试镜者自己的意图,之前几位试镜者就是一直在与禇松对戏,根本就没有去管那没有存在的第三者。

    而如今,楚言的这番表现明显让导演组的人都受到了震撼。

    尤其是编剧,当他看到这个场景时,他猛地一愣,接着激动兴奋地看向舞台——

    这是他笔下的场景!

    而在舞台上,不知怎的,少年的额头上竟然渗出了一丝汗水。谁也不知道这个少年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此刻的状态却是完美的与剧本上的情节对应起来了。

    “十鞭子过后,你给我滚回自己的房间,一个月内不许出门!”

    “陈二羞辱我,他说我是废物,他说我是绣花枕头!”

    “难道你不是废物,你不是绣花枕头?”

    “你……!”

    “什么时候你能带领褚家的军队上战场,什么时候你才是我褚家真正的好儿郎!”

    这话简直如同一击重锤,狠狠地打在了褚辰的心口上。在导演组和编剧的眼中,他们只见这个少年原本微微弯下的背部忽然挺直,他转过身,一步一步认真地向回走,他的脚步很慢、有点蹒跚,但是却仍旧死犟着地不肯回头。

    而在他的背后,禇松的全息影像则紧紧地闭上了双眼,留下了一道清泪。

    这里应该是老管家问了一句“大少爷,您何必呢”,于是禇松便注视着褚辰的背影,道:“我比他大了十八岁,我是看着他长大的,我早晚会比他走在前一步,等我死了……他该怎么办呢?”

    舞台的灯光打得非常普通,根本没有注意打出什么暗影,但是王导却紧紧地凝住了眉头,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望着那个挺直背脊的少年身影,最后一声不吭。

    为什么这个少年刚开始的时候要微微弯腰?因为他正被人用鞭子打着!

    为什么最后的他忽然挺直了腰杆?因为他倔强,因为他顽拗,因为他不愿意让自己的大哥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他认为他从来没有错!

    和这个少年的演绎相比,之前的那些试镜简直就是东施效颦。

    当真正的褚辰出现时,刚才的那些劣质品便相形见绌,再也无法冒充一个外表纨绔、内心坚韧的褚家恶少,也是国家未来的铁血将军!

    ……

    下午的阳光比早晨的更加炙热了几分,周和辉在外面等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终于等到了从走廊里出来的楚言。他上下打量了少年一眼,最后视线停驻了对方淡定沉稳的神情上。

    周和辉眉毛一挑,问道:“没被骂?”

    楚言诧异地看他:“周哥,原来你对我这么没有信心?”

    周和辉带着楚言往停车坪的方向走去,一边说道:“既然没被骂,那这个角色是你的了。”

    周和辉的声音肯定坚决,没有一丝犹豫,仿佛说得是一个既定的事实。

    闻言,楚言却不动声色地勾起唇角。他虽然脱下了那身属于褚二少的军装,但是却没有卸妆,因此原本就非常精致的面容此刻更是被化妆师的巧手勾勒得立体几分,在夕阳的映衬下耀眼夺目。

    “周哥,你认识李哲天吗?”

    楚言的话让周和辉步子一顿,他微愣:“李哲天,我认识,他怎么了?”

    只见少年遗憾地摇摇头,叹气道:“那可真是太可惜了,周哥,这次我试镜遇到了李哲天。恐怕你的希望是要落空了,《血战》李家有投资一半的资金,大概男二号的角色会落在李哲天的头上。”

    说这话的时候楚言神色失落,仿佛真的非常可惜,然而他垂下的目光里却没有一点遗憾,反而微敛着光芒,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没有让楚言失望,仅仅是短暂的犹豫过后,周和辉便语气肯定地说道:“这个你放心好了,即使你的演技可能比他差,但是只要你没有差到那种地步,这个角色就是你的。”

    等到上了车以后,周和辉便送了楚言回家。临走前,他还嘱咐楚言,让他不用想太多,公司说好了要捧他肯定就会捧他,一个李哲天公司还不至于放在眼里。

    天盛不会把李哲天放在眼里,这一点楚言还是相信的。

    但是注视着周和辉远去的模样,楚言唇边的笑意却倏地消失,他敛了眸子,目光幽深地望着那辆悬浮车的背影。

    可是如今,天盛是要为了他楚言和李哲天去抢角色啊……

    这说明在天盛的打算里,他的地位肯定不低,至少和得罪李哲天相比,捧他更为重要。

    只是眯着眸子想了片刻,楚言便低笑一声,将这些想法都暂时抛向脑后。等他回到家后,和周和辉说的一样,当天晚上《血战》剧组便发来了聘请说明,三天内与楚言签约,聘请他饰演《血战》的男二号褚辰,于一周后正式进剧组。

    一切都进行得相当顺利,七天后,楚言和周和辉一起来到了已经开机四天的《血战》剧组,而他们刚刚站稳步子,这第一眼便看见了坐在人群中间,大摇大摆、趾高气扬的李哲天。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是真的养肥福娃了吗,好难过QAQ

    --------

    谢谢

    最爱窥屏每天都在prpr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1 10:08:18

    最爱窥屏每天都在prpr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1 10:10:08

    红湘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1 10:57:29

    喃喃生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1 11:23:06

    Cheery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1 16:22:37

    雪落时节好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1 17:10:40

    灰色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1 18:13:08

    漫过灰色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1 23:27:26

    欧诺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2 01:33:15

    欧诺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2 01:34:28

    欧诺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2 01:3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