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雪鹰领主 > 第五章 孔悠月

第五章 孔悠月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源之大法师居住在雪石山的消息,很快就在仪水境内传开了。

    雪石山,山道上。

    “站住。”山道上设有关卡,雪石城堡可不是谁都能去的,一群士兵看着一些年轻男女们来到关卡前,这些年轻男女穿着朴素,气质也一般,一看就是普通平民。

    “干嘛的?”一名士兵喝道。

    “几位大哥。”容貌漂亮些的年轻女子连道,“我们听闻大法师居住在雪石山上,所以想要求见大法师,希望能拜在大法师门下。”

    “对啊,几位大哥,通融通融,让我们去见见大法师吧。”这些年轻人们连说道。

    他们都很年轻,都未来充满渴望!

    法师,地位多高?他们也很想成法师。

    “哼哼。”这关卡的负责队长,一名瘦削中年嗤笑道,“几个小家伙,我问问你们,你们有法师天赋吗?”

    “不知道。”

    “大法师见了我们,就知道我们有没有天赋了。”

    这些男女们都连说着。

    “笑话!”瘦削中年人嗤笑,“大法师的时间何等的珍贵?哪会轻易见你们,而且你们连自己有没有法师天赋都不知道就过来?你们以为大法师会一个个给你们查看?”

    “说不定我们中就有人天赋很高,很受大法师喜爱呢。”立即有女孩说道。

    “好了,好了。”这中年士兵摇头道,“走吧走吧,这些天,我已经见过不知多少你们这些爱做梦的年轻人了!年轻人,看清楚现实!你们大叔我当年为了学斗气,专门加入军队历经几番生死!你以为你们是谁,大法师会收你们为徒?”

    “实话告诉你们,大法师早就下令,一律不见客!连贵族都不见,更别说你们了。”中年士兵说道。

    “啊。”

    这些年轻人彼此相视,都无奈。

    这些负责看守的士兵们忠于职责,根本不放他们进去,他们怎么求都没用。

    过了没多久。

    一辆马车飞奔而来,马车后面还跟着一大群骑兵,马车华美,隐隐镶嵌有法阵,即便马车飞奔的再快,车厢都无比的平稳。

    “停下。”雪鹰领的士兵们依旧喝道。

    “我们是云翠领曹家,我们家主人想要拜访你们家领主。”驾着马车的车夫开口道。

    “云翠领曹家?”

    这些士兵们相视。

    仪水城内大家族并不多,云翠领曹家勉强也能排在前十,在雪鹰领当初实力较弱时,曹家就要弱一头!现如今东伯雪鹰被认为是整个仪水城第一高手,曹家和东伯家族的差距就更大了。

    “上山的士兵不能超过十位。”士兵队长瘦削中年人说道,“这是领主下达的命令,还请理解。”

    “这……”车夫有些犹豫。

    “好,老潘,你们五个跟我上山,其他人留在这。”车厢内传出声音。

    “是。”

    后面明显气势不凡的五名强大骑士跟随着马车,过了关卡上山去了。

    “我们也去拜访领主大人,让我们上山吧。”旁边一直不甘心待着的年轻男女们,立即有女子高声说道。

    “哼哼,拜访我们领主?大法师不见你们,我们领主就见你们了?”瘦削中年人摇头嗤笑,“好了,还是死心吧。”

    ……

    在过年前这段时间,雪石城堡前所未有的热闹。

    一些想要碰运气的平民就罢了,仪水境内也有不少贵族来拜访,因为大法师不见客,他们就拜见东伯雪鹰!想要请东伯雪鹰帮忙,让大法师收个记名弟子。他们觉得……大法师既然定居在此,肯定要给领主东伯雪鹰几分面子。

    可是——

    东伯雪鹰也一律不见客!都是宗凌帮忙挡着。

    上午时分。

    一名男仆飞奔到后山的竹楼,可竹楼内空荡荡的,却根本见不到东伯雪鹰。

    “领主大人,领主大人。”男仆高声喊着。

    声音传播……

    在后山的半山腰上,一道山泉从高处冲下,砸在下方水潭中,一条溪水蜿蜒流向远方。

    在水潭旁的一块大石上,东伯雪鹰聆听着旁边的山泉水声,正练着一套拳法,正是斗气法门《火焰三段法》。练拳时,全身力量涌动,东伯雪鹰的一招一式有着协调优美感,身体的每一处力量都被完美调动,自然吸引起了天地间的火的力量。

    天地中火的力量,不断被吸入体内,转化为火焰斗气。

    “呼,吸……”

    一招一式,呼吸间,东伯雪鹰感觉仿佛无数火焰钻入体内,身体在汲取外界力量不断强大着。

    他刚觉醒太古血脉没多久,不管是斗气,还是身体,都在高速的成长中。东伯雪鹰练拳,就是要完美掌控这急剧增长的每一丝力量。

    “领主大人。”一道声音遥遥传来。

    “嗯?”东伯雪鹰陡然停下,抬头朝上方看了看。

    “那些贵族我都是一律不见的,怎么还来找我?”东伯雪鹰有些疑惑,随手拿起了旁边的飞雪枪。

    嗖嗖嗖!

    化作了一道幻影,如果正常人去看,只感觉一道影子闪过,东伯雪鹰就消失在了他们视野内。这就是一名强者可怕的速度!

    “刷!”竹楼前幻影一闪,东伯雪鹰出现了。

    “什么事?”东伯雪鹰开口问道。

    男仆被突然出现的领主吓得一跳,听到领主询问,当即连道:“是宗凌大人吩咐,说老领主的好友‘孔海’大人来了,请领主你过去。”

    “孔叔叔?”东伯雪鹰轻轻点头。

    除了宗叔铜叔外,父亲的好友很少很少!自己爷爷当初是因为灾荒乞讨逃到了仪水城,爷爷因为是外来者,在山村内本来就受到孤立欺负,因为进山打猎丢了性命后,当初的父亲便毫无牵挂的去参军了,最后修成斗气,待得退役也是继续在生死间冒险。

    他的朋友,也就军队中有几个,而且因为父亲在外冒险太久,大多早就不怎么联系了,只有‘孔海’经常拜访,自己小时候也见过多次,后来父母被抓走后,孔海还来看望过一次,而且这些年每年也会派人送上一些过年年礼,东伯雪鹰也会派人回送,算是保持一点情分。

    只是父母不在,孔海已经很久没亲自来了。

    “哈哈,雪鹰啊,几年不见,雪鹰已经是我们仪水城第一高手了,了不起啊。”客厅内,看到走进来的东伯雪鹰,一名胖胖的中年男子起身笑着。

    “孔海叔叔。”东伯雪鹰微笑点头。

    孔海暗暗后悔。

    他军队中退役后,却是成了一个商人,八面玲珑,交友极多。东伯烈只是他诸多朋友中的一个而已,东伯烈夫妇被抓走后,他来过一次雪石城堡安慰过年少的东伯雪鹰兄弟,之后就没再来。只是作为商人的习惯……一直派人送年礼,维持情分。

    其实每年,他都会大批年礼送往各方好友,一些重要的朋友,他都要亲自登门拜见。

    他之前都不太在意老友留下的这一对儿子了,可谁想这个‘东伯雪鹰’竟然一己之力就灭掉了可怕的弯刀盟?简直匪夷所思啊!

    “来,悠月,见过你雪鹰哥哥。”胖乎乎的孔海拉着旁边的一名绿衣少女的手。

    “雪鹰哥哥。”绿衣少女有些害羞。

    “悠月?”东伯雪鹰一笑,“都这么大了,小时候我还见过你,不过你恐怕记不得了,你那时候才四五岁。”

    他小时候见过孔悠月,孔悠月是孔海的大女儿,比东伯雪鹰小三岁。

    “今天我来,就是想要麻烦雪鹰你。”孔海笑着,“悠月她有法师的天赋,我想要让她拜大法师为师,只要成个记名弟子即可!拜大法师所需的五千金币我也带来了!可大法师门下那么多记名弟子,一个普通记名弟子……大法师恐怕不会太在意,我想要雪鹰出面,这样大法师肯定更重视悠月。”

    “哦,这点小事,孔海叔叔尽管放心。”东伯雪鹰点头应允。

    大法师,收弟子就是死要钱。

    亲传弟子,五万金币!

    记名弟子,五千金币!当然是有名额限制的。

    可五万金币……对仪水城的贵族们而言是一个天价,至今也就东伯雪鹰送上银月狼王心脏,满足了大法师!

    记名弟子‘五千金币’也很高了,许多贵族想要通过东伯雪鹰求情,就是想要节省一点金币。

    而孔海……竟然准备好了五千金币!那东伯雪鹰仅仅出面说一声即可,这的确是小事。

    “以后,悠月跟随大法师学法术,长期居住在雪石山,也还请雪鹰你多多照顾。”孔海说道。

    “小事,城堡内的房子多的是,我会给悠月留一处的。”东伯雪鹰说道,他是经常在后山竹楼修行,这种事情吩咐一声就可以了。

    “哈哈哈……说起来,当年我和你父亲还说过,如果你们俩孩子相处的好,让你们结成一门亲事呢。”孔海哈哈笑道。

    “父亲。”悠月满脸通红。

    “还是要看你们自己的意愿,当初你父母也是这么说的,不强求。”孔海笑着说着,“如果我有一个仪水城第一高手的女婿,哈哈,嘴巴都要笑歪掉了。”

    “父亲够了。”悠月有些忍不住了,她年龄还小,脸皮薄,有些受不住了。

    孔海笑看着自己女儿。

    当年他和东伯烈夫妇聊天时的确聊过儿女结亲的事,可东伯烈夫妇都说‘看孩子意愿’。

    不过此刻他又重提!

    就是因为……他很看好东伯雪鹰,希望自己这女儿和东伯雪鹰结成夫妻!一旦真的成了,他孔家地位也将水涨船高。

    甚至,他都不在乎白源之大法师!拜师学徒?他一个商人,女儿随便选一个天阶法师当老师就足够了,何必花费五千金币拜大法师?

    这五千金币,为的不是大法师!

    为的是东伯雪鹰!

    因为大法师居住在雪石山!

    他要让女儿,居住在雪石山,和东伯雪鹰朝夕相处!时间久了,自然女儿很有可能和东伯雪鹰走到一起。

    一个商人目光要长远,懂得什么时候该下本钱,孔海从一个军队士兵退役能混到如今一个颇有些名气的商人,还是很有能耐的。

    ……

    当天,东伯雪鹰就亲自出面引见,见白源之大法师!

    收了五千金币,白源之更是老脸笑成一团花,承诺会好好栽培孔悠月的。

    当晚孔海离去,嘱托东伯雪鹰帮忙照顾孔悠月。

    其实……

    东伯雪鹰年龄也不小了,从小早慧,完全能看出孔海的心思,这也有孔海故意暴露的缘故!对这个小时候曾经见过的小妹妹‘孔悠月’,东伯雪鹰还真的没什么心思,因为现在的孔悠月还小,过年后也就才十三岁,身体还没完全长开,就一个青涩小丫头而已。

    “咻。”“哗。”

    长枪飞舞。

    东伯雪鹰独自隐居在后山竹楼,练着枪法,枪影呼啸,飞雪神枪自然引动雪花飘飘,雪花中的黑衣少年身影都缥缈不定,人影和枪影仿佛化为一体。

    “雪鹰,雪鹰。”狮人铜三亲自赶来,大步飞奔,践踏在一些冰冻的积雪上都让冰冻裂开。

    “铜叔?”东伯雪鹰收枪。

    “龙山楼楼主司安大人来了。”铜三说道。

    东伯雪鹰眼睛亮了,终于来了,父母终于有消息了吗?

    “我们走。”东伯雪鹰顾不得收拾换衣服,立即和铜三朝城堡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