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有姝 > 1|四十千

1|四十千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姝死了,死得猝不及防。

    末世降临那年,他刚满九岁,跟随科学家的父母投靠了盘龙基地。父母的研究方向是医药学,虽然在华国不怎么出名,但对急于研制出抗丧尸病毒疫苗的基地高层来说还有点作用,所以勉为其难的接纳了他们。父母没有异能,学识也不算顶尖,只能给实验室的负责人打下手,一天三餐都难以为继。幸运的是,有姝十岁那年激发了异能,是华国已知的年龄最小的异能者。

    基地高层起初对他很重视,得知他的异能是“超脑”,并不具备任何攻击性后,那热情瞬间就消退了。所谓的“超脑”便是超级脑域开发者,是精神力异能的一种,但除了智商远远高于常人外,几乎没有别的特殊之处,不能用精神力控制丧尸或人类,也不能制造幻象。

    若是在和平年代,聪明绝顶的头脑往往能让一个人取得巨大的成功,但在末世,它还不如满身肌肉来得实用。指望着依靠儿子吃一顿饱饭的父母非常失望,但有姝却一点感觉也没有。末世前,他在学校就是学神级的人物,开发出超脑后思维能力只比往常快了那么两三秒,并无多大变化。他每天最忧心的事是饿肚子,脑子里除了“寻找食物”,真的不能考虑其他。

    他没有放弃学习,常常混进实验室观摩科学家做实验,希望等自己学会了,也能在实验室里工作,如果能成为某个项目的负责人那就更好了,从此就不用为食物发愁了。如此,他一边偷师,一边在实验室当勤杂工,勉强赚个温饱。由于他的大脑构造迥异于常人,学什么都特别快,实验器材说明书看一遍就懂,看两遍能拆卸,看三遍能改进,慢慢竟成为了实验室的专属修理工,偶尔还帮着管理后勤、财务、内务等等,正可谓“盘龙基地一块砖,哪里有需要就往哪里搬”。

    好不容易熬到十五岁,有姝觉得自己有足够的资格成为科研人员,于是向负责人投递了换岗申请书。正当他积极准备入职考试时,丧尸潮来了,盘龙基地全军覆没。作为一个头脑特别发达,四肢特别简单,血薄皮脆,一挠就死的超脑异能者,有姝连叫一声都来不及便死在一只金系丧尸的爪下,临终前唯一的念头是——差一点点就能吃上一顿饱饭了!

    ------------------

    有姝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满是温水的狭窄容器里,容器的材质非常特殊,不是陶瓷也不是金属,倒像是一种生物材料,摸上去软乎乎的,还有温度。他想看一看周围的环境,找到脱困的办法,却无论如何也睁不开眼,嘴巴也不能说话,唯有四肢偶尔能伸缩一下。密闭的空间内有两个心跳声,一个是自己的,一个离得很近,咚咚、咚咚、咚咚,一声一声的响在耳畔。

    不觉得饿,也不觉得渴,全身上下暖洋洋得十分舒服,有姝便听着这极富规律的心跳声进入了梦乡。这是末世以来他睡得最舒服的一觉,也不知过了多久,温热的液体开始流失,容器也拼命收缩,将他往外挤。他并不慌乱,顺着那股压力钻了出去。

    忽然,有一股极为阴寒的气流浸入四肢百骸,流经哪儿,哪儿就失去知觉。洧姝感觉这股寒流很不寻常,像是在与自己争夺身体的掌控权。索性他是个超脑异能者,精神力虽然不具备攻击性,却十分强悍,夺回身体还是轻而易举。当寒流侵入头皮,试图占据大脑时,他操控精神力狠狠朝寒流撞去。

    一股尖锐的刺痛在大脑内爆开,却又转瞬即逝,很快,有姝便感觉一双大手拽住脚踝,将自己倒提着,啪啪打了两下屁股。他惊了惊,嘴巴甫一张开,发出的却不是少年般清越低沉的声线,而是婴儿的啼哭……

    转世投胎?有姝忽然之间什么都明白了,只不知那股寒流到底是什么东西。

    四个月后,有姝躺在摇篮里,盯着头顶的房梁发呆。他现在能视物,也能听见声音,但声带并未发育,因此还不能说话。他属于智商超高,情商为负的那类人,由于脑袋里思考的东西太多,小到纳米粒子的合成,大到宇宙的爆炸与膨胀,诸多理论占据了绝大部分思维能力,导致他行动迟缓、反应迟钝,看上去不像个超脑异能者,反而像个傻瓜。所以他压根不用伪装,傻呆呆的模样像足了不知事的婴儿。

    有姝很懂得随遇而安、知足常乐的道理,能离开末世,谁不愿意呢?他口舌不怎么伶俐,也没什么大志向,能安安静静的活着便够了,虽然偶尔会思念上辈子的父母,但想到他们可能转世投胎了,不用忍饥挨饿,便也为他们感到高兴。

    这里不是末世,但也不是现代,从周围人的服饰来推断,应该是古代。有姝对历史颇有研究,但他观察了很多天,硬是无法确定自己身处哪个朝代。这里的人既穿着先秦时的深衣,也着魏晋南北朝时的襦裙,还有唐朝的缺袍,宋朝的燕居服,元朝的质孙服,明朝的直裰、曳撒等等,简直是一锅乱炖。

    有姝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尤其是在没奶喝,肚子饿的情况下,所以思考了几天就放弃了。他从未见过自己的父母,睁开眼睛的那一天和今天一样,只看见头顶的房梁。他还没奶喝,负责照顾他的奶娘对他很不上心,要么在院子里唠嗑,要么在隔壁房间赌博,要么跑得不见人影。

    有姝能在末世活那么久,生存能力自然十分强悍,早已把面子、里子,下限、节操等玩意儿统统丢光了。他饿得头晕眼花,只知道自己要喝奶,不给奶喝就哭,哭得声震九霄、惊天动地。那奶娘想装作听不见都难,一边骂着“催命鬼”一边推门进来,草草解开衣襟,把奶-头塞进他嘴里。

    有姝忙不迭的叼住奶-头,用力吸吮,恨不得一口气把鼓鼓涨涨的乳-房给吸瘪了,疼得奶娘直抽气,连声道,“小崽子,你轻着点!”

    有姝听而不闻,吸得越发带劲,用肉呼呼的牙床咬死奶-头,若奶娘强行抽离,怕是会被咬掉一块肉。奶娘试着抽了几次,疼得青筋直冒,这才作罢。身为末世人,有姝为了一口饱饭能豁出性命,哪怕才四个月大,觅食的本领却非常了得。

    “娘的,果然是讨债鬼,吸一口奶恨不能把我的奶-子咬掉!喝喝喝,咋不呛死你?”等有姝吃饱了,奶娘将他放进摇篮,恶狠狠的咒骂。

    有姝打了个饱嗝,对奶娘的恶语相向不当回事。他虽然没见过自己的父母,但从周围人的言谈举止中可以猜测,自己的身份理应不低,平日里有两个婆子,两个丫鬟照顾,还曾口称他“少爷”。所以奶娘骂得再凶,见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也不敢不喂。要是他饿出个好歹来,报到上面去,这院子里的人便要倒霉了。

    古代有嫡庶之分,嫡子尊贵,庶子卑贱,有姝觉得自己一定是庶子,所以才会被丢弃在这里没人管,既不举办满月酒,也不举办百日宴,更不见家中亲朋前来探望,甚至连亲生父母也不见踪影。有姝对上辈子的父母感情极深,一时还接受不了新的父母,因此并不为自己受了冷落而感到难过。

    他打了个饱嗝,随即又打了个哈欠,小手捏着被角,准备睡一觉。偏在这时,另一个老婆子带着两个丫鬟进来了,手里端着瓜子、花生、茶盏等物。有姝默默地叹了口气,知道她们要开茶话会,午觉是睡不成了。

    “隔了老远都能听见少爷的哭声,你说这人瘦得跟猴子一样,生下来三斤不到,怎么就那么能嚎呢?”老婆子笑嘻嘻地调侃。

    “我咋知道。”奶娘吊着眉梢道,“许是他命贱吧。命贱的崽子骨头都硬,能折腾。”

    两个小丫鬟像是新来的,并不敢非议主子,扯了扯奶娘衣袖,轻声提醒,“王妈妈,莫说了,到底是王家的嫡出大少爷……”

    想不到我还是嫡出。有姝听见这句话有点意外,但表情依然木呆呆的。他的脑容量太大,外在举止常常跟不上思维的速度,久而久之就成了面瘫,反射弧还特别长,做什么都比别人慢一拍。

    “我呸,什么嫡出,不过一个讨债鬼罢了!”奶娘揉了揉被咬得生疼的奶-头,撇嘴道,“给你们提个醒儿,有门路的赶紧找门路把自己摘出蓬蒿院,这可不是个久待的地儿。前两天我跟膳房的老赵要了一瓶辣椒油,过会儿涂在奶-头上,让这小崽子吃一嘴辣。他要是怕了我,不肯喝我的奶,我便报给王大管家,让他把我弄到二少爷的院子里去。二少爷如今才三个月大,正是急着要奶喝的时候。”

    “得了吧,二少爷虽说是庶出,但林姨娘得宠,伺候的人前前后后十几个,光奶娘就四个,如何轮得到你?”老婆子吐出瓜子壳,拊掌道,“不过涂辣椒油倒是个好办法,真能把这要命的差事给辞了。”

    两个小丫鬟好奇的挠心挠肺,四下里看看,确定没有外人,才低声询问,“太太在老爷跟前很得脸,论起宠爱丝毫不逊于林姨娘,老太爷和老夫人还常常赞她是兴家贤妇,这又是头一胎,诞下个嫡长子,怎么就那么不招人待见呢?四个月了,恁是问都不问一句,活像没有大少爷这个人。你说大少爷要是有什么隐疾倒也罢了,偏偏看着挺正常。”

    二人道出了有姝的疑问,本打算闭眼睡觉的他立马清醒过来,竖起耳朵偷听。他想安安稳稳地活着,但在此之前,还得搞明白自己的处境。

    作者有话要说:  新年快乐,大吉大利!现在忙着做年夜饭,等晚上跨年了再来给你们发压岁钱。