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有姝 > 49|画皮

49|画皮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九皇子心不在焉地与仲康帝用罢晚膳,这才提出开府事宜。

    仲康帝虽然很舍不得,但想到再过几月儿子就年满十八,该独当一面,也就同意了。他即刻将手谕送去钦天监,让他们找一个黄道吉日建府,便是速度再快,也要半年后才能完工。

    九皇子听说还要再等半年,本就阴沉的面色又黑了黑,忙道,“父皇,儿臣都这么大了,再住东宫也不合适,若哪天冲撞了您的宫妃就不好了。儿臣还是随便找个地儿先搬出去吧?”

    仲康帝对儿子的疼爱丝毫不亚于赵知州,冷道,“什么叫你冲撞了宫妃?她们也配与你相提并论?朕实在不放心你住在外面,还是等一等再看吧。”话落并未搭理儿子的百般哀求,全当自己年纪大了,耳背。

    九皇子说得口干舌燥也没能打动父皇,只得悻悻然回转。前脚刚踏入东宫,他无奈而又愁苦的表情立刻转变成寒气森森,漆黑双目时而划过锐芒,叫人不敢逼视。

    东宫侍从早已习惯九殿下前后不一、喜怒不定的面貌,纷纷垂头、噤若寒蝉。若是九殿下没有吩咐,他们绝不敢擅自上前伺候,便是洗漱、更衣这些事,也都是九殿下亲力亲为。他仿佛很反感旁人的碰触,心情好时或许不会发作,心情差时便须小心了,说不准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他缓步来到书桌前,似以往那般打开暗格,抽-出一幅泛黄的画卷,缓缓在桌上铺开。

    此时无需吩咐,自然有侍从端着几个烛台靠近,好叫九殿下看得更为清楚。

    这幅画像很有些年头,边边角角已被磨损,纸张也轻微发脆,一不小心就会撕裂或弄出无法复原的折痕。纸上的墨迹早已褪色,依稀能看出一道修长的身影站在盛开的桃花树下。

    九皇子默默看了许久,这才下令,“笔墨伺候。”

    侍从立刻拿来文房四宝,一一摆放整齐,又有一名宫女舀了水磨墨。

    九皇子提起笔,将那些模糊不清的线条细细描绘出来,终于描到人像的脸庞时,唇角荡出温柔浅笑。他可不是宗圣帝那般的优柔寡断之辈,不但错失所爱,竟连对方的面庞也不敢落笔。虽能隐约体会到那种“爱而生忧、爱而生怖”,以至于患得患失的心情,却也不敢苟同。

    他若是爱上谁,别说一个小小的禁军统领,就连天皇老子来了也挡不住。宗圣帝画不出有姝,他却能一笔挥就,因为他的心更为坚定。

    纷繁思绪中,少年秀丽无双的脸庞已跃然纸上,他想了想,又调和了一些彩墨,在他鬓边添了一朵粉色山茶,画了一条红宝石抹额,最后将无名居士所绘的青色儒衫改成富丽堂皇的牡丹抱团锦袍。

    “好一位秀色夺人的少年郎!”宫女被改动过后的画作吸引,忍不住惊叹一声,却又察觉到自己打扰了殿下,连忙跪下请罪。

    “无碍,你说的是实话。”九皇子心情很好,竟破天荒地冲宫女笑了笑。

    常年冰冷寒凉、威压重重的东宫,竟有春暖花开、风和气清之势,叫众人暗觉惊诧。恰在此时,一名侍卫快步而入,跪下行礼。

    “那件案子打听清楚了?”九皇子一面用细细的羊毫粘上金粉,勾勒少年衣衫上的花纹,一面沉声发问。此时,他面上笑意早已隐去,又变得如往日一般严苛森冷。

    “启禀主子,属下已打探清楚,赵小公子也是受了无妄之灾……”侍卫将朝中诸位皇子的博弈打探得一清二楚,又将临安府太守陷害有姝的过程娓娓道来。若是仲康帝在此,必会感到惊讶。他知道的内情,竟还比不上儿子的属下。

    九皇子面色越是冷厉,下笔就越发小心,生怕将心上人的衣衫勾勒坏了。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值得纪念。

    勾出最后一笔,侍卫的禀告也到尾声,九皇子稍微吹了吹未曾干透的墨迹,淡声道,“那些人犯现在何处?”

    “启禀主子,现已在发配云州的路上。”

    “去什么云州?改道去湘乾。”他略一张口已定下这些人的生死。

    湘乾乃苗人聚居之所,多盐碱地、多毒草毒虫,多瘴气,且那里的苗人身怀养蛊秘技,又最是排外,流放到那处,可说是十死无生,往往前脚刚入城,后脚就踏进了棺材板。负责押送人犯的衙役根本不敢靠近,到得城门口,将公文递过去,再把人犯一推,便算完事了,跑得一个比一个快。

    侍卫早已想到这茬,忍不住看他一眼,然后领命而去。

    九皇子将画作补充完整,两手撑在桌上呆看半宿,直到烛台内灯油燃尽,光线开始忽明忽暗地晃动,这才小心翼翼地将它收回暗格,然后洗漱就寝。

    是夜,从小困扰他的梦境终于变了,从反复追逐一道模糊背影,变成了与某个人相拥缠-绵,及至凌晨方从惊心动魄地快-感里苏醒。他猛然睁眼,翻身坐起,先是脸颊通红的回味片刻,这才伸手去探滑腻温热的裤裆。

    梦中那人竟是有姝……果然是有姝!他流着泪的眼睛,被亲吻至红肿的嘴唇,和玉色的触感极佳的身体,都还历历在目。而那颠-鸾-倒-凤的旖旎光景、销-魂蚀骨的无上欢愉,竟似真真切切发生过一般!

    九皇子反复回忆,情潮澎湃,刚宣泄过的身体又开始微微发热。他总算明白了,自己想要得到有姝,究竟该以何种方式。并非将他拴在身边,亦不是置于眼底,而是侵占、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唯有得到有姝,那些日日夜夜令他无法安眠的噩梦才会消失,那些求而不得的遗憾苦痛才会消减,那些遍寻不着的心若死灰才会复燃。也唯有拥有有姝,他才不会狂躁郁怒,不会患得患失,不会万念寂灭、彷徨无依,以至于毁掉自己。

    直到此时,他才不甘愿地承认,自己的确是宗圣帝转世,以往那些绝望恐惧而又摧肝折心的梦境昭示着:他们果然爱着同一个人,并为等待他而来。不同的是,宗圣帝死不瞑目,但他,终于等到了。

    心情忽而激荡,忽而忐忑,九皇子直过了许久方下榻穿衣。

    ------

    与此同时,赵府。

    赵玉松脸颊被九皇子打肿半边,为了保住颜面,并不敢立刻去见父亲与祖父,待到翌日略微消肿,又用脂粉遮了遮,才去上房寻找父亲。

    他父亲乃翰林院的掌院学士,从二品,官衔不高,将来却极有可能入阁拜相,可说是夏启朝最清贵的人物之一。听了儿子的叙述,自诩清流的赵大学士颇感不快。若家中果然出了一个以色事人的娈宠,毫无疑问,他的晋升之路定会波折重重,更甚者完全堵死。

    他不像赵知州,只认眼前利益,不看重名声好坏。再者,便是有姝得了宠,好处也绝落不到二房头上,反倒对嫡支大大不利。

    “不要对你祖父说。他老了,脑筋有些转不过弯儿,顶多把有姝送走,又哪里能从根子上解决问题。”赵大学士低声指点,“还记得九殿下养的那只袖犬吗?那年你可是吓坏了。”

    赵玉松脸色一白,言道,“记得。”如何记不得?那年他八岁,九皇子七岁,有外邦进贡一只浑身雪白的袖犬,便被仲康帝赐给幺儿把-玩。九皇子很喜欢这只袖犬,取名雪团儿,整日抱在怀中不肯撒手,同吃同睡、形影不离,可说是爱到骨子里。哪料其余几个皇子眼热,趁他不注意时用鲜肉将雪团引到身边,尚来不及与之玩耍,仅摸了两把,就差点被九皇子砍掉手脚。

    最终雪团被扔掉,其余宫妃不敢领养,只能任其自生自灭。

    当年九皇子一剑削断六皇子半边胳膊,鲜血恰恰喷洒在赵玉松脸上。他到底才八岁,哪里见过这等阵仗,回到家就发了高热,连做半月噩梦方好转。总之一句话,九皇子性格极为霸道,自己看中的东西绝不会让外人碰触。若是碰脏了,他便是再喜欢,也会毫不犹豫地舍弃。

    勉力将血腥过往回忆了一遍,赵玉松眼眸微亮,“父亲,您是说把有姝弄脏?”

    赵大学士颔首,“九皇子患有洁症,喜欢干净的东西,你便让他知道,他看上那物表面干净,实则藏污纳垢,且看他如何处置。”

    赵玉松连声应是,匆匆回转,招来仆役询问有姝最近一段时日的动向,好拿他一个把柄。却没料有姝竟全不似传闻中的骄奢淫-逸,反而十分乖巧,若非必要绝不出门,要么在屋里看书,要么陪王氏聊天,要么在院子里转一转,捉几只蜻蜓、蝴蝶、知了,放在琉璃罐子里把-玩,一玩就能玩上好几个时辰,然后又给放生。

    “捉蜻蜓、蝴蝶,然后放生?你确定自己形容的不是哪家的小姑娘?”赵玉松不可置信地问。

    “确是如此,小的万万不敢欺瞒少爷!”仆役跪下喊冤。他也很怀疑有姝少爷的性别,这要是换身女装再去看他,当真毫无违和感。便是好些个世族贵女,也比不上他贞静贤淑。

    赵玉松按-揉太阳穴,颇感头疼。九皇子最喜欢干净的人或物,之前那桩杀人案已经证明有姝是被陷害,在九皇子眼里,他不但干净还是弱者,也就更为怜惜,再要让他看见现实中的有姝,还不得疼进骨子里?

    赵玉松便是再嫉恨,也不得不承认有姝的长相极占便宜,脸嫩、眼大、肤白、唇粉,眸光还格外清澈剔透,当真怎么看怎么乖巧可爱。再加上那安静慵懒,似猫儿一般的性子,还不把九皇子迷地昏头转向?

    赵玉松正觉苦恼,就见三房堂弟赵玉林哼着小曲儿从院外经过,鬓边戴了一朵极为扎眼的牡丹花。他猛然醒悟,暗暗叹道:怎么就想岔了呢?越干净的白纸越容易染上五颜六色,届时纸上已无处着墨,自然会被扔掉。

    思及此,他立即将准备出门玩乐的赵玉林唤进来商谈。

    另一头,有姝心不在焉地吃完早膳,吭吭哧哧地向王氏索要银票。王氏也不问他要干什么,一气儿塞给他厚厚一沓,并嘱咐他早点回家。赵知州为了考评与调任的事,正上下打点关系,天不亮就出门去了。

    有姝保证会在日落前回家,将银票揣进贴身的衣兜,溜溜达达向字画坊走去。一路上,他用精神力与小鬼沟通,让他帮忙打探无名居士的画作都收藏在何处。

    小鬼羞赧道,“大人,小的大字不识一个,哪里能分辨无名居士的画作?不过京中有一儒生所化的鬼物,最是痴迷书画,找到他或许能问出点什么。”

    “那就将他找来。”有姝挥袖。

    小鬼很快带着一只长相斯文俊秀的鬼物过来。这鬼物也是个奇葩,竟早已忘了生前名讳,给自己取了个雅号为“画中仙”,且一再要求有姝必须这样称呼自己。有姝毫无心理负担,一口一个仙长地叫,将他哄的心花怒放,及至最后连阴阳元气符都不要,无偿为有姝寻摸-到一幅无名居士的真迹。

    有姝花了三千两将画作买下,用做工精致的竹筒装好,背在胸前,这才慢吞吞地朝小吃一条街走去。刚走到半路,就被忽然冒出来的赵玉林拦住,笑道,“堂弟,你这是上哪儿啊?”

    “吃饭。”有姝是个实诚孩子,很少骗人。

    “嗐,街边小摊能有什么好吃的,走走走,堂兄带你去一家私房菜馆,那里的饭菜才叫真正美味,便是不曾入口,光闻着、看着,就有饱腹之感,且餐后能让你回味好几月。”

    赵玉林挤眉弄眼,表情暧昧,且言辞间不乏隐喻。偏有姝是个直-肠子,只从字面上理解,竟被说得心动不已。

    “堂兄带我去?”他下意识舔唇。

    “自然,即刻就走!”赵玉林一把将他拽走。

    赵玉松得了赵玉林遣人送来的消息,这才邀上薛望京去宫中寻九皇子,未料刚到宣武门,就见九皇子打马而来,速度飞快。两人立即避让,弯腰行礼。

    九皇子勒紧缰绳在二人跟前停住,用马鞭指了指赵玉松,言道,“昨儿忘了告诉你,日后你已不是本王伴读,这宫门不是你能随意进出之所,且把腰牌还回去。”

    这句话不是谴责,也不是奚落,而是平淡告知。然而九殿下语气越是冷漠,赵玉松就越感羞愤,忍不住诘问道,“敢问殿下,微臣何错之有?”

    “将本王当枪使,你还问本王何错之有?赵玉松,给本王做了十年伴读,你似乎已经忘了为人臣子的本分。”九皇子一甩马鞭,冷笑道,“连本王也敢算计利用,在夏启朝你还是第一个。”

    赵玉松容色惨白,脑袋发晕,唯有扶住身旁的小厮才能勉强站稳。而与他一同前来的薛望京已迅速拉开距离,避他如蛇蝎。昨儿个他也看出来了,赵玉松与赵小公子很不对付,否则也不会放出假消息,让赵小公子打扮得花枝招展,又把他和殿下叫出来看热闹。

    倘若殿下厌恶赵小公子,必定会好生羞辱对方一般,从而令赵家大房难以在京中立足。这点小心思小算计,殿下平时不会在意,偏偏赵玉松运气不好,却让殿下对赵小公子一见钟情。这事的性质也就跟着变了。

    之前诋毁赵小公子那些言辞,现在约莫已经成了殿下心中的刺儿,一看见赵玉松就想拔一拔。若他还像以往那般老在眼皮子底下晃荡,殿下哪里受得了?

    思及此,薛望京只想对赵玉松说一句“自作孽不可活”。人家赵小公子跟随父亲来上京述职,待两三个月自然就走,你何必费尽心机对付他?你不对付他,赵小公子就没机会与殿下见面,不见面,你今儿也不会遭贬斥。

    九殿下本就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既已厌弃某人便绝不改换心思,而仲康帝更狠,许是会将算计自己儿子的人直接打落泥底。眼看几个月后就要举行会试、殿试,而作为这届举子的领军人物,赵玉松的入仕之路恐怕悬了。

    薛望京能想到的,赵玉松怎会想不到?连忙追在九皇子身后讨饶,也不管进出宫门的人如何看他。见九皇子欲绝尘而去,他被迫大喊,“殿下,你可是去找有姝?他一大早就跟赵玉林出去了。”

    九皇子立即调转马头,问道,“他们在何处?”

    “他们素来喜欢玩闹,这会儿应该在烟柳巷。”赵玉松虽已尝到诋毁有姝的苦果,这会儿却骑虎难下。自己已被九皇子弃用,便绝不能再让有姝得宠,否则二房的日子只会更艰难。

    “烟柳巷?”九皇子语气加重,仿佛不敢置信。

    因仲康帝野心极大,势要统一九州,恢复先祖荣光,故而执政手腕异常强硬,不但严惩贪官污吏,同时也一力肃清朝堂风气。他颁发了一系列律令,其中一条就是严禁官员狎妓,违者革职。

    然食色性也,难以约束,便是朝廷将秦楼楚馆一一封禁,也挡不住某些人的欲求。明面上不许开张,老鸨就租住在环境清幽的弄堂深巷内,精心抚育几个美貌“女儿”,待她们长大便招揽“夫婿”。

    “夫婿”无需日日上门,只偶尔来看一眼女儿们,给几个脂粉钱就成。时日久了,内中的道道也就人尽皆知,想要重操旧业者便都聚居在一处,等着“夫婿”自动送上门。

    观九皇子黑沉的面色,那处不是别处,恰恰就是有姝前往的烟柳巷。

    薛望京被主子血红的眼珠骇得腿脚发抖,冲赵玉松比划了一个斩首的动作。明知道主子对有姝一见钟情,赵玉松见他与赵玉林那声色犬马的纨绔玩在一处竟也不加以阻拦,定是故意为之吧?这对他,对赵家,有何好处?当真是忘了为人臣子的本分!

    心中腹诽不停,薛望京却也不敢耽误,见九皇子已疾驰而去,连忙向侍卫借了一匹马跟上。赵玉松踌躇半晌,终是幸灾乐祸的心态占了上风,也雇了轿夫朝烟柳巷奔去。

    都说无知是福,现在的有姝完全不知道自己入了盘丝洞,正趴伏在池边看乌龟。末世哪还能看见无害的花草树木和小动物?故此,他很喜欢将大把大把时间花费在欣赏周遭的一切。这里虽然是个妖魔鬼怪大行其道的世界,但天儿是蓝的,花儿是香的,阳光是暖的,水流是绿的,小动物是鲜活可爱的,自有其美丽之处。

    他从怀里摸出一块糕点,自己吃一口,往池子里扔一点,看见小乌龟探出脑袋去叼,便抿着嘴,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

    赵玉林与老鸨站在不远处,看得啧啧称奇。

    “二公子,您打哪儿找来这么个宝贝?我这些女儿们个个花枝招展,身段婀娜,他进来愣是一眼也不看,只管去逗池子里的乌龟。他到底干嘛来了?”

    “吃饭来了。”赵玉林有些尴尬,催促道,“我骗他说你是开饭馆的,做的饭菜乃上京一绝。你快让厨房摆膳,否则他看完乌龟发现没吃的,可该走人了。告诉你,他们大房的家底儿比咱们四房加起来还多,你把他伺候好了,保管大把大把银票进账。”

    赵玉林在上京混了这么多年,什么三教九流、牛鬼蛇神没见过,很有一些看人的眼力。莫说他早已打听清楚有姝的秉性,便是看着他那双黑白分明、清透见底的眼眸,也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别说花花肠子、心机深沉,便是撒个谎,想来也是不会的。也怪大伯、伯娘太宠他,竟将他养成个长不大的孩子。思及此,赵玉林又是心虚又是内疚,却为了赵玉松承诺的五千两纹银,不得不把人带坏。

    老鸨头一回见到上自己这儿来不狎妓,只单纯吃饭的客人,不免好笑,“得,奴家这就去膳房催催,待会儿上菜的时候叫上最美的几个姑娘,倒要看看他是真清高还是假正经!话说回来,奴家新收了一个女儿,那长相,那身段,真是,真是……”

    由于大字不识几个,老鸨吭哧半晌终是难以形容,只得摆手道,“嗐,反正人来了你就知道了,数遍上京,再没有比她更俊的丫头,便是入宫当个娘娘也够格儿。届时你让赵小公子相看相看,保管他立马忘了小乌龟。”

    赵玉林心中发-痒,连声催促她把人带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我的小萌物们,也感谢所有支持我的朋友。

    喀叽咔叽扔了1个地雷、狼先森和林站长扔了1个手榴弹、长生殿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病娇向秋风美人扔了1个地雷、沉舟东篱渐扔了1个地雷、沉舟东篱渐扔了1个地雷、开心颜扔了1个地雷、下一个你扔了1个火箭炮、下一个你扔了1个火箭炮、mollear扔了1个地雷、棒棒糖扔了1个地雷、漠甜七扔了1个地雷、翔羽扔了1个地雷、古伊扔了1个火箭炮、柠檬树下的桔子扔了1个地雷、清和夏初扔了1个地雷、Alisa在等待扔了1个地雷、奔跑的蜗牛扔了1个地雷、葵的夏天扔了1个手榴弹、小虾米扔了1个地雷、言扔了1个地雷、S君扔了1个地雷、柠檬方儿扔了1个地雷、16901814扔了1个地雷、青空烟宇扔了1个地雷、柠檬方儿扔了1个地雷、封云扔了1个地雷、墨扔了1个地雷、柠檬方儿扔了1个地雷、花默默扔了1个地雷、头顶犄角扔了1个地雷、病娇向秋风美人扔了1个地雷、柠檬方儿扔了1个地雷、病娇向秋风美人扔了1个地雷、病娇向秋风美人扔了1个地雷、就算小水坑也是水扔了1个地雷、Merlin扔了1个地雷、小凳子扔了1个地雷、肥皂味白鹭扔了1个火箭炮、青丝如墨扔了1个地雷、叶子树上的猫扔了1个地雷、过去扔了1个地雷、谢满衣扔了1个地雷、琴叶扔了1个地雷、yjzl扔了1个地雷、阿玖扔了1个地雷、晴青扔了1个地雷、苏紫ss扔了1个地雷、燕17589599扔了1个地雷、爱吃西瓜的猫扔了1个地雷、小十扔了1个地雷、小十扔了1个地雷、小十扔了1个地雷、小十扔了1个地雷、小十扔了1个地雷、小十扔了1个地雷、小十扔了1个地雷、小十扔了1个地雷、77扔了1个地雷、雨敲叮咚扔了1个地雷、小生,邱原谅扔了1个地雷、打死不改看小说扔了1个地雷、小生,邱原谅扔了1个地雷、青那个山yo扔了1个地雷、飞内扔了1个地雷、肆肆扔了1个地雷、果妈扔了1个手榴弹、953326扔了1个地雷、基围虾扔了1个地雷、遥远星河扔了1个地雷、磁性奇葩室友扔了1个地雷、等待扔了1个地雷、深深的热爱扔了1个地雷、笙羽扔了1个地雷、阿赏扔了1个地雷、谢容华扔了1个地雷、谢容华扔了1个地雷、17691371扔了1个地雷、立早小柒扔了1个地雷、菜鸟最萌扔了1个手榴弹、悠然扔了1个地雷、不负如来不负卿扔了1个地雷、醉浮笙扔了1个地雷、逝华流光扔了1个手榴弹、19075987扔了1个地雷、蓝冰月扔了1个地雷、修扔了1个地雷、小十扔了1个地雷、喜欢吃肉扔了1个地雷、青瑟之争扔了1个地雷、江小米扔了1个地雷、布喃喃扔了1个地雷、18774560扔了1个地雷、单色年华〃扔了1个地雷、水寒烟雨慕清歌扔了1个地雷、塞纳河的盛开扔了1个地雷、灰瓷扔了1个地雷、叮咚扔了1个地雷、风生水起扔了1个地雷、路痴小鹿扔了1个地雷、dannatopus扔了1个地雷、灰色扔了1个地雷、轻云悠扔了1个地雷、飞内扔了1个地雷、小呆瓜扔了1个地雷、东禾扔了1个地雷、日尧扔了1个地雷、仅知霖狸扔了1个地雷、病娇向秋风美人扔了1个地雷、病娇向秋风美人扔了1个地雷、疏狂一醉扔了1个地雷、Mr.Shaddock扔了1个地雷、佛不渡我扔了1个地雷、十六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