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有姝 > 57|画皮

57|画皮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晚,赵家几乎所有人都没睡着,唯独大房一家后半宿呼呼打鼾,气人极了。 赵知州两口子也是心大,明知道儿子跑进屋割了尸体舌头,非但不觉得可怖,还担心儿子弄脏手,沾了晦气,给他摘了许多柚子叶洗澡擦手。

    翌日,赵家的老少爷们儿再次齐聚正院,连女眷也都一一在座,并不避讳。

    老太爷命仆役上早膳,美其名曰留儿孙们一起乐呵,实则却是为了封口。男人们知道轻重,自然不会乱说,就怕女人们嘴上不把门,把这等丑事闹将出去。他一面摆手让大家用饭,一面幽幽道,“你们记住,昨晚什么事都没发生,邹氏因病暴亡,已经下葬……”

    话说一半,赵玉林的媳妇孙氏就不服气了,呛声道,“她暴亡,那大哥呢?他大半夜跑到我们院子里偷人,这事就算完了?他继续娶他的公主,当他的驸马爷,让我相公来当这个乌龟王八?呸!你们想得也太美了!”

    别看她平时对赵玉林管教甚严,动不动就责打辱骂,临到关头却还是会维护相公的利益。赵玉林拉了拉她衣袖,却并不怎么开口去劝,想来心中也很不忿。

    老太爷拍桌道,“那你待如何?把这事宣扬出去,让玉松吃挂落,让咱们赵家全家获罪?覆巢之下无完卵,这种道理你也不晓得,果然是愚妇!今天我把话撂这儿,谁若是敢在外面嚼舌根,家法伺候!”

    众人见他动了真怒,这才消停下来。偌大一个厅堂安静的落针可闻,唯余有姝悉悉索索喝粥的声音。

    看见吃得欢实的少年,吐了一晚上的老太爷和二老爷等人纷纷绿了脸,想骂他又不敢开口,脑海中不由自主就会浮现他面无表情割掉尸体舌头的画面。前一天还在背后嘲笑他以色事人的几个堂兄弟,现在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有姝喝完一碗粥才想起主子让他入宫陪膳的话,立即将摆放在自己跟前的食物推出去,起身便走。

    “干什么去?我话还没说完呢!你如今出入宫中,最是要谨言慎行,莫为家里招惹麻烦……”老太爷板着脸训斥。

    赵知州,不,现在应该唤赵侍郎,也跟着起身,不以为然道,“爹,您有这功夫训斥我儿子,不如好好教玉松做人。他偷人都偷到弟弟家去了,不是咱们不往外说就能当做没发生的。所幸公主尚未进门,要是进门了再发生这种事,您还兜得住吗?”话落甩袖就走。

    老太爷和老太夫人气得脑袋发晕,却也无法,只得由他们去了。

    有姝到得东宫,看见站在门口迎接自己的主子,才想起对方安排在家中的许多暗卫。换一句话说,昨晚的事那些暗卫必然已经禀告过了。他首先想到的不是赵玉松和明珠公主的婚事,也不是赵家会不会获罪,而是自己割掉妖物舌头的场景。

    他悚然一惊,连忙把手背到身后,战战兢兢走过去。主子会不会觉得自己很残忍?会不会因此厌弃我?我该如何向他解释?他越想越着急,眼眶忽然就红了,泪水迷蒙,鼻头发亮地模样看上去十分可怜。

    九皇子脸色大变,连忙迎上去将他揽住,连声询问他是不是受欺负了。

    有姝还没做好向主子坦白一切的准备。现在这样轻松、愉快、毫无负担,亦无猜忌的相处方式正是他梦寐以求的。他希望能留住这份快乐与纯粹,哪怕时间很短暂。他摇摇头,紧接着又摇摇头,上齿咬住下唇,越发显得可怜,且双手背在身后反复揉搓,仿佛上面沾了什么脏东西。

    九皇子略略一想也就猜到他在想些什么。这小东西许是怕自己嫌弃他心狠手辣吧?已从暗卫处得知昨天在赵家发生的一切,他自然知道有姝为何要割了邹氏舌头。说老实话,他一点不觉得有姝冷血、残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正相反,他完全能理解他的行为模式。

    他只是天真的有些邪恶罢了。

    思及此,九皇子心中发-痒,再看缩在自己怀里,像只无害的小羊羔的少年,竟恨不能当场将他吃了。他把人带入内殿,困在怀中,垂头去含他嘴唇,先将他依然咬住下唇的牙齿撬开,再去勾缠他粉-嫩湿-滑的舌尖。

    有姝吓了一跳,然后便反射性的去吸龙津,滋滋溜溜十分主动,两手两脚都攀附在主子身上,像只无尾熊。九皇子被他贪婪地吸法刺激到,大掌盖住他后脑勺,吻得更深入。

    两人先是站着,复又叠坐在椅子上,然后不知怎的竟滚到榻里,结结实实、绵绵密密、长长久久地吻了几刻钟,若非有姝肚子饿地咕咕叫,许是会吻到天荒地老。

    “你,你你你……”有姝被主子抱-坐在膝头,感觉到屁-股下面弹跳的硬-物,老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他真被吓住了,不知道主子为何会吻自己。

    “我从不知道你还是个小结巴。”九皇子点了点他沾满唾液的唇珠,将扯出的一线银丝塞入嘴里,哑声道,“你什么你,日后想吻我就直接开口,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乐意满足你,不用总是趁我睡着偷吻。”

    有姝脸颊爆红,脑袋冒烟,已经完全不知该如何反应。愣了好一会儿他才捂住脸,往被子里钻去。偷吻被抓到,那尴尬劲儿别提了。

    九皇子朗声大笑,将他连人带被抱到偏殿,拍抚道,“害什么羞,我又没嫌弃你。好了,出来吧,不然早膳该凉了。”对于昨晚的事却绝口不提。

    有姝挣扎了半晌方从被子里爬出来,右手拿起一个大-肉包,将自己半张脸遮住,然后头垂得极低,恨不能埋进碗里去。他吃几口便偷偷看主子一眼,吃几口又看一眼,忽而脸红,忽而脸白,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九皇子暗笑到内伤,却假装毫不知情,优雅万千地用膳,完了让有姝去榻上小睡片刻,说是朝会结束再一块儿去上书房。

    今儿是大朝会,少说也要开一个多时辰,有姝吃饱喝足,颇感困倦,脑袋刚触到枕头就睡死过去,迷糊间感觉到有人在自己眉心亲吻,便习惯性地喊了一声主子。那人低低而笑,又在榻边略坐片刻,这才轻手轻脚地去了。

    不知睡了多久,外殿忽然传来吵闹的声音,有姝立刻惊醒,掀帘子去看。只见一名穿着华丽宫装的少女大步而入,后面跟着一群宫女太监,边追边喊,“公主殿下,赵公子还在睡,九殿下临走时吩咐,不许任何人进去打扰。”

    “难道这任何人也包括本宫?你们给本宫滚开!”少女长相温婉秀丽,脾气却十分暴躁,见有姝伸出一个脑袋盯着自己,越发生气,“赵公子好大的脸面,不但将本宫挡在殿外,亦不下跪行礼,谁教你的规矩?”

    有姝立即跳下榻行礼,身上只穿着亵-衣亵裤,这在古代与赤身裸-体有何区别?

    那少女尖叫一声,连忙捂住眼睛冲出去,有姝这才慢条斯理的穿衣服鞋袜,任凭少女在外面大发雷霆。洗完脸,梳好头发,他也不肯出去,只管拿起一块糕点小口小口啃,一只手还垫在下颚处,免得糕点渣掉在地上浪费了。

    “赵有姝,你给本宫滚出来!”

    “滚出来听见没有!”

    “你们几个,进去把人给本宫抓出来!”

    “刷刷刷”这是忽然出现在大殿内的暗卫们拔刀的声音,紧接着明珠公主消停了,开始摔打东西。

    有姝竖着耳朵倾听,腮边的小酒窝若隐若现,已完全把殿外的吵闹当成了消遣。吃了大约几刻钟,有太监拉长嗓音禀报道,“公主殿下,九殿下回来了。”

    殿内安静了一刹,然后是明珠公主急忙跑出去的脚步声,有姝这才施施然起身,出去看热闹。

    已有暗卫将之前的情况细细回禀,故此,当明珠公主诉苦说赵公子轻薄自己时,九皇子神色非常冷厉,“明珠,明知有外男在,你还往本王寝殿里闯,谁教你的规矩?日后没有本王许可,你不得擅闯东宫!”

    明珠公主膛目结舌,然后又是一番吵闹哭诉。二人前后脚入殿,就见少年正捏着一块糯米糕,眨着一双大眼睛,表情无辜的望过来。九皇子忍俊不禁,走过去摸-摸-他脑袋,赞道,“我家有姝好生机灵。”他本还担心有姝在皇妹跟前吃亏,却没料他应对的很好。他仿佛生来就具备把人气得半死,自个儿却毫无所觉的才能。

    明珠公主气炸了肺,尖声道,“皇兄,不过一个娈宠,便是再宠爱也该有个限度!为了他你把玉松整治成那样,叫本宫如何自处?他可是本宫的夫婿!”

    九皇子立刻去看少年,唯恐他被“娈宠”两个字伤到。然而有姝昨天就已得知自己成了传说中“以色祸国”的妖人,却也丝毫没往心里去,便是明珠公主当着他的面羞辱叫骂,亦毫无感觉。妖人、娈宠、佞臣,只要能长长久久待在主子身边,无论冠什么名头他都认,且还甘之如饴。旁人的鄙视、贬损、折辱,算什么?能吃吗?

    见主子用担忧的目光看向自己,他连忙翘-起唇角,挤出两个小酒窝,还安抚性地拍打他手臂。

    九皇子莞尔,总算是放心了。他就知道他的有姝不会被这些蜚短流长打垮。

    两人彼此凝望,静默不语,目光中流泻-出浓浓暖意,此情此景很是温馨动人,却也刺痛了明珠公主心肺。她扫落桌上铜炉,哭闹着定要皇兄把赵有姝赶走,把赵玉松换回来,还要重新恢复他科举资格。

    九皇子往后一靠,有姝立刻就端上一杯热茶,二人对视一眼,默默傻笑,这才一起看向明珠公主。

    “你若是知道赵玉松昨晚在谁床-上,许就不会闹了。”九皇子慢条斯理地道。

    有姝立刻把头埋下去,耳朵尖一点一点涨红。主子果然知道我割了妖物舌头,为了顾及我的感受竟假作不知,真好。这样劝慰自己,他立刻满血复活,用闪亮的眼睛去偷-窥主子。

    九皇子并没有转脸去看他,却心有灵犀地握住他一只手,轻轻捏了捏。

    明珠公主正处于震惊中,并未注意二人暧昧不已的举动,追问道,“他在谁床-上?”

    “邹氏,他二弟赵玉林新纳的侍妾。”

    “不可能!你骗我!是他告诉你的吧?好哇,竟跑到皇兄跟前来污蔑玉松,找死吗?”明珠公主忽然伸出手去掐有姝,锋利如刀的金丝护甲差点戳到有姝眼睛。

    九皇子想也不想就将她踹出去,反手将有姝拉入怀中摸索,额头已冒出许多冷汗。原以为弱质女子构不成威胁,却没想到女子动起手来竟如此狠毒。他心中厌恶愈盛,命侍卫立刻将明珠公主拉出去。

    明珠公主被撵走老远还在不停叫嚣,诸如:“定要去父皇那里告状”,“非君不嫁”,“你罔顾亲情”等等。有姝侧耳倾听片刻,忧虑道,“她真的铁了心要嫁赵玉松啊?”

    “嫁就嫁,与我何干?”九皇子把人拉入怀中,偷了一个糯米糕味道的吻。

    有姝连忙吸了几口龙津,又把主子嘴角的银丝也舔干净。这都是好东西,不能浪费。

    九皇子低低而笑,“有姝,你是不是属狗?”

    “对啊。”有姝懵懂点头。

    九皇子笑得越发欢畅,调侃道,“难怪这么爱舔东西,来,再舔舔。”他指了指自己嘴唇。

    有姝脸颊爆红,这才知道主子在与自己开玩笑,连忙挣扎着想从他怀里逃出去,却被箍-住腰-肢,扔到软榻上,好一阵揉搓疼爱。直吻到气喘吁吁两人才停下,有姝还记得先前那事,追问道,“你真不管明珠公主?赵玉松可不是良配。”

    “我说的话她不会听。她从小就不与我亲近,甚至于我六哥、母后,也都把我当做外人,因为我一出生就被断定为霸皇转世,然后送入养心殿由父皇亲自教导,一年也见不到他们一面。有一年我母后被父皇的宠妃气到,便偷偷来见我,想让我帮她固宠,我没答应,她便说‘只当从来没生过我这个儿子’。又有一年我六哥听说我夜不能寝,便在我熏香里下了能让人一睡不起的慢性□□。我生而知之,这些手段又岂能奏效?故此很快就查出真-相,意欲禀告父皇,结果已有五六年未曾见面的母后又来找我,磕破了头亦要我帮六哥隐瞒。我最后答应了,但从此与他们再无来往。我这东宫,他们平日里绝不会踏足,除非有求于我,或心存利用。”

    九皇子这番话说得着实轻巧,有姝略一回味,却品出许多心酸。原来主子这辈子过得并没有他想象中那样顺遂,被亲生-母亲厌弃,又被嫡亲兄长谋害,却还要帮着隐瞒。他一定很难过吧?是不是夜晚更无法安睡?

    思及此,有姝心如刀绞,立刻抱住主子,去亲吻他额头、眼睑、鼻尖,把最温柔的疼惜倾注在一个又一个濡-湿的印记中。九皇子反手将他搂紧,心中满足地喟叹:对,就是这样,更疼惜我一些,也就更爱我一点。

    历经两世,他总算悟出一个道理,面对有姝,最恰当的笼络方法不是刚强沉稳且事事周全,而是要让他知道,你曾经受过多少磨难,亦遭受过多少苦楚。因为你若是不让他知晓,他永远都无法体会。他的头脑,绝不会去思索这些太过复杂的问题。

    然而他一旦体会到了,就会处处为你着想,时时为你考虑。他的性子就像一只忠心护主的小狗,需得好好调-教才能感情愈深,需得有什么说什么才能彻底颖悟。

    这样的宝贝最是磨人,也最是迷人,难怪自己前后两世都栽在他手里。九皇子偏头,亲吻少年耳廓,温柔万千地笑了。

    ---------

    九皇子今日也表现得十分平静,参加了朝会、上了课、习了武,脸上时时刻刻带笑,言辞亦温和有礼,倒有了几分霸皇的影子。临到傍晚,该回家时,他牵着一匹马走到少年跟前,“会骑马吗?”

    有姝本想点头,忆起上次改换字体的事,又连忙摇头,双手背到身后,胡乱搅动。对主子说谎时,内心的愧疚感是很难克服的,他必须尽力掩饰才好。

    然而他自以为遮掩得很好,心虚的表情却怎么也控制不住,更何况他已点了一下头,却又开始猛摇,傻-子才看不出来。薛望京连忙背转身忍笑,暗道殿下运气真好,竟找了这么个活宝。

    九皇子以拳抵唇,微微咳嗽。他不但知道有姝在说谎,还能猜到他为何说谎。这小东西明明会骑马,却告诉自己不会,不就是为了让自己抱抱他吗?罢了,他喜欢黏人就让他黏,反正这辈子也没想分开过。

    思及此,九皇子眉眼飞扬,心情大悦,双手掐住少年纤细的腰-肢,将他举到马背上,然后自己也翻身上去将他抱住。

    有姝以前学骑马时经常被主子这样抱着,便也形成了习惯,背部一碰到他温暖的胸膛就挪着屁-股往他怀里缩,依恋之情溢于言表。九皇子见状越发得意,一只手握缰绳,一只手勒紧他细-腰,疾驰而去,复又担心跑得太快会缩短相拥的时间,又改为信马由缰,漫无目的的乱逛。

    直逛到日落西沉,天光尽收,二人才终于到得赵府。

    “这个拿去防身。”九皇子从马鞍包里取出一个半尺长的木盒。

    有姝打开一看,却是一柄通体漆黑,只在刀柄和刀身刻满朱红梵文的匕首,虽已锈迹斑斑,黯淡无光,却透出一股极强大内敛的威压。这种威压常人感知不到,除非像有姝这样的精神系异能者,或对气机更为敏锐的妖魔鬼怪。

    “这是什么?”他爱不释手地抚摸。

    “这是乌斯藏活佛赠送给宗圣帝的灵武,名唤‘诛魔’。最近世道有些不太平,你拿去防身。”想起邹氏怪异且可怖的死相,九皇子目中流露出一丝隐忧。竟连他的暗卫也查不出是谁动的手脚,可见背后之人实力非凡。

    有姝正缺这样一件神兵,也就欣然收下。他将匕首挂在腰间,走一段路便摸上一摸,很是喜欢珍重,到得饭厅,就见王氏正愁眉不展地盯着自己。

    “娘,你怎么了?”他走过去询问。

    “儿子快坐,晚膳马上就来。”王氏将他拉到身边落座,低语,“九皇子送你回来的?你俩共乘一骑,还在街上逛了小半个时辰?”

    有姝乖乖点头,伸手去拿桌上的糕点。

    王氏脸一垮,像是要哭,却不忍心苛责儿子,只强笑着叮嘱他少吃糕点多吃饭。僵坐片刻后,她冲陪房使了个眼色,陪房微微点头,转身出去,很快又领着一名长相姝丽、身段婀娜的少女进来。

    王氏尚未开口,有姝就已放下糕点,目光灼灼地看过去。

    从未见儿子对哪个女子稍加侧目的王氏心道有戏,忙不迭地介绍起来,“这是娘给你挑的婢女,年方十五,名叫桃红,从今儿个起就在你房里伺候。你长大了,该知事了。”

    有姝呐呐点头,并未听出王氏话里有话。他的全副心神都被这名少女吸引过去。不,用少女这个词汇却是错了,它分明是昨晚被两枚迅雷符炸死的妖物!脑袋和心脏全都碎成肉沫,它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

    有姝心里掀起一道道惊涛骇浪,面上却半点不露。既能杀它一次,就能杀它二次、三次、四次,经验多了总能摸索出彻底杀死它的办法。但现在,还是再来杀它第三次看看。

    思及此,有姝收回目光,垂下脑袋,用精神力把脸蛋憋红,做出一副情窦初开却羞于表达的模样。王氏见了大为欢喜,连忙让桃红上前伺候晚膳。桃红夹什么有姝就吃什么,还频频偷看她脸色。

    桃红似乎也很羞赧,完全不敢与公子对视,不经意间被他碰到手背,还吓得倒退几步。撇开它浑身恶臭不提,在这一瞬间,有姝终于从它眼中捕捉到破绽,方才它是真的被吓到,而不是做戏。看来连续被一个人杀死两次,哪怕道行再高深的妖物也免不了心生恐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我的小萌物们,也感谢所有支持正版的朋友!

    顾青EK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2 21:15:59

    点绛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2 21:27:24

    跃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2 22:10:03

    荼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2 22:12:16

    dannatopus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2 22:16:16

    莫淄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2 22:37:14

    moo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2 23:38:11

    子系中山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00:12:19

    英俊酷炫的帅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01:40:49

    如鱼得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02:14:04

    我爱看甜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04:13:53

    蓝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06:05:10

    悠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06:58:55

    S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09:34:28

    嘟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09:49:42

    我愤怒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09:52:29

    有对象了不起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3 09:53:34

    玄寂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3 09:59:29

    灵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0:00:00

    琴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0:07:50

    莫珈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0:14:42

    如鱼得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0:22:36

    小暖妈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0:34:39

    琳琅满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1:11:05

    铃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1:43:43

    柠檬方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2:02:50

    柠檬方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2:06:30

    柠檬方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2:08:32

    moo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2:17:28

    顾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2:37:46

    果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2:53:41

    大贞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3:07:33

    大贞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3:11:02

    大贞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3:12:46

    小生,邱原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3:56:56

    我是小透明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4:22:29

    阿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4:30:57

    红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5:31:39

    阿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5:55:43

    阿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5:56:44

    如果我已不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6:11:00

    鸢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6:15:09

    英俊酷炫的帅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6:31:32

    白鶓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6:37:18

    18449478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7:09:20

    跃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7:21:12

    凉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8:24:23

    核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8:58:23

    京玄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9:03:10

    花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9:47:49

    小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20:20:46

    dannatopus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20:28:01

    灵司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20:40:34

    病娇向秋风美人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22:09:31

    西索小库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22:15:31

    香墨弯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22:5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