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有姝 > 43|画皮

43|画皮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姝百无聊赖地躺在铺满稻草的牢房内,几名狱卒聚在外堂饮酒作乐,言辞间频频对他施加嘲讽,什么“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官宦人家的公子哥都是人面兽心之辈”,“拉出来砍头,没一个冤枉的”等等。

    其中又有一人十分偏激,直说尸体已经找到,证据确凿,人必定会被判杖刑与流放,不如他们先把人打一顿,尝尝欺辱官家子弟的滋味。这番话一出,大家均跃跃欲试,可见心态已然扭曲,且还互相讨论着打哪里才最狠,却又看不出伤口。

    眼见一行人拎着酒壶朝自己的牢房围过来,旁边几个牢房的人犯亦连声怂恿,试图从别人的痛苦中得到欢愉,有姝这才变了脸色。他眉头皱得死紧,嘴巴一撇,两个小酒窝竟又不受控制地露出来,看着没有一点威慑力,反而十分可怜。

    狱卒们越发兴致高涨,嘴里骂骂咧咧十分不干净。

    “苍天有眼,昧良心的事还是少做一点为好。”有姝也不动怒,指着打头那名脚步踉跄的狱卒言道,“你可曾知道自己腿脚为何老是疼痛难忍?”

    那狱卒平时行路并无异状,但小-腿肚子时时剧痛,只在饮酒过后才稍有缓解,寻遍临安府的大夫亦诊不出病因,时日一久竟成了不治之症。有姝与他素未相识,人脉圈更无交集,不可能从旁人口中闻听此事。

    换一句话说,他是自己看出来的。狱卒心头大动,想追问又放不下脸面。

    有姝本就有意威慑众人,也不等他们做出反应,兀自继续,“你有虐杀猫狗的嗜好,将猫狗打得奄奄一息再一脚踩碎它们头颅,以此得到快-感。然而你却忘了,猫狗也有灵魂,亦知道怨恨,它们化为细小如蚁的黑气在你腿脚里钻进钻出,慢慢啃噬你的精气,你如何不痛?痛还是其次,你再不改掉那老-毛病,从此行善积德,不出三五年就会暴病而亡。”

    狱卒额头落下冷汗,盖因这等嗜好,莫说同僚,连他媳妇老娘都不知道。也就是说,这小子真能看见鬼魂。

    牢房内的气温骤然降低,更有阵阵阴风在衣摆与皮肤上刮过,令人毛骨悚然,便是少年的嗓音再悦耳动听,也无法抹消越来越浓重的恐惧感。领头的狱卒不自觉蹲下-身,抱着剧痛不已的腿脚瑟瑟发抖。

    “呸!胡说八道,危言耸听!”有人强撑着胆子道。

    “哦,就当我危言耸听吧,本想告诉你为何近日总感觉腹中坠胀的。”有姝将头发上沾染的稻草一一摘干净,态度很是漫不经心。

    那人连忙捂住肚子,冷汗如瀑。他最近确实很不舒坦,为了挣月钱便没跟上头请假,以为熬一熬自然就好了。但听少年那口气,这病灶仿佛很不简单。若扯上神神鬼鬼之事可就麻烦了,拖得越久越无法可想。

    旁的几个狱卒见他二人容色剧变,已然明白少年并非胡诌,一时看看头儿的腿肚子,一时看看同僚的腹部,只觉得鬼气森森,寒凉刺骨。其他牢房里的人犯也都噤若寒蝉,有几个胆小的甚至发出牙齿打颤的咯咯声,在空旷回廊的渲染下显得十分诡异。

    “都他妈给老子安静!你说,你说我腹中为何坠胀!今儿若是说不出个道道,老子打死你!”狱卒双目赤红,试图用暴怒掩盖心中的恐惧。

    “一二三四五六七,腹中揣了七个阴胎,你不坠胀谁坠胀?再不赶紧积点德,死相会十分难看。”有姝比划了一个圆-滚滚的大肚子,语气略带嘲讽,“死时会像八-九个月的孕妇,壮观极了!”

    狱卒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旁人不知,他自己却最是清楚明白,继妻带来的五个女儿均成了他的禁脔,日日关在地窖内供他取乐,只一点不好,便是总会大肚子。一旦哪个女儿有孕,他就命继妻灌下落子汤,如今细细一数,不多不少,正是七个。且最近他的肚腹果然在一天天变大,半月前的裤子都已经不能穿了。

    想得越多,心中恐惧愈甚,他往衣摆里探去,竟隔着肚皮摸-到一张婴儿小-脸,顿时裆下热潮滚滚,骚臭弥漫。

    “神仙救命啊!求求您给小的指一条明路!”他也顾不上羞耻,扑到牢门边砰砰磕头,五官已被深切的恐惧扭曲,涕泪更是流个不停,看上去狼狈至极。

    有姝自然有办法救他,但凭什么?他摇摇头,散漫道,“自作孽不可活,你且受着吧。”

    “不,您一定有办法救小的。小的这就放了您,您别急。”狱卒说着说着竟解下钥匙,打算放少年出狱。

    旁边几人终于回神,连忙将他抓-住,却又不敢去碰他的肚子,只得将他用腰带绑了,抬手抬脚地弄走,从此再不提拷打少年之事。领头那名狱卒腿脚依然剧痛,出去时深深看了少年一眼。

    牢房内终于安静下来,原本冲有姝唾骂不止的人犯全躲在离他最远的角落,缩着脖子垂着脑袋,像吓蒙的鹌鹑。有姝正打算躺回草窝睡一觉,一阵过堂风从走廊那头吹进来,将沿路烛火一一吹灭,唯留下有姝牢门外的一支。

    “人找到了?”有姝立马翻身坐起,双目如炬。他平时与小鬼-交流时并不使用精神力,故而一时间也忘了掩盖。人犯们本就被忽然发生的异像吓了个半死,见他自言自语仿若在与鬼怪沟通,恨不能厥过去。

    娘啊,您老有完没完?您这样的神人还来坐什么牢,随便忽悠几句多的是人救您!求您消停会儿吧!已有几个人犯爬起来冲他磕头了。

    小鬼领着一男一女两只新鬼走入牢房,禀告道,“人已经找到,小的已施了障眼法,助您家仆顺利将他们带到公堂上。这二位便是官府找到的那两具尸体的主人,您听他们细说吧。”

    两鬼怨气极重,却因新丧,没什么道行,只得将希望寄托在刚认的大哥身上。大哥死时才六岁,看似稚-嫩,却已有近百年道行,还认识如此神异的人物。他们未曾近身,已感觉到有姝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仿若群龙腾飞,罡气漫天,稍不留神便会被他气场所杀。

    “坐着说。”有姝指了指自己身旁的草窝。

    两鬼诚惶诚恐地坐下,将自己缘何被杀,尸体又如何受人糟蹋一一细述,说到伤心处不禁悲从中来,呜呜哭泣。二鬼一哭,牢房里寒气四溢,阴风乱舞,有姝头顶的烛火更是疯狂摇曳,将整座牢房照得忽而透亮,忽而漆黑,犹如地狱重现。

    莫说人犯已吓晕几个,便是闻听风声跑来查看的狱卒,也都屁滚尿流的逃遁,自此再不敢入内。关了这么一尊煞神,当真会折寿好几年,也不知太守大人知不知道对方的神异之处。定是不知道的吧?否则哪里敢抓人!

    有姝面容始终平静,听完二鬼之言,颔首道,“杀人偿命本是天理,你们若要报仇,我可相助,但报仇后不得在阳世停留,需得赶紧去地府投胎。若你们被怨气蒙蔽心智,做出妄杀之事,天上地下我都能把你们找出来灭掉。”这番话,用的却是精神力,旁人一个字都没听见。

    二鬼频频点头,叩谢恩情。

    他们走后,王氏便来了,安装在墙壁上的烛台无火自燃,将原本鬼气森森的牢房照得透亮,四处尖啸的阴风也戛然而止,几缕热气由回廊那头缓缓渗入,彻底驱走寒凉。人犯彻底服了,狱卒也无话可说,毕恭毕敬、诚惶诚恐的将王氏请进来。

    “娘,你给我带了什么好东西?”有姝扑到牢门边,眼睛闪闪发亮。仅相识一天,却似乎相处了半辈子,他叫起“娘”来丝毫不觉得勉强。人的感情都是相互的,宋氏因心怀愧疚,不敢亲近儿子,平日里说话都是客客气气、战战兢兢,有姝便也只能跟她保持距离。王氏则大为不同,恨不能将有姝当成面团搓进自己怀里,疼都不知该怎么疼。

    她一把将儿子搂住,心肝肉的一通乱叫,然后打开巨大的七层高的食盒,将儿子最爱的吃食一一摆出来,拿着筷子跟汤勺一口一口投喂,边喂边哭着说“我儿瘦了,我儿命苦”等等。

    有姝抱膝坐在她对面,心里暖乎乎的,不禁安慰道,“娘您放心,我很快就能出去。”

    王氏重重点头,眸色却暗淡了一瞬。她刚收到老太爷的急信,说是不会保相公,更不会保儿子,且任由他们大房自生自灭,言辞间极为绝情。如今相公正准备变卖家产疏通旁的关系,好把儿子救出来,也不知能不能行。

    有姝略略一想,又提醒道,“回去告诉爹,让他无需替我筹谋,免得叫人抓-住把柄,更落下一个‘受所监临’之罪。”

    “我们变卖的是自己的财物,又不是搜刮百姓所得。”王氏张口反驳,竟一下就被儿子套出话来。

    有姝心道果然如此,便不厌其烦地叮嘱王氏千万莫变卖家产,更不要行贿,那两人已经找到了,很快就会带上公堂。王氏并未从家仆那里得到消息,还当他们依然在窑岭游荡,见儿子如此笃定,只得将信将疑地点头。

    她尚未返家,赵知州就已收到确切消息,那两人果真找到了,且还活着,不免心头大定。

    --------

    翌日,太守亲自主审嫌犯,又命捕快开放官衙,令百姓旁听。

    有姝被两名狱卒小心翼翼地请上公堂,二人见死者父母均跪在地上,脸色不禁微微发白。他们不敢把这尊煞神压跪,便当忘了这茬,直接下去了。

    太守见有姝站得笔直,举起惊堂木狠敲一记,“赵有姝,你未得功名,缘何见了本官却不下跪?来人啊,好好教教赵公子规矩!”

    临安府的总捕头乃太守亲信,立时越众而出,将还在神游中的少年用力摁压在地上。膝盖撞击青石砖的脆响叫人牙疼,有姝眼睛一闭,鼻头一皱,差点飙泪。他已许久未曾如此狼狈了。

    赵知州坐在太守下方旁观,见儿子面露痛苦,自己亦感同身受。他连忙把屁-股下的坐垫抽-出来,摆放在儿子膝下,温言软语好一阵安慰。若非太守厉声呵斥,他定会与儿子一块儿跪着。

    百姓们也频频发出嘘声,显然对赵家人助纣为虐的行为很是看不惯。太守也不喝止,让他们骂了一刻钟有余,将气氛哄抬至剑拔弩张的程度才命死者家属呈上供词与物证。

    男女双方的家属凑一起得有十七八个,你嚎啕大哭,我默默流泪,还有人捶胸顿足,寻死觅活,看着十分可怜。不仅旁观百姓湿-了眼眶,太守也面露恻然。与此同时,他们对凶手的愤恨亦达到顶点。

    太守将惊堂木敲得啪啪作响,怒喝道,“赵有姝,你可认罪?”

    有姝自始至终面无表情,平板道,“我不认罪。”

    “不见棺材不掉泪!这人心太狠了!”

    “判流放不足以平民愤,需得判斩首!”

    “他父亲纵子行凶,也要革职查办!”

    百姓们纷纷叫嚣,有几名妇女将篮子里的鸡蛋菜叶朝公堂砸去。两旁捕快与座上太守看得心情大快,候在门边的狱卒却捂着脸侧,不忍直视。别砸了,当心这煞神发威!

    有姝躲开鸡蛋和菜叶,徐徐道,“证据不足,我不认罪。”

    太守将证据一一摆出,质问他怎样才算证据确凿。

    “除非亲眼让我看看尸体,否则我不认罪。仵作写的这些证词也有可能作假。”有姝摆手。

    赵知州立即挺身而出,言道,“若不能证明尸体就是孙喜鹊与方胜二人,我们拒不认罪。本官可上表朝廷,另派仵作查验。”

    “再查几次都是一样!来人,把尸体带上来!”太守得了上头示意,今儿个必要把赵家父子钉死。他略一甩袖,便有几名捕快匆匆跑去抬尸。百姓本就爱凑热闹,不但没被吓退,反而越发围拢过去,唯独两名狱卒,撒腿就跑,仿佛后面有鬼在追。

    盖着白布的尸体被带到公堂,因天气炎热,已微微散发臭气。有姝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自然也懂验尸。他面不改色地掀开白布认真查看,问道,“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他们是孙喜鹊和方胜?”二人面容均被河中乱石划破,看不出形状,可怖的很。

    死者母亲立即上前指证。孙喜鹊耳后有一朱砂痣,方胜脚底板有三角形排列的黑痣,都是极其明显的特征。

    有姝一一查看,不免冷笑。他拿起仵作的证词,又从老爹那里要了一支毛笔,边说边在纸上打叉,“其一,证明二人身份的印记乃死后刺上去的,并非天生;其二,死亡时间并非八日,而是一天,尸体之所以肿-胀不堪,乃是在热水中浸泡一天一夜的缘故;其三,年龄对不上。孙喜鹊年方十五,方胜十八,这两具尸体却一个十八,一个二十;其四,职业对不上。方胜是读书人,从未劳作。这具男尸双手双脚布满厚茧,乃是一名苦力。其五,死因对不上。二者均被人用软物堵住口鼻闷死,继而扔进河中,并非溺毙。”

    话落,他将仵作证言扔在地上,百姓踮脚一看,只见满纸都是大叉,花花绿绿一片。有人摇头不信,却也有人垂眸深思。

    两具尸体究竟是不是孙方二人,不但他们家人清楚明白,连太守与其下属也都心知肚明。听了少年这番话,已有人额冒冷汗,心中打鼓。不是说赵有姝不学无术吗?怎么验起尸来比资历最老的仵作还精准?

    只一眼就判断出年龄、身份、死因以及死亡时间,高明,当真高明!太守不得不暗暗赞他一句,却打定主意要置他于死地,拿起惊堂木欲敲,却又听堂下少年说道,“说来也怪,昨晚草民睡梦中得一男一女托梦,说他们死得极其冤枉,求我为他们伸冤。女的名叫苗玲,男的名叫郭大,乃嘉兴人士,逃难来的临安府,刚入城便被几名捕快抓-住用布帛闷死,又在耳后和脚底刺了几颗痣,扔进装满热水的木桶里泡了一天一夜,及至凌晨方取出来,分别划烂脸颊运到乱水河下游处,丢在岸边。”

    如此神异之事,百姓们已经听呆了,都竖起耳朵踮起脚尖,迫切地等待后续。

    太守眸光连闪,而站在堂下的总捕快已是汗流如瀑。赵有姝被关押在牢房里一日夜,这些事他不可能得知!况且他们做得十分隐秘。难道,难道果然是冤鬼托梦?

    有姝还要再说,太守已拿起惊堂木,准备打断他。哪料惊堂木拍在桌上竟像拍在棉花上,半点声响都未发出。他不信邪,连连拍了几次方露出惊骇之色,嗓音干涩地喊道,“住口,住口住口住口!休要在公堂之上妖言惑众!”

    “凭什么不让他说?这是审案,有什么内情自然都要坦露!”百姓们不肯依,纷纷声援。这时的人,大多对鬼神之事深信不疑,并不认为少年在妖言惑众,反倒印象大改,对他同情起来。

    倘若有姝一味要求太守换一名仵作验尸,且凭赵家的人脉,亦能确保仵作秉公判断,但百姓还是会相信他们自己的臆测:那就是赵家只手遮天,收买了官差。这盆脏水无论如何也洗不掉。但祭出鬼神却大为不同,没有谁的证言比冤死者自己更有力。

    在太守与百姓的吵嚷声中,有姝徐徐道来,“总捕头将尸体扔掉后站起身叹道:‘莫要怪我们心狠,怪只怪你们自己时运不济。太守大人正愁找不到合适人选,偏你们撞到枪口上,回去我替你们烧些纸钱吧。’话落一行人快速离开,买通一个浪子去发现尸体,然后闹将出来。总捕头还与孙方两家签下协议,便是身高体态不对,亦要他们满口指认尸体,完事后各家可得一百两银子。原来孙方二人并未死,而是得到他们授意,躲入窑岭。他们本打算直接将这二人杀死,坐实我杀人之罪,却无奈二人躲得十分隐蔽,一时间竟找不到,这才寻来两个替死鬼。”

    有姝顿了顿,赵知州连忙捧着茶杯上前,细心体贴地喂他一口。唇-舌滋润了,有姝继续道,“这件事其实很简单。那日,孙喜鹊和方胜偷情乃是设好的局,有人故意诱我去看,令他二人在与我地扭打中跳河,诈死。然后其母出面控告我,太守假作证据落实罪名,一个为讹诈钱财,一个为争权夺势。正所谓天理昭昭疏而不漏,你们自以为做得十全十美、天衣无缝,却瞒不过鬼神。那些冤死的人正看着你们呢。”

    他话音刚落,公堂中竟无端端刮起一阵阴风,盖在尸体上的白布被风掀起,露出死者溃烂的面容。那面容忽然朝总捕头的方向偏过去,本已闭上的双眼猛然睁开,露出-血红的,满带仇恨的瞳仁。总捕头腿脚一软,竟直接跪了下去,边磕头边涕泗横流地大喊,“不怪我,都是太守大人指使的!冤有头债有主,你们便是要报仇,也该找他才是!”

    “死,死者显灵了!死者果真是总捕头杀的!他自己都承认了!”某个百姓大叫起来,其余人等顿时闹得不可开交。

    太守踉跄起身,正待逃遁,又一股阴风骤然朝他扑去,将他刚戴上没多久的官帽吹落。

    此中含义不言自明,公堂之上果然有冤魂,他们正在为自己鸣冤。不仅太守僵立当场,魂飞魄散,便是外面的百姓也都震撼的难以成言。无需任何证据,他们已经相信了少年的话。他没杀人,一切都是一场骗局!

    有姝这才施施然站起身,拱手道,“草民恳请大人与这名捕快当堂对质,以还草民清白,亦力证大人自己清白。”

    赵知州也甩袖而起,怒道,“堂上诸事,本官定会一五一十写入奏折呈给皇上。冤魂不散,天道不公,此事还需另派官员严查到底!诸位同僚,赵某请你们帮忙做个旁证,也好给死者亡魂一个交代。”

    能出现在堂上的人都是太守心腹,以前自然不会搭理赵知州。但有冤魂在头顶盘旋哭嚎,若不想惹得怨气缠身,这请求断然不能拒绝,且还得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才可。他们连忙起身拱手,满口答应,额头脊背早已被汗水打湿。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我的小萌物们,也感谢所有支持我的朋友!

    三千流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23:26:35

    莫淄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23:29:39

    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23:55:50

    未来的日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00:08:08

    未来的日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00:09:35

    亓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00:20:16

    肉肉爱书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01:14:30

    萌萌小二货扔了1个深水鱼雷投掷时间:2016-03-09 01:16:30

    冰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01:49:42

    阿朔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05:05:39

    朴爷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3-09 06:32:51

    柒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08:03:41

    看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09:10:52

    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09:30:25

    星(*^_^*)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09:31:33

    檀九总攻sam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09:41:05

    莹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09:41:49

    晴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09:44:56

    我是小透明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09:44:59

    杞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09:46:10

    洋葱炒鸡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09:48:39

    阿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09:54:03

    阿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09:55:09

    19301823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09:58:06

    阿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0:06:15

    谖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0:10:40

    就算小水坑也是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0:21:06

    青空烟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0:21:48

    狮子山大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0:26:34

    未来的日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0:27:14

    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0:28:54

    未来的日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0:29:06

    未来的日子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09 10:31:55

    未来的日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0:33:16

    头顶犄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0:37:48

    翕蠡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0:38:35

    未来的日子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09 10:39:30

    为自己带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0:39:31

    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0:50:00

    大大我是你的脑残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0:50:47

    wsmcdr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09 10:50:50

    果妈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09 11:03:23

    柠檬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1:10:10

    77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09 11:16:55

    阿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1:23:07

    阿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1:24:45

    萝卜叮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1:34:01

    虚无的假面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1:36:09

    于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1:38:00

    小蕾絲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1:47:03

    语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2:00:21

    嘲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2:08:00

    懒月亮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09 12:08:53

    菌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2:46:36

    红叶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09 12:53:51

    夏夏的小南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3:15:27

    1877456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3:17:21

    小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3:22:15

    闲来无事滚一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3:27:02

    尹晓初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3:44:19

    小克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3:55:21

    笑看鸯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4:11:57

    鸢尾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09 14:51:41

    艾伦喵的胖次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5:02:34

    叶子树上的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5:02:43

    19258953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5:15:10

    冬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5:15:50

    有姝往姬长夜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5:34:06

    病娇向秋风美人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6:17:52

    苏辰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6:38:13

    19288753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6:52:47

    锦渔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09 18:00:00

    古伊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3-09 18:13:50

    古伊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3-09 18:13:55

    翔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8:33:00

    阿离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8:36:41

    阿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8:41:41

    木铭海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9:21:18

    Alisa在等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9:3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