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有姝 > 51|画皮

51|画皮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女子不开腔就已足够惑人,这娇-吟软语一出,谁又抵挡得了?

    薛望京等人已经醉了,九皇子却猛然抬头朝她看去,目中满是森寒杀意。 有姝比他更为警惕,已飞快抽-出匕首,狠狠-插在桌上。

    女子仿佛身带异香,闻着十分馥郁芬芳,但其实不然。有姝是超脑异能者,五感胜过常人百倍,过滤掉太过浓重的香味后竟还嗅到一股腐而不死的恶臭。这恶臭于他而言实在太过熟悉,恍惚间竟让他忆起了末世的一切。

    腐而不死,僵而不化,骚臭中夹杂着涩涩霉味儿,毫无疑问,这是丧尸的味道。但这个世界没有T病毒,也没有外星陨石,更没有狂暴的粒子雨,又怎会有丧尸?

    有姝循着气味源头看去,对这同样名唤“有姝”的女子,提起了十二万分的戒备。

    九皇子五感也很敏锐,但比起少年却又差上很多。他没发觉不妥,之所以面露不善,只因这风尘女子胆大的很,竟也敢叫有姝。龙有逆鳞,触之即死。而有姝恰恰就是他的逆鳞。他尚且来不及看清女子的面容,就已一个巴掌甩过去,冷笑道,“你也配叫有姝,且还报到本王跟前,好大的胆子。”

    有姝也同一时间开口,“别再近前,否则宰了你!”内心里,他已将这名气味特异的女子视为丧尸,恨不能扑过去用匕首撬开她脑袋,绞烂她脑髓,却又及时想起主子还在一旁,只得放言警告。

    那女子脸颊被打偏,嘴角很快沁出鲜血,脸上还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她这副容貌,拿到外界总是百般受到追捧,便是最清高的圣贤亦不受控制地沉迷,又何曾被人叱骂或责打过?

    这两人,一个威胁要宰了自己,一个竟直接上手,莫不是瞎子吧?

    与她同样想法的还有老鸨和薛望京等人。在九皇子的字典里,“怜香惜玉”这四个字儿,大约只有放在有姝身上才适用,旁人,尤其是心怀不轨的女人,于他而言不过是个物件儿,若不凑过来碍眼,权且无视,若硬要往枪口上撞,或毁了、或焚了,他有千百种办法让她从世界上消失。

    老鸨满以为只要“有姝”一露面,定能得到九殿下的宠爱,改天将她赎走,封个位份,自己也就发大财了,却没料九殿下的反应完全出乎她意料。观九殿下眉目发沉的模样,竟是真怒,若把自个儿的摇钱树给砍了,当真没地儿说理。她心头一慌,就要上前求情,却见九皇子忽然间笑开,反手去搂赵小公子。

    她差点就忘了,这位赵小公子也是个神人,同样不受“有姝”蛊惑,一把将九殿下拉到他身后,又将匕首掏出来,威胁要宰了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儿家。他凭什么?“有姝”不过行个礼,招谁惹谁了?

    当老鸨和薛望京等人为绝色-女子大呼冤枉时,方才还大发雷霆的九皇子已晴空万里、心怀大尉。他微微倾身,想要附到少年耳边说几句话,少年却也扑到他怀中,双手主动攀在他脖颈上,亦附耳欲言。

    两人像交-颈的鸳鸯,你搂着我,我搂着你,你咬着我的耳朵,我咬着你的耳朵,异口同声地低语,“这女子有古怪,离她远点!”话落互相对视,灿然而笑,均为这难得的默契感到喜悦。

    “你怎知她有古怪?”两人笑罢,再次异口同声,复又低低而笑。

    有姝一手掩嘴,一手保护性得搭放在主子腰间,告诫道,“她虽闻着馥郁,实则用浓重香料掩盖了一股尸臭味。一个女人何处沾染的尸臭?所以还是少接触为好。”

    只要经历过末世的人,很快就能分辨出尸体腐烂和丧尸的味道,但这个世界没有丧尸,有姝也就不便明说,只得含糊其辞,希望主子能够相信自己。好在主子是个古人,忌讳别人撞了自己名讳,否则说不得会被这丧尸迷惑。

    他心中松了一口气,搂着主子的手臂却越发收紧,就怕这丧尸忽然发狂,不管不顾地扑过来。灭杀丧尸对于末世人而言不但是责任,还是一种本能,目下,有姝全身的汗毛都是竖的,随时做好割头捅脑髓的准备。

    这解释有点荒谬,盖因旁人闻不见一丝异味,更无法将一位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与尸体联系到一起。但九皇子却深信不疑。他同样搂紧少年腰-肢,低声道,“她来历的确古怪。我从小修习内功,方才动了十成怒气,一巴掌扇过去,仅凭袖风就能将薛望京那般的八尺大汉扇飞数丈,落地后定然内伤深重。你看她,不仅稳稳站着,脸颊还不红不肿,只嘴角裂了一道小伤口,这可不是普通人应有的反应。”

    谈话时,有姝已将精神力逼于双掌,覆盖在主子体表,自己亦镀了一层膜,所以旁人只见他们咬着耳朵又说又笑,待要细听却无一丝响动。

    薛望京等人只当自己耳力不济,那绝色-女子却惊骇不已。她耳尖动了又动,功力由一层涨至十层,依旧未能听清二人私语,心中不免忐忑,暗道自己是不是哪里出了纰漏?

    老鸨虽头脑简单,于男女之事却极为敏锐,见那二人打了自家花魁后便搂抱在一处窃窃私语,低笑连连,嘴唇互相碰触着彼此面庞,仿若在绵绵密密地亲吻,顿时恍然大悟:原来不是自家花魁魅力不够,而是他两个有龙阳之好!

    嗐,既喜欢男人,怎不早说?老鸨暗恨,忽又想到赵小公子仿佛就叫“有姝”,冷汗立刻簌簌直落。一个千人骑万人跨的妓子,竟与九殿下的心肝肉撞了名讳,殿下不发怒才怪!只扇一巴掌已算万幸,要知道,这位主儿还曾当街把人剁碎过!

    老鸨腿脚发软,立时跪下请罪。

    九皇子的确想将绝色-女子抹除。她这副长相本已是祸水,又起了同样的名讳,过些时候必定会被上京勋贵争相吹捧。只要一想到他们与女子行云雨时口中唤着“有姝”,他就控制不住内心暴涌的杀念。

    但天下间能挡得住他一击的女子少之又少,且还试图美色勾引,这其中或许有什么阴谋算计。若在往常,他只会觉得有趣,从而放纵,但现在不行,他必须确保有姝的安全,所以这名女子的来历及其背后之人,定要尽快揪出来。

    他要有姝,但在此之前,他必要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势和地位。宗圣帝等不到的人,他等到了;宗圣帝保护不了的人,他来保护;宗圣帝得不到的爱恋,他一定能得到。他绝不会重蹈宗圣帝的覆辙。

    思及此,九皇子搂紧有姝,抬眸朝那女子看去,唇角挂着一抹冰冷的微笑。

    女子做出惊恐的模样,与老鸨一同跪下请罪。

    许是九殿下的巴掌声太过清脆响亮,薛望京和侍卫统领这会儿已回过神来,却并没有注意到女子的异状。他们只当九殿下怜香惜玉,未曾下狠手,又哪里知道他用了十成力?二人踌躇片刻,终是上前求情,连赵玉林也大着胆子劝和,说同名同姓不是什么事儿,叫她改了也就罢了。

    这些人果然眼力有限,不堪大用。九皇子已在心中否定了薛望京和侍卫统领,打算回宫后就把宗圣帝留下的那支暗卫接管过来。不得不承认,这位传说中的霸皇的确有其神异之处,竟在六百年前预料到九皇子的出生,还指明把自己隐藏在暗处的力量传给他。

    这也是仲康帝对儿子来历深信不疑的一大原因。

    九皇子很看不上宗圣帝,自然不稀罕他的遗赠,但现在,他已拥有唯一的软肋,也就只能不断变强,直至无坚不摧;直至整个夏启甚或九州尽在掌握。他绝不承认,他其实也怀揣着与宗圣帝一样的隐忧,唯恐哪天有姝消失不见,再也寻不到。

    而现在的九州战火纷飞,血流成河,他能去哪里找他,又如何确保他的安全?宗圣帝用万世孤独铸就万世伟业,他却要用万世伟业断绝万世孤独。他想永永远远与有姝在一起,哪怕魂飞魄散也不分开。

    心中柔肠百结,深情万千,九皇子却不敢表露,只摆手遣退女子,冷声道,“日后不许再用‘有姝’这个名讳,否则本王扒了你的皮!”非但女子不能用,待他登基后就发下圣旨,全夏启除了自己的心肝,余者都不能用!

    绝色-女子颤声应是,内里却恨之欲狂。她最讨厌听的两个字便是“扒皮”,九皇子又怎样?宗圣帝转世又怎样?早晚有一天将你的心脏挖出来!当然,说要宰了自己的赵小公子她也同样不会放过。

    女子掩面告退,脑海中闪过许多血腥念头。

    有姝等她走远才将匕首放回靴筒,继续吃饭。不仅女子不肯放过他,他也不是那种见了丧尸却不去扑杀的没有责任心的末世人,已打定主意晚上再来一趟,偷偷把人灭了。

    两人继续用膳,时而窃窃私语,时而相视浅笑,气氛颇为和乐。坐在一旁的薛望京等人却觉意兴阑珊,目光频频投向女子消失的地方。

    两刻钟后,饭菜已被消灭干净,九皇子牵着有姝往外走,路过荷塘,却被他拽回去。

    “方才说好了,掌柜会将荷塘里的乌龟送给我。”他趴在栏杆上往下看,嘴巴不由自主撅起,原来那乌龟早已经跑掉了。

    “急什么,我让人帮你捞。瞧瞧你这小-嘴,都能挂几只油瓶。”九皇子莞尔,宠溺不已的捏了捏少年肉呼呼粉嘟嘟的唇-瓣,然后看向老鸨,命令道,“找些人过来捞乌龟,谁捞到重重有赏。”

    老鸨嘴角直抽,心道这两位爷可真会玩儿,来我这绿蜡小筑不寻花问柳,不饮酒作乐,偏偏要跟一只乌龟过不去,还一把一把银票往它身上砸。这年头,做人还不如做乌龟!

    虽腹诽不停,她却也不敢抗命,忙把护院们叫来。

    一群彪形大汉光着膀子在浑水中摸来摸去,有姝趴在栏杆上看得津津有味,却不防主子走过来,用大掌将他眼睛盖住,没好气的命令道,“都把衣服穿上!”

    护院们无法,只得上岸穿衣,复又跳下去。

    薛望京越看九殿下这不可理喻的模样,越觉得他有做暴君的潜质,不由为夏启国祚感到担忧。

    在连续摸-到十几条鱼后,终于有人摸上一只乌龟。有姝跑过去看了几眼,摇头,“不是这只。”

    你怎么知道不是这只?世上所有的乌龟都长得一模一样好吗?那护院鼓着眼睛,表情不忿,却也不敢开口,只好将乌龟放在岸边的竹筐内,继续跳下去摸。

    紧接着又有人摸上来七八只,均被有姝一一否定。九皇子非但不觉得厌烦,还撩起衣摆,脱掉靴子,准备亲自下水。

    献殷勤献到这等地步,便是薛望京再心宽,也有些难以忍受。他一面去拉九殿下,一面看向少年,诘问道,“赵小公子,你莫不是在涮着他们玩吧?你想养乌龟,这里已经得了八-九条,随便挑一只也就是了,莫再折腾殿下。要知道,他乃天潢贵胄,真龙血脉,伤了哪里你可担待不起。”

    有姝并未觉得主子下水替自己摸乌龟有什么不妥。想当年他们寄住在开元寺时,为了打牙祭也常常跳到湖里捞鱼。及至薛望京阻止,他才意识到,这辈子已经完全不同了,主子的身份又哪里是他能高攀得上的?

    他抿唇,压下心中突如其来的难过,一面脱掉靴子,一面懊悔道,“是我逾矩了,我自己去捞。我不是涮你们,我的乌龟三寸见方,左侧龟壳边缘有三道小划痕,眼睛下面长着两个红色斑块,尾巴尖儿拖着几缕水藻,像是直接长在皮肤上。这些乌龟都不是它,我认得出来。”

    薛望京扶额,心道这位赵小公子真是个神人,认不出粉-头,却能认出一只乌龟。

    思忖间,他被九皇子拂开,差点摔进水流浑浊的荷塘,回头去看,却见对方已蹲下-身,板着脸将少年的粉色朝靴穿回去,慎重道,“日后别说什么逾矩不逾矩的话。对我,你不用讲规矩,我想当你的朋友,而非殿下,咱们平等相交,不论贵贱。”

    有姝被主子握住脚踝,想挣扎,却被拽得更紧,只得涨红着脸颊点头。他偷眼去看主子,腮边不由自主地挤出两个小酒窝。原来这一世的主子,已经把我当成朋友了吗?心好酸,又很满,眼泪也快掉下来了。

    为防出丑,他连忙快速眨眼,看上去仿佛很不知所措。

    九皇子笑着戳了戳他甜蜜的小酒窝,这才利索地脱掉靴子,卷起裤腿和衣摆,跳下荷塘。

    薛望京和侍卫统领哪里敢拦,只得跟着跳下去。

    “本王说过,不喜欢没眼力见的东西。”弯腰时,九皇子温柔的表情瞬间冰冷,语气中暗藏强势与不满。显然,薛望京斥责少年的行为已触及他底线。连他也舍不得对少年说一句重话,旁人有什么资格?更遑论他还试图将有姝推离他身边。

    薛望京这才记起赵玉松的下场,连忙低声告罪。

    赵玉林本还站在岸边看热闹,这下也只能跟着往下跳,回过头,满是怨念的瞥了五堂弟一眼。同样是人,怎么差距如此之大?有姝要下水,九皇子无论如何也不允许,还说若是他碰脏了衣裳,定要受罚,语气严厉,表情却温柔而又宠溺。自己不过略迟疑片刻,就被眼刀剜了好几下,差点吓尿。

    他两究竟什么时候勾搭上的,感情竟好到这种程度?堂堂天潢贵胄,亲自跳下荷塘摸乌龟,若传出去,当真可以跟“烽火戏诸侯”相提并论,也忒荒-淫无道了些!赵玉林一面摸,一面大加腹诽,指尖恰好碰到一个硬-物,拿出-水一看,原是一只小乌龟。

    三寸见方,没错;龟壳三道划痕,没错;眼睛下面两块红斑,没错;尾巴黏着几根水藻,没错。嘿,还真有这样一只乌龟啊?不是恃宠作妖,也不是胡言乱语,这小堂弟,观察的也太仔细了!赵玉林啧啧称奇,正想拿着乌龟去领赏,却被九皇子一把夺过,并给了一记冰冷的眼刀。

    薛望京拍拍他肩膀,告诫道,“献殷勤这种事,你可千万别跟殿下争,小心他把你献祭了。”

    赵玉林抖了抖,委屈道,“之前不是说好了吗,捞到乌龟的人重重有赏,这赏赐……”他捻着食指和拇指,做了个讨要银票的手势。

    薛望京额角青筋直跳,没好气道,“等会儿你偷偷来找本世子拿。”末了在心中喟叹:这赵家都是些什么人啊,一个要吃食不要命,一个要银票不要命,忒也奇葩!带坏有姝的账,九殿下还没跟他算呢,他倒好,已完全忘到脑后!

    当然,本朝最大的奇葩非九皇子莫属。眼下,他已拿着乌龟,颠颠儿走到岸边,举起来给少年看,“是不是这只?我捞了许久才捞到。”

    有姝并未注意到方才那一幕,接过来摸了摸龟壳,又揪了揪小尾巴,抿着嘴笑了,“是这只,我喂了它吃食,它就要跟我走,这是规矩。”倘若在末世,有人无偿赠送给你物资,你也接受了,那你就必须跟这人走,不守规矩可是会被宰掉的。

    看见少年灿然若星的双眸和忽隐忽现的小酒窝,九皇子亦心情大悦,两手撑在岸边,利落地跳上去,问道,“若是我给你吃食,你也会跟我走?”

    你早已给过了,若能在茫茫人海中相遇,无论今生前世,还是永生永世,我都会跟你走。有姝眨着濡-湿的大眼睛,慎重点头。

    九皇子先是低笑,复又大笑,恨不能把少年揉进骨血里,却在看见自己满身狼藉时勉强压抑。他舍不得把有姝弄脏,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有姝只需保持现在这幅模样便好,不用长大,亦不用为任何事情烦恼。

    他转身冲老鸨勾手,“这顿饭值多少银子?给本王算一算。”

    九皇子一个姑娘没叫,只吃了一桌酒菜,老鸨不敢胡乱叫价,忍痛伸出一个巴掌。

    九皇子这回学乖了,荷包里不但藏有许多银票,还塞了几块碎银。他取出一张银票抛给老鸨,然后转头去看有姝,宣告道,“这顿饭我请了,算不算我喂了你吃食?你跟不跟我走?”

    “算,跟!”有姝重重点头,眼睛发亮。

    他早已经想通,这辈子还跟着主子,即便他厌恶神鬼之事,即便某一天会因此而决裂,他也会等主子亲口撵人再走。哪怕生生世世都会半途分离,哪怕从来得不到一个好结果,但他尝试过,也拥有过,便没什么好遗憾的。

    他不要遗憾,更不要悔恨。

    九皇子朗声大笑,眉眼飞扬。他恨不得把少年举起来,朝天空抛去;又想抱着他转几个圈圈;更想箍-住他脖颈,在他粉-嫩面颊上用力亲几口,顺便舔一舔-他甜蜜的小酒窝。但碍于一身脏污,九皇子什么都不能做,只轻轻揉-弄少年毛茸茸的脑袋,叮嘱道,“在这儿等着,不要乱跑,我去清理一番,很快就回来。”

    有姝乖巧点头,目送他离开后才爱惜不已的摸了摸小乌龟。

    刚离开少年的视线范围,九皇子满脸笑容瞬间收起,反手甩了赵玉林一个巴掌,语气森冷道,“敢带有姝来逛私妓馆,真当本王不会与你计较?”

    赵玉林被扇飞数丈,撞到假山又掉落地面,嗯嗯啊啊地呻-吟起来。九皇子竟比传言中还要喜怒不定,上一刻笑得璨若艳阳,下一瞬就凶神恶煞,叫人反应不及。

    “殿下,草民不敢了,求殿下饶命。这事儿都是赵玉松叫我-干的,说是把有姝调-教成声色犬马、昼夜荒-淫的纨绔,就给我五千两银子。殿下,看在有姝姓赵的份上,您就饶了草民这回吧,草民日后定然好好看顾他!”赵玉林勉强爬起来磕头。

    九皇子今儿心情好,本也不打算对他怎样,边朝前走边冷声道,“罢了,只这一次,下不为例。来之前本王还想着,若是有姝弄脏一块皮肉,就削掉你一块皮肉描补,所幸有姝乖巧,救了你一命。”

    “是是是,草民定当还报五堂弟救命之恩。”

    赵玉林也是个人精,知道拍九皇子马屁没有用,便拿自个儿堂弟说事。九皇子果然没再留难,自顾去了。看着对方高大挺拔的背影减去渐远,他捂着裤裆,冷汗如瀑地忖道:弄脏哪儿就削自己哪儿描补,娘哎,幸亏有姝没开窍,否则自己就成太监了,果然是救命大恩,无以为报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我的小萌物们,也感谢所有支持正版的朋友!

    触碰内心的感动扔了1个地雷、我愤怒地扔了1个地雷、馨儿扔了1个地雷、墨欢扔了1个地雷、Cynthia扔了1个火箭炮、诗满湖扔了1个地雷、小呆瓜扔了1个地雷、李斯特扔了1个地雷、茶·荼扔了1个地雷、茶·荼扔了1个地雷、茶·荼扔了1个地雷、茶●荼扔了1个地雷、茶●荼扔了1个地雷、小逽扔了1个地雷、悠然扔了1个地雷、翔羽扔了1个地雷、廿零扔了1个地雷、Merlin扔了1个地雷、肥皂味白鹭扔了1个火箭炮、肥皂味白鹭扔了1个地雷、肥皂味白鹭扔了1个地雷、浅浅流年扔了1个地雷、弦弦瑟瑟向作者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朕要更衣扔了1个地雷、Alisa在等待扔了1个地雷、雨声依在扔了1个地雷、晴青扔了1个地雷、晴晴扔了1个地雷、日尧扔了1个地雷、微笑456兔子扔了1个地雷、青空烟宇扔了1个地雷、我是小透明ら扔了1个地雷、病娇向秋风美人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miulun2000扔了1个地雷、照花夕实扔了1个地雷、病娇向秋风美人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照花夕实扔了1个地雷、就算小水坑也是水扔了1个地雷、肥皂味白鹭扔了1个地雷、照花夕实扔了1个地雷、照花夕实扔了1个地雷、肆肆扔了1个地雷、宣城二萌扔了1个地雷、头顶犄角扔了1个地雷、槑蒂槑扔了1个地雷、我要睡到十二点扔了1个地雷、S君扔了1个地雷、沐沐扔了1个地雷、G-颓雅扔了1个地雷、岚舞魅涟扔了1个手榴弹、琴叶扔了1个地雷、爱吃西瓜的猫扔了1个地雷、17047704扔了1个地雷、麵小扔了1个地雷、77扔了1个地雷、紫夜云雾扔了1个地雷、果妈扔了1个手榴弹、柳良奈扔了1个地雷、小生,邱原谅扔了1个地雷、就是小拳头扔了1个地雷、零陵扔了1个地雷、就是小拳头扔了1个地雷、有对象了不起扔了1个地雷、迦奈扔了1个地雷、顾青EK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柠檬方儿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海棠无香扔了1个地雷、小生,邱原谅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顾西扔了1个地雷、小十扔了1个地雷、小十扔了1个地雷、我家有个小宝贝扔了1个地雷、顾西扔了1个地雷、君晓寒扔了1个地雷、有点饿扔了1个地雷、燕17589599扔了1个地雷、青葵子扔了1个地雷、谢满衣扔了1个地雷、用我一生换你十年天真扔了1个地雷、病娇向秋风美人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轩辕狗剩扔了1个地雷、病娇向秋风美人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檀九总攻sama扔了1个地雷、懒月亮扔了1个地雷、小呆瓜扔了1个地雷、大贞子扔了1个地雷、木子不喜离扔了1个地雷、19350701扔了1个地雷、dannatopus扔了1个手榴弹、当时如果还扔了1个地雷、未玖华央扔了1个地雷、凡先森扔了1个手榴弹、susutang扔了1个地雷、李斯特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