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有姝 > 2|四十千

2|四十千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奶娘是主家的家生子,日前得罪了老夫人的陪房,这才被发配到蓬蒿院。她很有些人脉,故此消息十分灵通,见两个小丫鬟用好奇的目光盯着自己,一时间嘴碎的毛病又来了,掩上房门,低声道,“还别说,大少爷真有隐疾!”

    隐疾?我怎么不知道?有姝惊呆了,两只小手在自己身上一阵摸索,视力正常、听力正常、智力正常,更没缺胳膊少腿,怎么就有隐疾了?难道是内腑有病?先天性心脏-病还是新生儿肺炎?但是为什么一点不适的感觉都没有?

    他过分发达的大脑开始以光速进行思考,把所有的先天性疾病一一列举出来,并找出相应的症状和治疗办法。由于脑袋里塞满了庞杂的知识,惊讶的表情在他脸上仅出现了刹那,便又恢复到之前的呆愣憨傻。

    两个小丫鬟瞅了瞅摇篮里的婴儿,拧眉道,“莫非大少爷是个傻子?”

    有姝还在思考先天性心脏-病的治疗问题,并未听见她们的话,便是听见了也不会在意。他素来心性淡漠,除了吃饱饭,睡好觉,努力活下去,对其他任何东西都没有执念。旁人对他是好是坏,是喜欢还是讨厌,从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看这样子倒是挺像,”奶娘也凑到摇篮边打量,随即摇头道,“但这个倒没什么妨碍,大少爷是聪明还是痴傻,老爷都不在意。他是命格出了问题。”

    命格?莫非我是天煞孤星?有姝很快将思绪从各种病症中抽离,开始回忆八卦、六爻、命理、阴阳两仪等深奥的神学知识,本就木楞的表情越发显得呆滞。

    “莫非大少爷是天煞孤星?”老婆子跟有姝想到了一块儿。

    “也不是。”奶娘招招手,让大伙儿把脑袋凑过来,小声道,“这其中有个典故。话说大少爷出生那天,老爷做了个梦,梦见昔日同僚登门拜访,说老爷欠了他四十两银子未还,如今特来讨债。老爷刚睡醒,大少爷就出生了,而那同僚早在五年前就死了。故此,老爷坚信大少爷是那同僚托生的,向他讨债来了,于是对大少爷很不喜,一口一个讨债鬼的骂着,还交给太太四十两银子,说是大少爷的吃穿用度一律从里面扣,扣没了大少爷便该走了,他原就不是王家的人。”

    “竟,竟有这种事?”两个小丫鬟不寒而栗,再看有姝那张脸,便觉得十分可怖。

    有姝一脸呆滞,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其中还有这等内情。他明明是有姝,什么时候成了讨债的同僚?这家人没欠他钱啊!再者,四十两银子能花用多久?花完了这家人果真会把自己赶出去?他的思绪很快从因果宿命论转移到了各个朝代的物价上面,对未来的生活颇有些忧心。

    “太太为此哭了好几晚,担心与大少爷处出感情,这才将他远远扔在蓬蒿院,眼不见心不烦。偏上天弄人,一个月后,林姨娘又生下二少爷,落地之时笙乐阵阵、钟鼓漫天、霞光万丈,乃上上吉兆,可不把大少爷这讨债鬼衬得越发不堪?如今啊,二少爷是老爷的心肝宝贝,大少爷却是个丧门星,咱这蓬蒿院,可是比乡下庄子更破落的去处。”奶娘一脸郁结,恨不能立马走人。

    “四十两银子够花多久?咱们的月银咋办啊?赏钱呢?赏钱也没有了?”小丫鬟快哭了,豪门深宅的日子显然没她预想的那般美好。

    有姝脑袋里出现一连串数字。他把历史上各个朝代的物价推演了一番,发现通常情况下,十两银子能让一户普通人家花用一年半到两年。而他只有一个人,按理来说应该能支撑更长时间,但考虑到王家是大户人家,吃穿用度远远高于外界,便是再节衣缩食,顶多只能撑个四五年。

    四五年后银子花完了,王家真会赶自己走?毕竟是亲生骨肉,难道一点也不顾念血缘亲情?然而古人十分迷信,有姝不敢把希望寄托在不确定的因素上。他想活着,所以从现在开始就得好好规划。首先,这四十两银子该怎么用,他得做一份计划表出来。

    “咱们的月银不算,那四十两银子听说只能花用在大少爷身上,譬如吃啥、穿啥、用啥。”奶娘撇着嘴讽笑,“你还想赏钱?擎等着喝西北风去吧!”

    老婆子和两个小丫鬟听见这等惊天秘闻,又是害怕又是失望,再没心思喝茶聊天,纷纷找了借口离开,从此以后绝少踏入大少爷房间。奶娘忽觉一股冷风在头顶盘旋,抱着双肩打了个寒颤,也屁滚尿流地跑了。

    房里安静下来,有姝将预算表存储在大脑里,具体地施行还得根据当下的物价进行调整。总之他必须依靠这四十两银子长到成年,便是维持不了那么久,也得过了十二三岁才行。

    超脑异能者是出了名的战五渣,血薄皮脆,经不得打,但那是对丧尸而言,若遇上普通人,有姝完全能够对付。四五岁也许有点悬,但十二三岁已足够自立门户了。这样想着,有姝眼皮子一耷一耷,就要进入梦乡。

    忽然,一股阴寒的气流吹拂在他脸上,仿佛有一个看不见的人,正凑得极近在打量自己。有姝作为精神力异能者,对外界的感知十分敏锐。他知道,房间里还有一个人,而且对自己深怀恶念。他内里千回百转,面上却憨憨傻傻,嘴角挂着一行晶亮的口水。

    对方是谁?亦或者说——是什么?他想到出生那天,与自己争夺身体的无形寒流;又想到已亡故的,前来讨债的同僚,隐隐约约有了猜测。看来,那个梦是真的,所谓的“讨债鬼”也是真实存在,却并不是自己,而是那股寒流。他想夺得这具身体,好向这家人讨还银两。

    然而对方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刚出生的小婴儿,灵魂之力竟那般强悍,硬生生破坏了他的夺舍大计。死了还托梦讨债,可见他执念很深,绝不会轻易离开。如今欠债的人已拿出欠款,却都花用在自己身上,而非还给债主,他如何能甘心,必定还会伺机夺取身体。

    有姝心中凛然,面上却毫无表情。不管怎样,他不会把重生的机会白白让给别人,这具身体和这个全新的人生,他要定了。

    那股寒流绕着有姝盘旋了一会儿就慢慢消散,全不似降生时那般霸道,不管不顾就往这具皮囊里钻。有姝完全有理由相信,在与自己争夺身体时,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这会儿正处于虚弱期,对自己暂时构不成威胁。但问题是,它会不会永远保持这个无害的状态?

    有姝没见过鬼魂,却研究过阴阳学说,在阴阳学说的某些理论中,有些鬼魂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有些鬼魂却会越来越强大,直至凝聚成形,譬如厉鬼。而自己房间里这玩意儿是个讨债鬼,应该能划归到厉鬼的范畴。如果怨气久久不散,它可能会逐渐变得强大,从而再次进行夺舍。

    有姝不是乐观主义者,做一件事之前,总会把最坏的结果考虑到。他并未寄希望于这只鬼主动离开,更不相信它会慢慢消散。换一句话说,他现在面临的不仅仅是被家人遗弃的问题,还有来自于厉鬼的迫害。但他现在只是个刚出生的小婴儿,连一只蚂蚁都捏不死,又哪里能对付厉鬼?虽说他的精神力还在,但由于转世重生的关系,力量已大大削弱,远达不到上辈子的十分之一,而且无法外放,除非厉鬼挤入他的脑海,才会受到被动式地攻击。

    好在这只鬼怨气不重,力量也不强,才会在夺舍时落于下风。所以,在节衣缩食、快快长大之外,有姝又有了更为迫切的任务,那就是修炼精神力。厉鬼的力量如果逐日增长,而他却一直原地踏步的话,早晚难逃一死。

    但修炼精神力哪有那么容易,在缺乏丧尸晶核的前提下,只能靠冥想。冥想修炼的速度极为缓慢,往往好几年也难以提升一个等级。有姝能确保自己现在不被夺舍,却难以确保日后不被夺舍,而一劳永逸的办法唯有杀死这只鬼。

    鬼该怎么杀?做法事?泼狗血?贴黄符?用桃木剑刺?这些办法,一个小婴儿完全做不到。所以,还是得快快长大啊!这样想着,有姝含着大拇指,沉沉睡了过去。

    刚刚消散的冷风重新凝聚,在摇篮上空盘旋了一会儿,几次试图靠近,都被小婴儿散发的浓烈生机弹开。它似乎有些累了,吹拂过一地瓜子壳,沿着窗户缝钻了出去。

    没过多久,又有一名穿着华贵的女子悄然来到小院,发现仆妇全都不在,脸上露出一丝怒容,却又很快收敛。她示意贴身丫鬟不要做声,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隔着门帘往里看。婴儿睡得很熟,粉嫩的小嘴儿含着拇指,还不时撅撅嘴,做出嘬吸的动作,小模样可爱极了。女子看着看着便流下两行眼泪,在丫鬟的一再拉扯下才狼狈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